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暧昧是什么姿势(4)
    顾七七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言昊诚,顿时慌了,蹲下身子伸手推了推他。

    “言昊诚,你别吓我,我知道你肯定没事的。”

    言昊诚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顾七七颤抖着手找手机,她步伐凌乱的冲进客厅。

    她在客厅里手忙脚乱的翻找着手机,这会儿太着急,她根本不记得自己的手机到底放哪了。

    客厅被她都翻遍了都没找到手机。

    等她想要冲进客厅的时候,她这才意识到可以打固定电话。

    正当她转身要去打电话的时候,脚被顾七七拉住了。

    顾七七感觉到脚上的异样,低头,看到言昊诚的手紧抓着她的脚腕,心焦的窒闷终于有了瞬间的松懈,她俯身急声握住了言昊

    诚的手:“我给林医生打电话。”

    “扶我去沙发上坐会儿就好了。我只是有些头晕。”言昊诚沙哑如同沙漠久未遇水的沙子,让人心的心瞬间就揪紧了。

    顾七七嗯了一声,眼眶泛红,她蹲下身子让言昊诚勾住自己的脖子,扶着他坐到沙发上。

    等她搂住了言昊诚,她这才意识到他的身子是滚烫的,他刚刚抱着她的时候手是烫的,可她刚刚以为是因为自己没有穿衣服。

    顾七七用着和以前给宝宝和蓓蓓测体温的方法把自己的脸贴在言昊诚的额头上。

    脸上异样的温度让顾七七蓦的疼了起来,她刻意放轻了声音凑在言昊诚耳边说道:“我先给你吃点药,然后给林一恒打电话。平

    时我怕蓓蓓和宝宝发热,所以家里备着药的。”

    说着,她就要起身去拿药。

    手再次被言昊诚给拉住了,他苍白的唇已经干裂,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哀求:“不用,你陪着我就够了。”

    顾七七看着言昊诚通红的脸,眼眶更红了。

    他这是干什么,故意装可怜吗,博取她同情。

    顾七七轻轻的推了推他拽着自己的手,再次柔声的说道:“我去拿了药就陪你。”

    言昊诚许是真的太累了,手居然松开了。

    顾七七匆匆的进了房间拿药。

    她拿了颗消炎药和退烧药就出来了。

    言昊诚虚弱的靠在沙发上,哪里还有平日的肃冷,烧的通红的脸让人看着更心疼了。

    顾七七见过漠然高冷的言昊诚,也见过一脸怒气的言昊诚,更见过鄙视的嫌弃她的言昊诚,还有一脸无奈的言昊诚,可她却从

    未见褪去了伪装和盔甲之后脆弱的像个孩子一样的言昊诚。

    她抱着言昊诚头靠在自己的肩上,拿了被子给言昊诚喂水。

    但言昊诚根本不咽下去。

    顾七七搂紧了他,把药塞在他嘴里,自己喝了一口水,唇印在他的嘴上,把自己嘴里的水渡过去。

    原本一动不动的言昊诚感觉到温热的气息,眸子微微睁开,当她看到顾七七朝着自己凑过来的嘴后,他眉目微敛,唇角勾起浅

    浅的笑意,眸子又阖上了,任凭她凑近自己。

    水顺着顾七七的嘴渡给言昊诚,当她要离开的时候,后脑被猛的按住了,呼吸直接被霸道的夺走了。

    药苦涩的味道夹杂着言昊诚灼热的气息交织着。

    顾七七几次想要推开言昊诚,但她根本推不动言昊诚。

    单纯如顾七七,她压根没想到虚弱的人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力气来扣住她,也不会制的她纹丝不动。

    言昊诚其实的确是发烧了,刚刚一阵天旋地转,身子无意识的靠在了墙上,他昏迷也只是那么一小会儿而已。

    这会儿意识是清醒的,人也是清醒的,只不过看着顾七七慌乱的样子,他心头有着暖意,也知道偶尔装装可怜对顾七七是很有

    用处的。尤其是这种他真的生病的时候。

    在后来的后来,我们言总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老婆奴之后,每次惹了老婆生气,他都会用这可怜和苦肉计这样的戏码,这样的戏

    码到最后已经被他用的如火纯情,融会贯通了。

    等他放开顾七七,两人的唇都是肿的。

    顾七七朝言昊诚瞪了一眼,看到他依旧烧的满脸通红,迷迷糊糊的,想着估计他是烧糊涂了。

    被放开之后,顾七七又拿了一颗药塞在了言昊诚的嘴里,最先她怕自己再次占便宜,所以想要给言昊诚喂水的,可他嘴紧抿着

    ,水喂过去直接从嘴角流出来。

    顾七七没法子,只能用着刚刚的方式。

    于是,一样的步骤,自然过程也是一样的。

    她又一次被言昊诚紧搂住了,然后以一个绵长的wen告终。

    喂完药之后,顾七七又想起身去给林一恒打电话。

    再一次被言昊诚给拉住了,他抵押着说道:“陪我坐会儿!”

    “我给林一恒打电话,让他过来把你接医院去。”顾七七试着想要推开言昊诚紧抓着自己裙子的手。

    言昊诚眸子微微睁开,他虚弱的苦笑着:“你就那么恨我,就连这个时候都不愿多陪我会儿?”

    这话瞬间击在顾七七心头最柔软的地方,看着言昊诚烧的通红的面容,心微微的泛疼,她又坐回了言昊诚身后,伸手把他搂在

    怀里,轻声的呢喃道:“好,我不给林一恒打电话,你现在吃了药,如果一会儿烧一直不退我再找林一恒。我陪着你。”

    顾七七抱紧了他就像以前安抚生病的宝宝和蓓蓓,头贴在言昊诚的脸上。

    那一瞬间,言昊诚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直到这时,他才清清楚楚的意识道:他真的想要一个家,想要有个人在他疲惫需要的时候拿一个肩膀出来给他靠着。

    “言昊诚,你睡会儿吧,我不会走的。”顾七七感觉到言昊诚靠在他身上的头动了动,她不知道他是不是醒了,柔声对他说了句

    。

    言昊诚动了动头,突然开口低声的说了句:“二十年前的今天,我爸妈吵架,我爸执意要和我妈离婚,说要去和自己爱的女人在

    一起,我妈带着我去挽回我爸,然后两人在车上争执出了车祸。车子当时是被人动了手脚的,所以才会失控撞车……”

    言昊诚沙哑的声音似有着穿透力,一字字穿透顾七七的身体,映在她的心上。

    “是谁在他们的车上动了手脚!”顾七七本能的回了句。

    “我查了二十年都没有查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