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要不要脸的(1)
    顾七七听到言昊诚的话第一反应就是她脑中那个断断续续的画面。

    随即,她猛的往后倒退了一步,用着异常激动惊恐的声音呢喃了句:“言昊诚,我是不会负责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言昊诚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嘴角的笑意更浓了:“所以七七其实是记得昨晚我们做过什么的?”

    言昊诚如今已经摸头了顾七七喝醉后根本什么都不记得。

    但凡她胡闹,她就完全不记得自己到底做过什么了。

    顾七七躲开言昊诚坐回自己的位置,低着头不说话。

    可脑中不知为何总是跳转着她记得的那个画面,尤其是她坐在言昊诚身上,然后指着视频满脸期待的和他说要试试那个动作。

    她觉得自己怕是疯了。

    就在她羞的抬不起头来的时候,身后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七七,不好意思,我没想到路上会这么堵。”

    顾七七听到冷亦涵的声音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冷亦涵走近她的时候才看到靠窗的位置居然是言昊诚。

    他神情滞怠了下,目光从言昊诚身上瞥过,随即和他若无其事的打了个招呼,把行李放好,准备坐下的时候,顾七七突然开口

    道:“亦涵哥哥,我们换个位置吧!”

    冷亦涵诧异的看向顾七七,一脸的疑惑。

    随即笑了笑,点头答应。

    顾七七原本是坐在中间的位置,和冷亦涵换了下,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她和言昊诚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关系,而她也不是第一次喝醉占言昊诚便宜了。

    可以前她第二天醒来完全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的,可这一次,她居然零零散散的记得些的。

    如果她和这一次一样,能清楚记得自己去抓言昊诚二兄弟的过程,她只怕再也不会见言昊诚了。

    对于自己酒后的行为,顾七七真的是知道的太少了。

    后来的后来,顾七七某次酒醉之后对言昊诚动手动脚,还直接来了一回格外刺激的不可描述的事,正好那一次被监控给拍了下

    来,顾七七看了视频之后才明白自己以前干过什么,她把自己埋在被子躲了一天一夜,后来,被言昊诚直接扑到后要了一晚上

    之后,终于老实了。

    “亦涵哥哥,这次出差要几天。”顾七七掉位置之后,终于自在了很多,凑近冷亦涵低声的问了句。

    冷亦涵笑道:“一个星期左右,如果谈判成功,可能四五天就可以回去了。”

    顾七七点了点头。

    她出差的时间主要的原因是怕错过家里两个小宝贝的生日。

    之后,顾七七一直亲密的在和冷亦涵说话,看都没有看过言昊诚。

    靠窗的言昊诚脸上没有太多的情绪,只静默的坐在那。

    如果有人注意的话,便会发现他的拳头一直是紧攥着的,从未松开过。

    坐在他们三人后面的张国栋时不时的去看顾七七的位置。

    他看不到前面顾七七和冷亦涵之间的互动,但依稀能听到两人是在小声的说着什么的,他感觉自己周身有着隐隐的寒意。

    他讪然的想着,顾小姐之前表扬了一下你自己是暖男,先生都不满,如今顾小姐和冷先生这么好,想来先生这会儿怕是整个人

    都不好了。

    顾七七自然是浑然不觉。

    她能感觉到言昊诚摺摺的目光,可这种感觉越是强烈,她就越是想要表现的不在意。

    冷亦涵看着顾七七异常,不着痕迹的瞥了身旁的言昊诚一眼,在顾七七沉默的间隙,他点头和言昊诚说道:“言总也是去c城?

    ”

    言昊诚勾唇和他笑道:“嗯,真巧!”

