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暧昧是什么姿势(1)
    顾七七惊疑的看着沈海,完全没想到他会和自己说这个。

    “沈叔,你为什么会和我说这个?”顾七七起初是惊讶的,随即便更觉惊疑了。

    她依稀从张国栋那知道沈叔在言家很多年了,不管怎么说,以她和言昊诚如今的关系,他如果知道五年前给言昊诚下药的事,

    她为什么不直接和言昊诚还有言老夫人说,而是和她说。

    沈海苍老的脸上有疲惫和孤寂:“算了,顾小姐,您先走吧!我这边还有事。”他看着顾七七脸上的疑惑,居然又改口了。

    没等顾七七在说什么,沈海已经转身离开了。

    顾七七看着他苍老孤寂的背影,觉得奇怪。

    沈海年纪虽然大了,但脸上那条横在他脸上的伤疤让他异常的狰狞,若不是和他长期相处,第一眼看到他真的会觉得吓人,不

    过认识他这么久,他对言老夫人的话素来都是言听计从的。她曾经偶然问过言老夫人沈海的事,言老夫人说他年轻的时候是她

    丈夫的副官,也就是言昊诚爷爷,后来言老爷子去世之后,他就一直照顾言老夫人了。

    看着沈海的背影,顾七七这才想起自己是要带孩子的。

    她转身朝医院看了一眼,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七七,上车吧!”正当顾七七恍惚的站在医院门口的时候,一个温润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听到声音,顾七七抬头。

    是冷亦涵!

    看到冷亦涵,顾七七就想起了他和自己说的话,她是有些尴尬的。

    “我送你回去,老师和师母挺担心你的。你回去看看他们。”冷亦涵看顾七七不上车,补充了一句。

    顾七七这才想起自己忘记给父母回电话了。

    她也没有迟疑,上了冷亦涵的车。

    车上,因为他中午的话,气氛莫名的尴尬。

    顾七七没话找话的说道:“亦涵哥哥,你有女朋友都不告诉我,婚期定了吗?什么时候?新娘漂亮吗?我真的很想见见能嫁给亦

    涵哥哥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一定长的很漂亮。”

    为了缓解尴尬,顾七七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冷亦涵握着方向盘的手颤抖了下,片刻才低声说了句:“是我父母给我安排的,他们觉得我的年纪是该找女朋友的年纪了。她是

    我父亲战友的女儿,脾气很好,很适合结婚。”

    冷亦涵说的很平静,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感情。

    顾七七听到他的话,愣了愣,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学生时期的冷亦涵不夸张的说,他当时在学校真的能算的上是万人迷,喜欢他的女生真的很多。如今的冷亦涵应该也有不少女

    人喜欢的,他再怎么也轮不上相亲啊。

    “亦涵哥哥,你爱她吗?”顾七七静默了很久才低声的问了一句。

    冷亦涵再次陷入了沉默。

    很久后,冷亦涵笑道:“结婚的对象是用来过日子的,并不一定要找一个自己爱的人。只要她适合做我的妻子就可以了。”

    顾七七听着冷亦涵的话,心口就像被堵了一块石头,有种透不过起来的窒闷。

    静默了片刻,她又开口问了句:“亦涵哥哥,五年前,我结婚,你为什么没来。我记得你当时是答应我会来参加的。”

    这一次,车内的气氛更沉寂了。

    其实顾七七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但她和耿家乐的婚礼终究是变成了一场闹剧,冷亦涵当时就算参加了也只不过是看了一场闹

    剧而已。只不过这会儿她听到了冷亦涵说那话,她觉得心窒闷的难受,需要找个话题。

    冷亦涵一直都没有开口。

    车内的气氛更诡异了。

    等快到顾七七家时,冷亦涵才幽幽的开口:“我当时在来参加你的婚礼上的路上出了车祸,所以错过了。”他说的轻描淡写。

    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他不想在用过去的事来绑架她。

    顾七七啊了一声。

    “车祸?”她惊讶的反问。

    冷亦涵轻笑道:“就是撞了下,受了伤没能过来。”

    顾七七还想要追问,但冷亦涵低声提醒了她一句:“七七,到了,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不上去了。”

    顾七七轻轻点了点头,下车。

    可等她下车后,没走几步,她又似想起了什么,转头笑着对他说道:“亦涵哥哥,如果有机会让我见见你的未婚妻好吗,我想要

    知道能嫁给亦涵哥哥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冷亦涵脸上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片刻才又恢复了笑容:“好!”

    “亦涵哥哥,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找一个喜欢的女人,而不是父母终于的妻子。你是我哥哥,从小就崇拜的哥哥,我希望你可

    以幸福!”

    冷亦涵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目送着顾七七上楼,心中苦笑:七七,如果我的新娘不是你,那么是谁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这辈子,我的心里已经再也容

    不下别的女人了。

    ……

    医院

    言昊诚换了衣服准备离开的时候正好林一恒过来查房。

    林一恒看到他要离开,蹙眉说道:“言昊诚,你是不是真的不要命了,你要再折腾几次,你就准备把你儿子和女儿认回来给你出

    殡吧。你自己身体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言昊诚没有搭理他,直接绕过他离开.

    林一恒直接挡住了他:“言昊诚,今天你要走就从我尸体上踩过去。为了一个顾七七你值得这样吗?”

    “曹依萱说她知道是谁在我父母的车上动了手脚。”言昊诚推开他说道。

    林一恒愣了愣,诧异的问道:“她怎么可能知道!你都不知道,她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昊诚,我知道你一直在查你父母的死,

    但曹依萱对你的额心思你不是很清楚吗,说不定她这么说是因为讹你。”

    言昊诚眸光一沉,冷冷说道:“我奶奶都不知道我父母是因为有人在车上动了手脚,她至今只知道他们是出车祸死的。曹依萱就

    算不知道是谁也肯定些什么,我必须去问清楚。”

    林一恒静默了片刻:“我和你一起去吧!”

    言昊诚没有拒绝。

    等林一恒脱下了白大褂,两人准备去找曹依萱的时候,言昊诚接到了穆旭的电话。

    “言昊诚,你快过来,七七突然在浴室中昏迷了……”

    不等她的话说完,言昊诚的电话已经挂了。

    穆旭盯着电话嘟嘟的忙音,她朝刚进浴室的顾七七看了一眼。

    七七,到时候你可别怪我,是你儿子让我这么干的。

    下午的时候,顾七七还没回来的时候,顾宝宝就给她打了电话,然后那孩子给自己挖了一个坑,最后她输了。

    她输的代价就是在顾七七洗澡的时候给言昊诚打电话,然后在言昊诚过来之前她把顾七七的衣服拿走,然后消失。

    她走进浴室,然后若无其事的对着镜子描描画画。

    顾七七刚脱了衣服准备洗澡,听到脚步山,在屏风后面问了句:“穆旭,你在外面吗?有事吗?”

    穆旭瞥了一眼凳子上的衣服,轻手轻脚的拿了,把能遮住重要位置的大毛巾都扔进洗衣机:“嗯……我要出去,托托班那边有点

    事,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那这会儿就要出去,不然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嗯……”

    顾七七并没有多想,轻声了应了一声。

    穆旭抱着顾七七的换洗衣服,确定了她没有什么可以遮掩之后,大摇大摆的离开了浴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