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艾玛,这都什么东西(6)
    监狱

    童凌凌在这里已经呆了一周了。她怀抱着双腿坐在角落里,焦灼的等着曹依萱带着律师来保释她。

    这里的每一天对她来说都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这里的女人每个都是变态。这里折磨她,白天还有人会在她吃的东西里放沙子或者泥。

    她和这些人素不相识,可这些人却使劲的欺负她。

    “童凌凌,你不是很有本事的吗?你不是可以出卖自己的吗?你让那黑人女人来帮你啊。你不能白给人占便宜不是。”其中一个

    欺负的她最狠的胖女人走到童凌凌身边,朝她背上狠狠一脚。

    她长的有两百来斤,欺负她是欺负的最厉害的。

    童凌凌就是因为不想要忍受这种欺负了,在三天前,那个看守他们的黑人女人把她带出去摸她的时候,她没有拒绝。

    她后来才知道那个女人是个同性恋,尔后,她就被一天三次的被带出去占便宜。

    她告诉自己很快就能出去了,她忍忍就可以了。最多三天,三天之内曹依萱肯定会带着律师来保她出去的。

    童凌凌缩着不说话,任凭那人踢打着自己。

    突然铁门打开了。

    一个不纯正的中文让童凌凌猛的从墙角站了起来。

    当童凌凌从黑人女人身边经过的时候,她有些惋惜的朝童凌凌笑道:“我很喜欢你,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离开了。”

    童凌凌忍住恶心,加快了步子。

    她出去的时候,曹依萱和律师就站在外面。

    看到童凌凌出来,曹依萱冷冷说道:“你的情况你自己和律师说吧,他会帮你的。”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身后传来童凌凌愤怒的声音:“曹依萱,我变成如今这样都是因为顾七七,我不会放过她。如果不是她带着孩子回来,我就不会

    变成今天这样。我不好过,我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

    曹依萱收住了脚步,转身看向童凌凌,眼中闪过嘲讽,可随即便消失了:“我还以为你会因为这次的事再也不敢招惹言昊诚和顾

    七七了!”

    “不,从小到大,我想要什么都是自己争取来的。我怎么会怕呢,如果我不争取,就不会有如今的童凌凌。谁毁掉了我苦心经营

    的一切,我就找谁。”童凌凌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不甘心,即便自己不是真的爱言昊诚,但是她也不甘心。不过她心里很清楚,尽力过这次之后,她必须要找一个靠山,一个

    可以帮助她的人。

    而曹依萱显然不是会真心帮她的人。

    这么多年来,她都是靠着自己的身体得到的一切,如今她自然也可以靠着自己的身体找一个靠山,哪怕那男人可以做自己的父

    亲。

    “对付顾七七我是很乐意帮忙的。到时候你有什么要帮忙的可以找我。至于别的,尤其是对言昊诚,对言家……我不会帮你。”

    “好,曹小姐,到时候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会和你开口的!”

    “嗯……”

    ……

    顾七七带着两个孩子开门的时候,穆旭一个人正坐在沙发上。

    俩孩子看到她,立马一左一右的朝她扑过去了。

    穆旭听到两个孩子的声音才回神,抬头看了顾七七一眼:“昨晚你住在言家吗?”

    顾七七听到她的话,有些窘迫的点了点头。

    她反正是没脸和穆旭说昨天自己又喝醉了,然后睡了言昊诚。

    因为自己前些日子还信誓旦旦的和言昊诚撇清关系呢,她不能自己打脸。

    但是她自己不说,俩孩子却嫌弃的吐槽了:“干妈,昨天妈妈又喝醉了。”

    穆旭挑眉,用着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顾七七,随即目光落在她有着点点红斑的脖子上,随意暧昧的笑了起来。

    顾七七内心很崩溃。

    为什么明明是她生的孩子,可这俩孩子就是胳膊肘往外拐呢!

    “干妈,我带蓓蓓先去休息了,昨晚顾蓓蓓非要缠着我说连电视里的武功,闹了一晚上,我们去睡会儿。”顾宝宝实在太困了,

    拉着自己妹妹的手进屋去了。

    穆旭这会儿还没有注意到孩子说练武功的事,听到孩子说困了,她就示意孩子进屋去休息。

    等孩子走后,穆旭别有深意的别了她一眼,轻笑着说道:“看来昨天你应该又没干什么好事。”

    顾七七满脸通红,紧咬着唇,犹豫了下问穆旭:“旭旭,我以前喝多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啊,是不是很过分?”

