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言昊诚,你这个骗子(5)
    不等言昊诚的话说完,电话那头已经直接打断了他。

    “言昊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孩子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吧。”电话里传来穆旭的声音。

    言昊诚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所有激动的情绪瞬间被浇灭,心底的痛被无限放大。

    到这一刻,他才能确定胸口的痛并不是胃痛是心痛。

    “七七知道了,五年前的事她什么都知道了!”言昊诚孤寂的声音在宽敞的房间里扩散,已经再也无法辨出悲伤了,手机被他紧

    握在掌心里,指甲嵌入掌心,那么尖锐的力道,竟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楚,唯有心痛游走全身。

    “言昊诚,如果七七不原谅你,你会抢走孩子吗?”冗长的静默之后,穆旭终于开口了。

    别怪她庸俗,也不能怪她这个时候问不该问的事。

    她是看着七七一步步走过来的,就是因为很清楚她曾经经历过什么,她才不舍她再承受更多。

    言昊诚捂嘴轻声的咳嗽着,嘴里的血腥味更浓了,声音更低沉沙哑:“你觉得我会那样伤害她吗?”

    电话那头,穆旭似依旧不放心,幽幽的说道:“言昊诚,我不知道七七到底会不会原谅你,我也不知道现在你们还能不能走到最

    后。但请你记住,这两个孩子是七七的命,如果你执意要把这两个孩子抢走,那就等于要了她的命。五年前,你已经推她进过

    一次地狱了,五年后,我希望你可以护她安好,而不是让她经历一次五年前的生不如死。”

    穆旭说完这些,便挂了电话。

    言昊诚听着电话嘟嘟得忙音,他捂嘴剧烈的咳了起来,血从掌心喷了出来,胃的绞痛伴随着心痛让他的意识一点点的模糊。

    当言老夫人和张国栋推门进去的时候,言昊诚已经陷入昏迷了。

    “先生……”张国栋急声的喊着:“老夫人,您赶快给林医生打电话,股东大会这段时间先生忙的几乎没怎么吃东西,我想应该是

    胃病犯了。这个症状恐怕是胃出血……”

    ……

    顾七七家

    两个孩子从回来之后就乖巧的坐在沙发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蓓蓓小盆友几次想要开口问,但都被顾宝宝的眼神喝止了。

    穆旭皱眉看着紧闭的房间,她刚刚给言昊诚打了电话,担忧的看着两个孩子。

    “干妈,你去看看妈妈吧?”顾宝宝终于开口了。

    他比顾蓓蓓懂的多了一点,依稀明白顾七七为什么会那么生气,那么伤心。

    穆旭摇了摇:“让她静静吧,这会儿劝不了。”

    多熟悉的一幕。

    五年前,她陪着顾七七去检查,最后结果出来确定她怀孕,当时她也是什么都没说,回家之后把自己关在房间一天一夜,然后

    出来告诉她,她会把这个孩子生出来。

    顾蓓蓓终于忍不住了,她稚嫩的小脸上有着犹豫:“干妈,言叔叔是不是就是五年前害了妈妈的那个人,也就是那个道德沦丧的

    男人?那个遗传给我好色的毛病,遗传给哥哥罗嗦毛病的男人?”

    她这话憋了很久了,路上就想问妈妈,如果不是顾宝宝用眼神阻止,她早就问出口了。

    穆旭听到她的话,低头看向她:“如果言叔叔就是那个男人,他们想要你们离开妈妈,你们会答应吗?”她朝着两个孩子问道。

    顾蓓蓓仰头看向她,又看了一眼哥哥:“为什么我们一家人不能在一起呢?言叔叔不是很快就会变成我们的妈妈了吗?如果言叔

    叔就是害了妈妈的人,也就是我们的爸爸啊,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啊。一家人肯定是要在一起的!”

    小孩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一家人是一定要在一起的,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和妈妈分开。

    “干妈,你也知道吗?”顾宝宝突然神情凝重的问道。

    穆旭没有否认。

    这下顾宝宝面上的神情更凝重了。

    顾蓓蓓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她小声的凑到自己哥哥胸口问道:“哥哥,言叔叔是不是和妈妈吵架了?”

    顾宝宝点了点头。

    顾蓓蓓伤脑经的说道:“那我去让言叔叔给妈妈买个棒棒糖,妈妈生蓓蓓气的时候,蓓蓓只要给妈妈一根棒棒糖,她就不生气了

    。

    “这一次妈妈很生气,一根棒棒糖恐怕妈妈还是会生气。”顾宝宝摇了摇头。

    顾蓓蓓紧皱着眉头说道:“那就十根,十根不行,那就一百根……”

    “这一次棒棒糖不行!”顾宝宝无语的挤出几个字。

    顾蓓蓓蹙眉:“那就鸡腿……”

    顾宝宝:“……”

    他觉得自己这个妹妹肯定是来搞笑的。

    “顾蓓蓓,别捣乱。这种事怎么吃的东西能搞定呢?”

    “那给钱行吗?一百块?两百块?五百?”顾蓓蓓继续追问着。

    可最后顾宝宝压根不想搭理她了。

    顾蓓蓓委屈的偷看者顾宝宝。

    她就是想要帮忙,如果可以,她就马上偷偷打电话给言叔叔。

    她就是想要一个爸爸而已,眼看着马上有了,现在又没有了。

    顾宝宝转头朝紧闭的房门看了一下,犹豫了下,把自己的手表电话打开,给言昊诚打了个电话。

    没人接!

    连续打了两个电话给言昊诚,都没人接。

    “哥哥,妈妈会一直不出来吗?妈妈肯定饿了!”顾蓓蓓担忧的朝房间看去,她终于感觉到严重了,也意识到棒棒糖和鸡腿都没

    用了。

    以前妈妈生气从来没有把自己一个人关房间这么久过。

    想到这里,她突然起身,敲了敲房间的门:“妈妈,你是不是不理蓓蓓和哥哥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们了,干妈去上班了,我和哥

    哥很饿。”

    顾宝宝没有阻止顾蓓蓓。

    顾蓓蓓继续说着:“妈妈,没关系的,干妈说了,所有男人都是一样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如果言叔叔不好,我们就换别的小

    哥哥。干妈还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的腿的男人多的是,你别伤心,蓓蓓以后看到好看的小哥哥先让给妈妈……”

    一旁的顾宝宝实在听不下去了,想要把人拖走的时候,紧闭了一天的房间门终于打开了。

    顾七七脸上除了憔悴些,并没有太多了痕迹了。

    “顾蓓蓓,你都学了些什么,什么叫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什么叫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干妈都教了你什么啊!”顾七七蹙眉看

    着顾蓓蓓说道。

    顾蓓蓓偷偷朝自己哥哥眨眨眼。

    顾七七看着两个可爱的孩子,心头的痛楚更加剧了。

    这一刻,她才突然发现,顾宝宝的脸的确如别人说的那样和言昊诚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蓓蓓的轮廓也是有言昊诚的痕迹的。

    她以前居然并没有发现。

    自己蠢怪谁呢!

    “走吧,妈妈带你们去吃大餐!”顾七七展开憔悴的笑容。

    正当三人准备出门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顾七七接通电话。

    电话里传来林一恒的声音:“顾小姐,昊诚在医院,你要不要过来看看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