    冷亦涵轻笑:“何止是巧,简直有天大的缘分了。言总不要告诉我您去找的人也是尼桑导演。”冷亦涵温润的笑容里辨不出任何

    情绪。

    言昊诚侧头看着他的目光飘向不自在的顾七七:“就是这么巧,我找的人就是尼桑。我和他是老同学,知道他来了国内,我过去

    打个招呼。”他丝毫没有被戳穿的窘迫,从容的笑着,似自己睁眼说的瞎话真的是事实。

    冷亦涵轻笑了笑:“以言总如今的低温,能让您亲自飞过去打招呼的人不多了。尼桑先生的面子也是极大的。”

    言昊诚脸上笑意更浓了,但眼底的冷意也加深了几分:“面子是自己挣的,不需要别人给。”

    冷亦涵微微一笑,没有接话,只是过了片刻,他凑近言昊诚低声说了句:“言总,这个世界上没人比我更了解七七,有些东西只

    怕无法如你所愿。”

    “冷总,不能如愿不可怕,可怕的是自以为是的了解。”

    “……”

    坐在后面的张国栋听着这些对话,偷偷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顾小姐他听不出话里寒意吗,她真的不开口阻止一下吗,她真的不怕两人会打起来吗?

    显然,一旁的顾七七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遇到言昊诚,她恨不得找个壳把自己藏起来,哪里还会插嘴。

    ……

    言家老宅

    言老夫人看着佣人手里的那一袋子东西,老脸羞的恨不得钻地下去了。

    “老夫人……这些东西……少爷说让我还给您。”佣人手里一袋子的都是言老夫人豁出了老脸去买的特别道具。

    言老夫人看着用透明袋子装的东西,内心在咆哮。

    她这个孙子真狠!

    不愧是她亲孙子!

    原本这些东西都是见不得的,哪一样别人看到了都会往暧昧的方向去想,结果言昊诚早晨离开之前吩咐了张国栋东西用透明的

    带子装好交给佣人,说等他走后再交还给老夫人。

    所以拎着一袋子东西的佣人尴尬的拿着东西,也是红了一张老脸。

    艾玛,她在言家干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老夫人和少爷居然有这样的癖好。

    “老沈,把东西拿了扔远一点,我可丢不起人。”老夫人赶紧退后几步,和这些东西撇清关系。

    她心里苦啊,为了孙子,她老脸也不要了,可这个孙子居然还坑她。

    她是一家之主,他让下人拎着这些东西给她,她要不要脸了!

    老沈站在那不肯接。

    他那张脸比哭还难看了,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半天,他鼓起了勇气对老夫人说道:“老夫人,谁买的东西,谁处理。老夫人,我不太舒服,去趟厕所!”说着人已经一溜烟跑

    了。

    沈海哪里敢接那些东西,他要是拿了,万一佣人传,那些东西是他和老夫人用的,他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想起那些东西,他再次涨红了老脸。

    老夫人风中凌乱的看着那一袋子东西。

    “你拿着丢远点,给我干什么!”老夫人朝着佣人瞪了一眼。

    佣人犹豫了下,尴尬的说道:“少爷说一定要把东西还给您,还说您收罗起这些停不容易的,说让我别随随便便扔了。”

    言老夫人再次愤怒自己孙子的狼心狗肺。

    她老脸都不要了,都是为了谁啊!

    他不领情,还这样!

    她这个孙子真的是白养了。

    正当她捶胸顿足的门口一个身影:“言老夫人,今天是常规给您检查血压和测各项身体指标的日子,您……”

    门口的人原本是要敲门,但正好看到言老夫人正在门口就敲了敲门直接开口的。

    她的话没说完,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她看到佣人手里的东西了。

    那些东西……

    那么多都是……那什么啊!

    在她看到那一袋东西的一瞬间,给言老夫人身体检查的护士终于焕然大悟,为什么言老夫人的血压总稳定不了。

    八十岁的老人,还用这么多的……工具,这个血压稳不住是正常的。

    可是言老夫人这一把年纪的,癖好是不是有点……

    言老夫人听到声音,朝门口看去,随即,她眼睛一翻,差点没站稳。

    坑爹啊,她的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给言老夫人检查的护士欲言又止的对言老夫人说道:“老夫人,您现在的年纪实在不太适合多用这些东西了!”

    言老夫人一口气没上来,呛的不住咳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