    穆旭敛眸,眼中的嫌弃之意溢于言表:“你觉得自己喝多了只是过分吗?呵呵……你真的小看自己了,你喝多了就不是人。没皮

    没脸,简直我都帮你觉得羞涩。”

    这话明显是夸张了,可顾七七一喝酒的确像换了一个人。

    想到这里,她似想到了什么。难道昨天言昊诚是故意让七七喝酒的,好直接把她吃干抹净?

    她觉得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毕竟言昊诚本质上还是一个奸商。

    “顾七七,你早晨起来的时候有没有照过镜子?你要是看到自己的样子大概就不会侥幸的觉得昨晚什么都没发生。”穆旭自然是

    晓得顾七七想什么的,毕竟两人生活在一起这么久,认识这么多年了。

    顾七七一旦遇到自己无法接受的事她就会存着侥幸心理。

    “我去整理东西,今天和亦涵哥哥去出差。”顾七七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她绝对不想承认自己和昨天言昊诚发生过什么,只想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穆旭听到她说冷亦涵,开口似不经意的问了她一句:“你找冷亦涵谈过了吗,他真的要和秦慕慕结婚?”

    穆旭一想到冷亦涵,心头的痛楚就泛滥起来。

    当年陈天宇和耿家乐发生那样的事,其实她并没有太伤心,更多是愤怒而已,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并不爱陈天宇。

    但是冷亦涵在她心里是不一样的存在,是一道深埋的伤。

    顾七七低声的叹了一口气:“我昨天给亦涵哥哥打电话了,但是,他说婚姻和爱情不一样,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和自己最爱的人在

    一起的,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所以没再说什么。”

    “嗯,去整理东西。”穆旭恍惚的回了句,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

    她是不是也应该放开自己,给自己更多的机会。

    或许她得不到自己爱的人的心,那她找一个爱她的人可能会更幸福,毕竟杨骁那么傻,那么蠢,又对自己那么好。

    这时,顾蓓蓓突然从房间里跑出来:“干妈,哥哥不配蓓蓓练内功。”

    穆旭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疑惑的看向孩子,诧异的问道:“什么武功?”

    顾蓓蓓把昨天看到太奶奶在言叔叔和妈妈睡的房间里放的视频内容告诉了穆旭。

    穆旭涨红了脸,心里骂着老夫人为老不尊,安抚着顾蓓蓓说道:“等蓓蓓长大了就会那种武功了,不用学。而且蓓蓓就算要练也

    不能和哥哥练啊,等蓓蓓以后有喜欢小哥哥,和喜欢的小哥哥一起练习。”

    顾蓓蓓懵懂的点了点头,然后扭着小屁股回去睡觉了。

    这会儿,顾七七已经收拾了东西出来了,穆旭用着阴晴不定的目光看向顾七七,语气怪异的问道:“昨天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不健

    康的视频啊?”

    顾七七脑子突然又闪过几个难以启齿的片段。

    那片段是她在看哪种有颜色的视频,而且一眨不眨的盯着视频研究着,然后指着视频意犹未尽的对言昊诚说,我想要试试那个

    ……动作!

    她蓦的瞪大了眼睛,只觉得羞耻的全身都着火了。

    “顾七七,你**果然看了那些不三不四的视频,你就看啊,自己和言昊诚偷偷的看,你让蓓蓓看到是怎么一回事。怪不得俩孩

    子做完都睡不好,宝宝还说蓓蓓和自己闹了一天说要练功。她说的练功就是你和言昊诚看的视频里面的内容。我了个去,你们

    真的是够了!”穆旭愤怒的朝着顾七七控诉,最后居然还无耻的加了句:“就算是不偷偷看,你倒是分享给要看的人啊,比如我

    ……”

    顾七七原本还沉浸在自我反省之中,当她听到穆旭最后那句,她被自己口水呛到了,盯着穆旭:“穆旭,你是自己想看吧,所以

    才会说前面那些冠冕堂皇的话!”

    穆旭:“……”

    她是不是表现的有些饥渴了?她是不是应该得委婉些说。

    “反正你们让孩子不小心看到这些就是不对!”

    “我检讨……”

    顾七七虽这么说,但内心在咆哮,她什么时候看的呀,难道昨晚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