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艾玛,这都什么东西(2)
    言昊诚拉了拉门,没有拉开,知道他奶奶又故技重施了。

    在他还没有和童凌凌结婚的时候,他房间就会经常出现不速之客,一些他并不认识的女人。有的穿着三点一式,有的穿着几乎

    透明的睡衣,还有索性什么都不穿了的……

    每次,他想要离开的房间的时候,房间的门是被锁上的。

    就是因为如此,他后来才会搬出老宅。最初,他觉得奶奶年纪大了,他应该陪着她,后来类似的事发生的次数太多了,他就实

    在受不了,直接搬了出去。

    可就算他搬出去之后,她奶奶还是时常会做类似的事。

    以至于言昊诚后来明知道童凌凌并不是那天自己拉进酒店的女人没有揭穿。

    在言昊诚拉门的时候,顾七七也跌跌撞撞的过来,她冲过来钻进了言昊诚的怀中:“言昊诚,你还没有回答我呢,那些东西到底

    是不是你用的。这么多东西,你干什么用的啊!我居然不知道你居然有这样的癖好。”

    这会儿,酒劲依旧上来了,顾七七行为也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会做的行为。

    她拿起被子下面的东西,高高举到了言昊诚的面前,用着阴阳怪气的语气问言昊诚:“你说你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这种都是什

    么东西呀,我看都没有看过。”

    顾七七拿起另一个东西。

    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奇形怪状,她是真的没见过,奇怪而怪异。

    除了一个肉色的东西她是认识的,其他她一个都不认识。

    “言昊诚,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你这个混蛋,你说你喜不喜欢我,你说……”酒劲上来后的顾七七基本是没

    有意识了,说出来的真的是胡话了。

    这些天,因为知道了言昊诚就是五年前的那人,她压制着对言昊诚的感情,今天喝醉之后,她的情绪就崩溃了,泪流满面的呢

    喃着。

    她就是委屈,可是真的要她委屈什么,她却说不出来了。

    因为这五年来,她所经历的委屈是无法言说的。那些能说出来的委屈就不是委屈了,只有无法严明的才是真正的委屈。

    言昊诚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心疼的伸手去帮她擦干脸上的泪痕,有些无奈的说着:“这些东西不是我的。我我奶奶胡闹放在

    这里的。你别哭,你一哭我的心就乱了”

    顾七七听着言昊诚温柔的声音,心里的委屈似被抚平了一些,可泪水还是在潸然而下,她含着泪光看着言昊诚,嘟嘴呢喃着:“

    言昊诚,你说你喜欢不喜欢,你喜欢我的是不是,你并不是因为当年欺负了我才和我在一起的。也不是因为孩子才会和我一起

    的,也不是因为想要对我负责人,你是喜欢我的!”

    说着顾七七似又想到了什么,伸手用力的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然后自言自语的说着:“我知道你是因为孩子才和我一起的,是为

    了五年前的事弥补才会想要和我结婚的。我这么笨,这么蠢,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会喜欢上我这样的女人。”

    她又哭又笑的呢喃了一句,然后抱着自己的头呢喃了起来:“不想了,我头好疼。”

    他说着轻轻的握住了顾七七的手,柔声的说道:“头疼就休息吧!”

    言昊诚听着她刚刚的话,心里已经明白了。

    原来,她以为自己是因为弥补,因为要弥补五年前的亏欠,自己才会和她在一起的。

    顾七七却不依不饶:“不行,你还没说你喜欢我,你说了喜欢我,我才休息。”

    她就像一个要糖吃的孩子,和言昊诚讨价还价着。

    有时候言昊诚真希望平时的顾七七也能和醉酒后一样,不端着,把所有心里想的都说出来,敢说敢做。

    可偏偏平日的顾七七和醉酒和完全不一样。

    “嗯,我爱你,很爱,很爱,只要是你,不管是你笨,还是你蠢,我都会爱的。”言昊诚伸手轻轻的抱紧了她,如同保证般,一

    字字的呢喃着。

    ……

    楼下,言老夫人是不是的朝着楼上看去。

    沈海站在她身边默默的站着。

    “老夫人,您别着急啊!”沈海看着坐立难安的言老夫人有些无奈。

    以前他们家老夫人出去谈判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这一次,就是一个小把戏,老夫人就已经如此不淡定了。

    两个孩子相视了一眼,低叹了一口气。

    “太奶奶,以后您能不让妈妈喝酒就不要让妈妈喝酒了,她喝酒以后很恐怖的。”顾蓓蓓想起之前一次在巴黎的情景。

    言老夫人只听张国栋隐晦的说了顾七七喝醉之后会直接动手欺负他家孙子,甚至还会占她孙子便宜。但是张国栋并没有告诉她

    ,顾七七喝醉之后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言老夫人诧异的看向俩孩子问道:“你们告诉太奶奶,你们妈妈喝多了干过什么事。”

    顾宝宝轻哼了一声,用着有些嫌弃的语气说道:“顾七七上次喝醉之后,在大马路上差点强吻了一个男人,关键,人家不是一个

    人,人家手里还牵着女孩子的。最后,那女孩子报警了。顾七七被送到了警局,第二天我们才回家的。那天之后,干妈是不让

    顾七七碰任何有酒精的东西。”

    顾蓓蓓用力的点着头,又加了一句:“妈妈自己酒量不好,但是她并没有自知之明,她还觉得自己的酒量很好。而且妈妈第二天

    酒醒之后,也不承认自己做过的事。”

    言老夫人震惊的听着。

    她突然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曾孙女。

    这段时间,随着她和两个孩子熟悉之后,她也已经了解两个孩子的性格了,宝宝喜欢拆墙脚,蓓蓓看见好看的男人就会跟着人

    家跑。

    她是一直都没想明白,宝宝拆墙脚是随了她家昊诚,这个德行真的和昊诚一模一样,但是蓓蓓丢脸的德行到底随谁。现在听到

    两个孩子形容自己妈妈喝醉之后的样子,她终于明白了。

    就在此时,言老夫人立马拍了拍大腿,对沈海说道:“老沈,房间的视频是不是没有打开!”

    老沈也反应过来了:“老夫人,您不是说要等两人进房间之后再打开的吗?”

    言老夫人为了自己孙子是真的操碎了心。

    她丢了自己的老脸去买那种东西,还让沈海房间的开关都给钉了,房间的电视只有她外面可以打开,里面的只能看,关不掉也

    打不开。

    想到这里,言老夫人,赶紧上楼去,把放在门口窗户上的遥控机去打开了。

    她一按开关,里面的视频就打开了。

    言老夫人一想到视频里的内容,老脸再次红了。

    她已经甚至好了,视频是自动播放的,她下了很多的视频,一整晚他们可以不间隙的看。

    至于视频的内容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言老夫人这边的开关一打开,被言昊诚抱在怀里的顾七七被吓了一跳,本能看向视频。

    随即画面上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画面。

    顾七七目瞪口呆的指着视频:“言昊诚,这个……这个是什么东西啊!”

    视频上的画面不仅让顾七七目瞪口呆,言昊诚也是一脸震惊。

    他奶奶……这些为老不尊的行为都是他奶奶做出来的吗?

    真是他亲奶奶!

    “言昊诚,你……我真的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顾七七顿时涨红了脸,因为视频里的画面似乎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声音更

    大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