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言昊诚的真心(6)
    等顾七七会病房的时候,言昊诚觉得他家七七的笑容好像有点诡异。

    顾七七朝他特别和善的笑了笑:“昊诚,我刚刚去问过医生了。他说你暂时不能出院。你的伤口不轻。”

    言昊诚眸光微动,若无其事的问道:“医生这么说的?”

    顾七七轻轻点了点头。

    言昊诚指以为是张国栋让医生这么说的,心底虽是疑惑的,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

    顾七七随手给言昊诚拨了一瓣橘子,然后喂给他。

    言昊诚这几日已经习惯了顾七七的喂食,他深切感觉到了苦肉计的妙处。

    顾七七瞥了他一眼受伤绑的厚厚的绷带,似若无其事的说了句:“昊诚,我看别人受伤了都要换药,你的手不用换吗?我帮你解

    开看看恢复的怎么样了。”

    言昊诚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医生没来换应该没事。”

    顾七七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角,继续说道:“那我给你看看伤口怎么样了。”

    说着就要动手给言昊诚解开纱布。

    言昊诚不着痕迹的收回手脚,轻笑道:“七七,刚刚蓓蓓给我发了她拍戏的现场视频,你要看看吗?”

    顾七七也不着急,似笑非笑的应了一声:“你看吧,蓓蓓和宝宝也给我发了。蓓蓓和宝宝有老夫人照顾,我很放心。我现在更关

    心你的伤,我想看看你的伤。”

    言昊诚的面容终于有了松动,嘴角抽了抽,捕捉着顾七七脸上的神情。

    顾七七并不揪着他的伤口,而是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声说道:“昊诚,刚刚医生说你的腿上和手伤如果不休养好,以后会影

    响正常作息,所以我刚刚出去给你买了一个夜壶,以后你上厕所就不用起来了。你就熬几天,等伤好了才能下床。”

    说着,顾七七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两个老人和无法下床才会用的夜壶和盆。

    言昊诚看着顾七七手里的拿着的东西,嘴角抽搐了几下。

    他自然已经知道他家七七怕是已经知道他的苦肉计了。

    说着,顾七七继续说道:“昊诚,国栋这次的伤也不轻,所以我已经让他先回去了,接下来就我一个人来照顾你。”

    言昊诚看着顾七七眼中带着恶作剧的笑意,也不争辩,脸上也有着静静的浅笑。

    既然她喜欢,自己很愿意陪着她玩。

    言昊诚原本以为他家七七只是会惩罚一下他的恶作剧,一下午之后,他终于深刻感受到了骗人的恶果。

    顾七七居然还真的不让他下床了,他要上厕所就递给他那个中午买的夜壶。

    那东西言昊诚是真的上不了。

    结果几次下来,言昊诚已经很崩溃了。

    但顾七七却始终一副一脸关切的样子,看言昊诚上不出来,她还一本正经的问言昊诚:“我去买的时候,超市里的人和我说过,

    刚开始可能会有些习惯,多上几次就习惯了。为了你的腿能正常行走,你忍忍。”

    言昊诚崩溃的看着顾七七,哪里还有平日高冷的样子,苦着一张脸看着顾七七:“七七,我的腿已经没事了,你让我自己上厕所

    吧。”

    如果这会儿有言氏的员工或者平日与言昊诚接触过的竞争对手看到他眼中冷酷无情的言总此时的样子,怕是跌破了眼睛。

    顾七七严肃的摇头:“不行,你是要上厕所吗?那我给你那夜壶,你多上几次就习惯了。或者你是因为我人在,所以你不习惯,

    那我先出去!”

    说着起身出去了。

    走出病房之后,顾七七就没能再忍住,噗嗤笑出声。

    让他骗人!

    他知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有多少担心他。

    结果他又是苦肉计,这一次如果不给言昊诚一点教训,他怕是要上天了。

    顾七七在外面逛了一圈,可以给了言昊诚上厕所你的时间,才晃荡着回病房。

    ……

    这边病房,言昊诚等顾七七离开后,才狼狈的朝厕所跑去。

    他这辈子大概从没这么狼狈过。

    这一下午,谁能明白他的狼狈和哭笑不得,可尽管如此,他却愿意纵容顾七七的小恶作剧。

    “言总,看来您这伤是死不了了吧!”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来,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刚上完厕所回来的言昊诚。

    说话的人自然是林一恒。

    他取消的看着言昊诚的样子,捂嘴轻笑着。

    曾经言昊诚的形象是倨傲而高冷,无情而残忍,可如今画风已经彻底给顾七七带跑偏了。

    刚刚一幕明显是被他都看在眼里了,他满脸幸灾乐祸的笑道:“没想到我们言总也有这种时候啊!”

    言昊诚抬头冷冷瞥了他一眼,朝他挤出一个字:“滚!”

    林一恒走到他病床边,拿了挂在他床头的病例,翻了翻,确定言昊诚并没有什么问题,对他说道:“我明天要回英国,我老师有

    一个手术需要我做助手,我可能暂时不会回来,你自己好好养着身体,可别在我不在期间死了。”

    言昊诚冷哼了一声,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你死了,我也不会死!”

    林一恒轻声的笑了笑,然后对言昊诚说道:“我今天来告诉你一下,媛媛一会儿应该也会来看你的,其他的事你自己处理吧。她

    想什么你应该是很清楚的,至于要怎么对她,那就看你自己了。”

    说着,林一恒和他做了一个你保重的手势,就转身离开了。

    言昊诚微微眯了眯双眸,脸上没有任何神情。

    对言昊诚来说,他从不觉得自己亏欠了于媛媛的,他亏欠的只是为他而死的左零,而不是作为未婚妻的于媛媛。

    他脑中闪过左零临死前抓着他的手断断续续说的话:“老大,你帮我好好照顾媛媛,可以吗?”

    他当时是和左零点头的。

    他不着痕迹的攥紧了拳头吗,眸光缩了缩,寒意更浓了。

    就在他回忆着左零为他而死的那一幕时,一个温软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来:“昊诚……”

    言昊诚皱了皱眉头,他抬头看向病房门口,他看向于媛媛。

    于媛媛站在病房门口,朝他静静的笑了笑:“昊诚,我回来了。你应该没有忘记自己答应左零的话,你会代替他照顾我的是吗?

    ”

    言昊诚眸光一沉,语气冷淡的说道:“我不会忘记,我既然答应了零,我就会把你当成妹妹照顾。”

    于媛媛慢慢的走进来,她走到言昊诚病床边,笑着看向他:“昊诚,我的未婚夫为你而死,你难道不应该陪我一个未婚夫吗?我

    不缺照顾我的人,也不缺哥哥,我只缺一个未婚夫。”

    她话音刚落,病房门口也传来了顾七七的声音:“昊诚,她是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