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暧昧是什么姿势(2)
    医院

    言昊诚接到电话不等穆旭说完已经挂了,给林一恒丢下一句话:“你帮我和杨骁去查一下曹依萱这五年的事,我现在有事。”他

    说着已经匆匆的离开了。

    林一恒看着言昊诚匆匆的背影,无声的叹了口气,嘴角抽搐:“言昊诚,肯定又是顾七七的事吧。”说着把手里的外套一丢。

    他是真不知道顾七七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他家昊诚性冷淡的言总魂都勾走了。

    他虽不能说自己阅女无数,可好歹他的女朋友也是十个手指数不清的。那方面功夫好的,前凸后翘的,美艳绝伦的,他都遇到

    过,就没遇到能让他连命都不要的。

    最初看着如此接地气的言昊诚他还是觉得蛮有趣。

    可如今这个趋势显然不对劲啊!他这个是不是对顾七七在意的过了头。

    正当他一个人探讨着言昊诚爱顾七七是对还是错的时候,杨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蹦跶了出来。

    “一恒,我好像失恋了!”杨骁操心完言昊诚的事,就开始悲春伤秋了。

    林一恒蹙紧了眉头,看着同样为情所谓的哥们,轻哼了一声:“你那算恋爱吗?充其量不过是单恋。我看人家穆旭压根不想搭理

    你吧。”

    杨骁似瞬间被戳中了痛处,愤慨的看着林一恒:“一恒,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穆旭多看我几眼,不说让她爱上我,至少不要让

    她那么讨厌我啊!”

    杨骁想想也是心塞的,穆旭和她说话最多的两个时候就是他帮了穆旭的第二天,还有一次就是那天他去找顾七七,她不让。就

    这两次她和自己说的话最多,平时她和自己说的最多的几个词就是:傻逼,你有病吧,滚,神经病……

    绕是他心理素质再好,也是件极伤自尊的事。

    林一恒轻笑道:“你的追求还真不高。你如果只有这点追求,那就简单了,一,苦肉计,你找个机会为她受伤,然后臭不要脸的

    要她照顾,这个你家言昊诚老大干过,不过他就撑了一晚上,第二天给自己亲儿子拆穿了。二,装可怜,类似失忆啊,和父母

    断绝关系,然后死皮赖脸的赖着她。日久生情大概都是这么来的……”

    杨骁一听,嘴角抽搐的看着林一恒:“穆旭又不是顾七七,她的智商比我高,脑子比我好使,我这两样都做不来。”

    林一恒朝他翻了翻白眼,轻笑道:“那你就只能单身一辈子了。”

    林一恒懒的去搭理自己俩兄弟。

    他感觉自己被抛弃了,两人都只知道围着女人转,他只能寂寞的一个人发呆了。

    “一恒,我怎么办啊?”杨骁内心很绝望。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又不缺女人,这种事我从来不操心!”林一恒和他摆摆手,潇洒的走了。

    “早晚你阴沟里翻船……”杨骁嫌弃的朝他背影挤出几个字。

    ……

    顾七七家

    浴室里的哗哗水声还在继续,顾七七哪里晓得自己不止被自己的一儿一女出卖,还被自己的好闺蜜给卖了。

    洗澡还在继续着,她浑然不觉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偷走了。

    因为她还在如何处理自己两个孩子和言家的关系。

    对言昊诚,她如今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心思了,反正让她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她是做不到的,可看着蓓蓓和宝宝对言昊

    诚的态度,她心里更清楚,两个孩子是喜欢言昊诚的。

    否则哪里会折腾出这么多事来!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实在不知道到底怎么办了。

    洗完澡,她擦擦干之后走出来,看到空荡荡的沙发有些懵逼。

    咦,她的衣服呢?

    她朝四周找了一圈,她的脏衣服和干净的衣服都不见了,可她刚刚明明是放在沙发上的啊。

    没找到自己的衣服,她想着可能是刚刚穆旭进来的时候以为是脏衣服,然后随手把衣服扔在洗衣机里了。

    她想着哪条宽大的浴巾裹住自己春光乍泄的身体,可浴室里原本放着用来裹宝宝和蓓蓓的大毛巾也没有了。

    她打开浴室的门,朝外面探头忘了一圈,确定家里没人,也确定穆旭不在,她有些尴尬的小跑着往自己房间跑。

    这会儿,匆匆赶来的言昊诚来不及多想为什么钥匙就挂在门上,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去了。

    言昊诚推门进去的瞬间,顾七七正好从浴室出来,身上赤条条的,什么都没有。

    两人就这样撞了个正着。

    言昊诚推门进来就看到了什么都没穿的顾七七呆呆的站在浴室门口的这一幕。

    他苍白憔悴的脸因为这一幕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顾七七看到门推开的一瞬间,整个人就彻底的处于懵逼状态了。

    然后看到是言昊诚之后,她的脑子也没有立刻反应,三十秒之后,惊呼了一声,转身想要往浴室跑回去。

    可越是着急,她打开门的动作越是慌乱,浴室门把她拧了好多次都没拧开。

    越是拧不开,她心里越着急,用力的拉着门。

    被她拧了很多下之后,浴室的门终于被她再次打开了,她慌乱的朝着浴室里跑回去。

    可没等她进浴室,脚下猜到了水渍,拖鞋一滑,人毫无预兆的朝身后倒去。

    这一刻,她内心是崩溃又绝望的。

    她完全想不通言昊诚这会为什么会进来,也想不通他没有钥匙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关健她更想不通,她明明拿了换洗衣服的,

    可为什么就不见了呢。

    她倒下的身子没如她所料的倒在地上,而是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她是记得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的,身上所有的部位一览无遗。

    顾七七滑倒的时候是紧闭着眼睛的,这下感觉到自己跌入了一个怀中,她紧闭着的眼睛根本不想睁开。

    太丢恩,太尴尬了……

    她希望自己这一刻是在做梦。

    言昊诚自然也是完全没想到自己会碰到这一幕,这会让一个柔软无骨的身子在他怀中,他看着顾七七暴露的春光,全身涌动的

    暖流都朝着同一处集中。

    正当顾七七躺在他怀中自我催眠的时,她什么都没穿的身子感觉到了自己身后的异样,随即她便猛的想要从言昊诚怀中跳起来

    ,可身子被一双炽热的手锁住了:“别动!”沙哑的声音带着危险的气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