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要不要脸的(2)
    飞机上的刀光剑影并没有持续多久。

    两人本就不是逞强的人,更何况当着顾七七的面。

    只不过两人不管说什么,顾七七都在装死,当什么都看不到,把头埋的很低,只偶尔和冷亦涵说几句,一眼都没看过言昊诚。

    可即便如此,脑中那个片段好似好似挥之不去似的,反反复复的在她脑中出现。若她把昨晚所有的事都想起也就罢了,偏偏反

    反复复就是那么一段,对保守含蓄的顾七七来说简直要命。

    一直到下飞机,顾七七都挣扎在自己看有颜色的视频和自己主动求欢的画面中。如果这会儿注意她脸上的变化,就会发现她的

    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一会儿铁青。

    “七七,下飞机了。”看顾七七一直没有起身,冷亦涵才柔声的说了句。

    顾七七这才从那段该死的画面中回神。

    仓猝的起身,一个踉跄差点摔了出去,冷亦涵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的手臂。

    顾七七尴尬的和冷亦涵说了句:“亦涵哥哥,谢谢!”

    冷亦涵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轻笑着说道:“丫头,小心一点,你怎么永远都长不大,和小时候一样。”许是刻意,冷亦涵和顾

    七七说话的样子比之前更亲昵了几分。

    顾七七这会儿有些恍惚,并没有发现冷亦涵对她的态度有什么不妥

    两人并肩走下飞机,言昊诚则和张国栋跟在后面。

    言昊诚此时面上没有任何的情绪,除了眼中的冷光更冷一些,面上并没有太多变化。

    一直到跟着冷亦涵上了飞机,顾七七这才松了口气。

    刚松懈下来,冷亦涵轻笑的看着顾七七,抿唇笑道:“七七,你是做什么亏心事了吗?看见言昊诚这么怕。”

    顾七七的异样冷亦涵自然是早就发现了,只不过他没有直接拆穿。

    顾七七惊愕的抬头,心虚的和冷亦涵笑了笑,有些不自然的摇了摇头:“没有!”

    以往冷亦涵肯定是放过她了,但这一次居然没有就此罢休,揉着她的头发轻声的笑道:“小时候七七可是什么都会和亦涵哥哥说

    ,现在七七都有小秘密了。”

    这话让顾七七有些尴尬的说道:“亦涵哥哥,你早就知道了言昊诚就是宝宝和蓓蓓的父亲。”

    顾七七没有和小时候一样,被冷亦涵一酸就把所有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了,而是直接转移了话题,紧盯着他问道。

    冷亦涵眸子黯淡了下,然后回答了顾七七的话:“不知道,只不过是看到宝宝和言昊诚长的很像,心里有这个猜想。后来,听老

    师说言昊诚带着耿家乐放的视频还有耿家乐的父母去承担当年的事,我才知道的。”

    他说着别了一眼看向顾七七:“七七,其实宝宝和言昊诚长的那么像,任谁看到都会有次猜测的。你自己难道没觉得吗?”

    顾七七苦笑的摇头了摇头。

    她是真的没觉得,后来穆旭和她提过后,她都并没有觉得多想,因为她认定了言昊诚的条件不会缺女人,也不可能做那样的事

    。更或许因为言昊诚在她心中的形象太好了,而五年前那个男人对她实在是太可怕的噩梦。她不敢也不会去把两个人联想在一

    起。

    “你不爱他吗?”冷亦涵目光眸子中终于有了一点星光。

    他心底有一个小小的希望,或许,七七爱的言昊诚只是她营造出来的男人而已,而不是现实中的言昊诚。

    顾七七苦笑着摇了摇头:“亦涵哥哥,如果我说自己也不知道,你会觉得可笑吗?”

