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误会(3)
    言昊诚刀子般的目光看着曹依萱,那种毫不掩饰的厌恶让曹依萱更愤怒了。

    “昊诚哥哥,我到底哪里比不上顾七七。是我的身材不够好,还是我不漂亮,还是我不够温柔,为什么我为你做了那么多换来的

    却是你一句你不值得我爱。可是顾七七呢,你才认识她多久,你就为她把自己折腾这样。她配吗?”曹依萱知道言昊诚为了顾七

    七住院,她就嫉妒的发疯。

    “当年是你下药的?”言昊诚支撑着身子从病床上起身。

    曹依萱并不继续自己开始的话题,而是发泄般的哭诉着:“昊诚哥哥,这三道伤疤你还记得吗?都是因你而有的。我的手再也不

    能弹钢琴了,我母亲是钢琴家,我在钢琴上的造诣那么深,可是我以后再也不能弹钢琴了。我为了你失去这么多,你为什么就

    不愿意多看我一眼呢?”

    她絮絮叨叨的说着,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和言昊诚说。

    在国外的这五年,我真的很想很想你,每次想你的时候,我就去找一个男人上g,可他们不是你,他们根本慰籍不了我内

    心的恐惧和寂寞。我真的试过了,试过很多男人,试着去爱他们,试着让他们代替你,可是他们一个人都代替不了。所以我回

    来了。我想要回来再试试,再努力一次让你爱上我。我可以容忍你身边有别的女人的,只要那个女人比我优秀,比我漂亮,我

    可以接受的,可是为什么她是顾七七。她配不上你。我的昊诚哥哥足以匹配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但是那个女人绝对不是顾七七

    。一个连路都认不全的女人,她不配站在你身边。她可以给你生孩子,我也可以,你想要孩子,我可以生,你要多少个我都可

    以给你生的。”曹依萱说道最后她的脸已经狰狞了。

    从她认识言昊诚开始,她的世界里就没有男人比他更优秀,所以她偏执的觉得自己要找一个最优秀的男人,所以她告诉自己不

    管用什么办法,她一定要嫁给言昊诚。

    言昊诚已经下床,他和曹依萱面对面站着,打断了她:“我觉得顾七七配就配。我的女人不需要漂亮,必须要优秀,我爱着她就

    够了。不管是顾七七的缺点还是优点,我都喜欢,我爱的是她这个人。”

    曹依萱第一次听到言昊诚一口气和自己说这么多话。

    说来也是可笑,两人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是昊诚和她说过的话缺屈指可数。

    她为了能让他和自己多说几个字,她用尽了办法。

    这一次他终于一口气和自己说了好多,可这些话却是表白顾七七的话。

    “为什么不能是我,顾七七都可以了,为什么我不行。你试着爱我不可以吗?我那么卑微的爱着你,那么努力的让自己配的伤你

    ,你为什么不愿意多看我一眼。”曹依萱在听到言昊诚说自己爱顾七七的瞬间已经彻底的崩溃了,她心底最后的一丝期待都破灭

    了。

    “为什么给我下药?”言昊诚不想和她争辩太多,直入主题。

    ……

    顾蓓蓓和顾宝宝这会儿已经手牵手到了医院。

    两个孩子在前台打听了言昊诚的病房,然后朝病房走去。

    没等两人到言昊诚的病房,顾七七已经给他们打电话来了。

    顾宝宝看了一眼自己手腕的电话手表,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顾七七的声音:“你们在言昊诚病房?”

    顾宝宝嗯了一声:“你要现在过来接我们吗?”

    电话那头的顾七七犹豫了下,然后沉声说道:“你们在那别动,我现在就过来接你们。”

    顾宝宝挂断了顾七七的电话之后对自己妹妹说道:“走吧!”

    顾蓓蓓指着自己委屈的说道:“哥哥,蓓蓓想要尿尿,你陪着蓓蓓一起去吧!”

    “女人麻烦死了!”顾宝宝嘴上是嫌弃着的,但手已经牵着顾蓓蓓去找厕所了。

    找厕所的两人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正好错过了过来接人的顾七七。

    顾七七也去前台打听了言昊诚的病房,然后朝言昊诚的病房走去。

    她想起言昊诚看着自己靠在亦涵哥哥怀里的那一幕,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她告诉自己言昊诚怎么认为她和亦涵哥哥关系根本和她没有关系,可她心里就是说不出的难受,就算她不愿意接受言昊诚就是

    那个男人,可她心底却始终不愿意言昊诚误会自己和亦涵哥哥的关系。

    她恍惚的想着,已经快到言昊诚病房了。

    ……

    言昊诚病房,曹依萱已经不再长篇大论了。

    她仰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言昊诚,突然诡异的笑了笑:“昊诚哥哥,你抱一抱我,我就告诉你到底是谁给你下药。下药的人不

    是我,我那天上了飞机!而且我那么爱你,我怎么会给你下药,让你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呢!”

    言昊诚面无表情的看着曹依萱脸上的笑容,并不说话。

    “昊诚哥哥,我还知道你父母当年车祸的真相。如果我没有记错,你父亲的开的那辆车刹车坏了,你有没有想过,那刹车是被人

    动了手脚的。我知道那个在你父母车上动手脚的人!”曹依萱继续说道。

    言昊诚毫无情绪的脸终于有了痕迹:“是谁!”他声音沙哑而激动。

    他父母的死是他心中另一道化脓的伤,一旦有人挑破,他便会失控。

    曹依萱看到言昊诚失控很满意,继续笑着:“昊诚哥哥,你抱我一下,我就告诉你。我想要试试被心爱的男人抱着是什么感觉,

    和以前那些我不爱的男人抱着我的感觉是不是一样。”

    曹依萱在言家生活了十几年,她并不是完全了解言昊诚,可她知道言昊诚的软肋。以前,能让他失控的事只有他父母的死,如

    今多了一个顾七七和那两个孩子。

    所以她知道,他是一定会答应的。

    言昊诚面色苍白,双眸血红,他一字字的重复着:“是谁害死了我的父母!”

    曹依萱重复着同样的话:“昊诚哥哥抱抱我!”

    言昊诚眼中的厌恶更明显了,盯着曹依萱,许久,他慢慢的张开了手,伸手抱住了曹依萱。

    只是碰了一下,当言昊诚要收回手的时候,曹依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用力的拽住,根本不给他挣脱的机会用尽所有的力气抓

    住他的手。

    门口,顾七七寻过来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她刚要张嘴叫:“宝宝……蓓蓓……”

    可声音在看到病房两个抱在一起的身影时戛然而止。

    从她的维持看过去,言昊诚和曹依萱正亲密的抱在一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