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暧昧是什么姿势(3)
    顾七七显然是无法自欺欺人了。

    她觉得这辈子在言昊诚面前已经没有什么脸面可言了。

    哪里管言昊诚刚刚让她别动的话,咬牙挣扎着想要从言昊诚的怀里挣脱出来。

    言昊诚原本还能压下去的yu望,原本因为她一览无遗的身子蠢蠢欲动,这会儿又因为她不断的挣扎和磨蹭,浑身都快着火了。

    顾七七在感情方面本就小白,加上父母对于她这方面的教育比较含蓄,她并不知道这个常识。

    她只是觉得自己实在丢人,哪里顾得上自己的动作雅不雅观,拉住了言昊诚的衬衫不断的挣扎着。

    下一秒,她没能自己站起来,言昊诚的衬衫被她撕的一声给拉开了。

    言昊诚虚弱的面容噌的也涨红了,咬牙哑声说道:“顾七七,你就是老天派来折磨我的,你这个磨人小妖精。”

    顾七七这会儿哪里有风花雪月的心情,只是觉得丢人,只想要起来会房间多被子里。

    言昊诚憔悴的面容此时通红,眸光深沉而浑浊。

    他咬牙朝顾七七挤出几个字:“不想我这会儿直接吃了你,就不要乱动。”

    顾七七听到他这话,立刻就停止了挣扎,她整个人如同被点穴般靠在言昊诚的怀中,然后紧咬着。

    “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顾七七沉声的问道。

    “推门进来的!”

    顾七七有种抓狂的愤怒。

    她想要去瞪言昊诚可又不敢去看他那双能把人溺进去的双眸,刚一抬头没对上言昊诚的眼睛,头又猛的垂了下去,然后紧咬着

    唇呢喃道:“废话,谁进屋不是推门进来的,我的意思是你没有钥匙,到底怎么进来的。”

    许是因为顾七七之后言昊诚就是五年前欺负她的男人,她对言昊诚说话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小心翼翼,比以前傲娇多了。

    “钥匙就在门上。”言昊诚在无形之中已经出卖了穆旭。

    因为这房子只有穆旭和顾七七有钥匙,门上的钥匙不是顾七七留下的,那就只有穆旭了。

    顾七七这下已经意识到什么了。

    她终于已经反应过来了!

    艾玛,她就说自己拿了换洗的衣服,怎么会没有了呢。

    原来就是穆旭那货……

    顾七七有种好像被全世界抛弃的绝望。

    “你怎么会来的。”顾七七又问了句。

    言昊诚犹豫了下,打算继续出卖穆旭:“她说你摔了,让我过来!”

    顾七七胸口碎大石的窒闷感更强烈了。

    果然是穆旭那坑货害她!

    她恼羞成怒的再次挣扎着想要从言昊诚怀里挣扎着站起来。

    然后人刚挺直,她身子又堪堪跌入了言昊诚怀着,两人你来我往间,不仅言昊诚的衣服被拉扯坏了,也因为顾七七的挣扎,衬

    衫被撩到腰间了。

    言昊诚几次因为顾七七的挣扎,手也从搂住了她腰部的位置变成了搂住了她xiong口的位置。

    他此时那双修长的手搂在了顾七七的xiong上,手心有着微热的汗,那温度格外ai昧而滚烫。

    顾七七低头看向他抓住的位置。

    这下,她已经不想挣扎,不想说话了。

    她要是再乱动,恐怕自己真的要被吃掉了。

    言昊诚面上是通红的,可眼中却夹杂了笑意的,手停留在那个位置似并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手中柔软的手感让他已经没有什么所谓的自控能力了。

    顾七七已经不敢挣扎了,只等他的手从自己xiong前放开。

    言昊诚感受了会儿顾七七柔软的触感,知道这个小女人的害羞,终于松开了手里抓着的东西,连续深吸了几口气才按捺住了自

    己的情绪:“看来穆旭还真的有预言的能力,你果然摔了。”

    言昊诚从他进来之后看到那一幕,他已经意识到了穆旭怕是故意给她打电话的。

    他把顾七七横抱了起来,没等顾七七惊呼的声音停止,他已经把人直接抱进了房间,把人放在床上之后就出去了。

    瞪言昊诚出去之后,顾七七才彻底的回神,朝刚关上的门恍惚了片刻,然后紧咬着唇低头看了自己什么都没穿的身子一眼。

    xiong口的位置残留着不正常的红,是刚刚言昊诚抓着留下的痕迹。

    一想到刚刚那一幕,她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她感觉自己已经在丢人现眼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而她在言昊诚面前也已经没有所谓的形象可言了。

    她懊恼的一把拉过被子,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哀嚎了一声。

    门外的言昊诚显然是可以听到这绝望的哀嚎声的,抿唇愉悦的轻笑了起来。

    此时,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上跳出来一条信息:不用谢我,请叫我雷锋。

    信息是穆旭发来的。

    她其实就抱着顾七七的衣服站在门口,因为要是就在门上,顾七七又在洗澡,她就是再心大,也是不可能就这样走的。

    直到言昊诚过来,然后推门进去。

    然后抱着衣服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穆旭离开的时候已经能想到自己怕是要回来跪搓衣板了。可一想到自己输的赌,就是哭着也得认,然后偷偷抹着眼泪离开了。

    屋内顾七七缩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言昊诚站在房间门口,看到信息之后给穆旭回了句谢谢。

    发完,他就站在门口等着了

    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言昊诚手轻轻的按着胃,绞痛的感觉又一次像他袭来,他蹙眉,低叹了一声才想起自己中午还没吃饭。

    他转头看了一眼不愿从房间出来的顾七七,终究是不愿把她逼的太紧。

    五年前,自己做的事对她的阴影又多大,他是可以想象的。有些东西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法轻易接受的。

    刚刚,他的身体几乎是不受控的。

    但最终,他还是用着仅存的意志力压制了所有的冲动。

    他不想顾七七在更恨她。

    “七七,既然你没事,我先走了。”言昊诚的声音离带着微弱的叹息和疲惫,还夹杂了隐忍的吸气声。

    顾七七依稀感觉到言昊诚说话的声音不正常,可她这会儿根本不愿意走出房间,所以就只当没听到。

    不等顾七七说话,她听到嗙的一声,似什么东西到底的声音。

    她心头一紧,下意识的喊了声:“言昊诚,你走了吗?”

    外面没有任何的动静。

    顾七七心头划过一抹不安,又朝着门口的方向叫了一声:“言昊诚……”

    没有动静!

    顾七七攥紧了拳头,匆忙拿了柜子里的连衣裙床上。

    穿好衣服,她打开房间门,言昊诚已经倒在地上。

    顾七七脑中嗡了一声,眼前一黑,有种从未有过的慌乱和恐惧:“言昊诚,你没事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