    听到这话冷亦涵眼中的星光更亮了。

    心中的一点点希望被不断的放大。

    “我爱现在的言昊诚,但我却很五年前强暴我的男人。如今告诉我,我恨了五年的男人就是如今这个我爱的男人,我根本无法接

    受。现在连我自己也已经不知道我该爱言昊诚还是恨言昊诚。如果轻易原谅了他,我又觉得对不起这五年穆旭为我吃的苦,也

    对不起自己经历的委屈。可如果不原谅,我的心又很疼。”顾七七说的无力而疲惫。

    这些天,她就是夹杂在这种情绪中反反复复,不肯放过自己。

    “当年他不是故意的。”冷亦涵试探的呢喃了句。

    顾七七听到他这话更恍惚了。

    最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呢喃:“我也不知道,只是我暂时还是无法让自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也无法再和以前一样对他了。

    ”

    冷亦涵陷入了沉默,心中的希望再一次落空,他径自苦笑着和自己摇摇头。

    车内,顾七七和冷亦涵谁都没再说话。

    “到了!”直到出租车到酒店门口,司机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死寂。

    顾七七回神,恍惚的嗯了一声,下车去拿行李。

    冷亦涵抓住她准备拎行李箱的手笑道:“七七,你看不起我,还是不把我当男人,这种事难道不应该是男人做吗?”

    顾七七噗嗤的笑道:“可你是老板,我是助理,东西助理拿着难道不应该吗?”

    冷亦涵轻笑着:“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老板和助理的区分。我永远都是你亦涵哥哥。”

    顾七七脸上的笑容,因为冷亦涵这话,有些尴尬。

    她紧咬着唇不再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她总觉得自己和亦涵哥哥之间的相处好像已经慢慢的不一样了,眼前这个男人也和她以前认识的亦涵哥

    哥不一样了。

    最后,她没有和冷亦涵客气,站在一旁看他把行李拿下了车,然后伸手想要去牵顾七七的手。

    顾七七却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这一次,顾七七已经明白,有些东西已经不是她的错觉了,她和冷亦涵之间真的是已经不一样了。

    到了酒店大厅,开房的时候,酒店前台暧昧的看了两人一眼说道:“开一间吗?请出示两位的身份证?”

    “两间。”顾七七回了句,然后就开始在自己包里倒腾身份证了。可把包翻过来都没找到身份证。

    “亦涵哥哥,我刚刚上飞机的时候还用过身份证,怎么不见了!”顾七七还在翻找着自己的包。

    就在此时,两张身份证被放在柜台上:“不用另外给这位小姐开了,她和我一个房间。”

    顾七七听到耳熟的声音,蓦的抬头:“言昊诚,怎么又是你?”

    随即,顾七七看到了被言昊诚放在柜台上的身份证,那不就是她的身份证吗?

    正当顾七七想开口问他为什么会有自己的身份证时,前台已经把房卡和身份证递给还给了言昊诚。

    “言昊诚,我的身份证怎么会在你身上,你还给我!”顾七七看到言昊诚居然无耻的把她的身份证又收了回去,急声的喊道。

    可言昊诚却只当没听到,和张国栋一前一后的朝电梯走去。

    “言昊诚,你把身份证还我!”顾七七急声的朝已经进电梯的言昊诚喊了声,犹豫了下转身和冷亦涵说道:“亦涵哥哥,你先回房

    ,我去找言昊诚拿身份证。”

    说着不等冷亦涵答应,顾七七已经去追言昊诚了。

    冷亦涵看着顾七七的背影,眼中的苦涩更浓了。

    顾七七在最后合上电梯门的瞬间按住了电梯。

    电梯门再次打开。

    言昊诚不着痕迹的勾唇,张国栋立马识趣的走出电梯:“先生,我好像把东西忘在前台了,您先上去,我拿了东西就上来。”

    说着和顾七七点了点头,已经出了电梯。

    顾七七站在电梯门口,愤怒的看着言昊诚,不进去,也不让开:“还给我?”

    “什么东西?”言昊诚一副完全听不懂的神情。

    “言昊诚,你太无耻了!”顾七七愤慨的朝言昊诚说道。

    下一秒,她的腰被言昊诚搂住了,她人直接被一把拉进了电梯。

    电梯门慢慢的合上。

    言昊诚凑近顾七七的耳边说道:“我再无耻也没有七七每次睡完就跑来的无耻。”

    “我昨天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

    “嗯,没关系,我可以现在帮你回忆一下。”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