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发生危险(6)
    这一晚,穆旭任凭自己肆意妄为,任凭自己的身体支配着自己的行为。任凭自己沉沦在杨骁给予的温暖中。

    两个身体相互给予温暖,相互慰籍。

    第二天,杨骁醒的时候,穆旭已经离开了。

    他伸手一捞,手里一空,他朝四周张望,着急的起身,根本顾不得自己什么都没穿,他冲进浴室。

    没人!

    他又跑到客厅!

    也没人!

    他如同被人紧紧的掐住了喉咙,急促的喘息着,胸口痛的让他双眸血红。

    他以为,昨晚两人什么都发生了,所以他们之间就水到渠成了,这个他爱到心坎里的女人就属于他了。

    可是,穆旭走了。

    他呆呆的看着床单上的血渍,心头剧痛。

    床头的床头柜上留下一张纸条:“我拿了你父亲的钱,这一晚上是你应得的。我们之间一笔勾销。”

    杨骁双眸红的能滴出血来。

    他攥紧了穆旭留下的那张字条,咬牙切齿的说道:“穆旭,你一定要把我们之间所有的美好都抹杀吗?”

    空气中回荡着杨骁痛苦又绝望的声音。

    声音异常的孤寂而疲惫。

    杨骁把手里的纸条撕成了碎片,撒在空中:“穆旭,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这辈子只能做我的女人。”

    ……

    医院

    蓓蓓已经醒来了,她一睁眼看到顾七七就一把抱住了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妈妈,蓓蓓好怕,真的好怕。”

    顾七七抱住她,不住的安抚:“蓓蓓不怕,妈妈在。”

    顾蓓蓓用力的搂住了她的脖子,小脸埋在她的脖子里呜咽着。

    在摔到河里的一瞬间,她真的很害怕。

    她只是看到河里的花很好看,走近些看而已,可是有人推了她一下,她就冲了河里。

    在掉进河里的时,她就又害怕又难受。

    “蓓蓓不怕,妈妈在呢,不怕的。”顾七七抱住了蓓蓓的脖子,耐心的安抚着。

    顾蓓蓓是真的被吓破了胆,紧紧的搂住了顾七七的脖子不肯松手。

    这会儿,顾宝宝已经从病床上跳了下来,嫌弃的对她说道:“顾蓓蓓,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要靠近河边的吗?为什么你要去哪里。

    你知不知道很危险。”

    顾宝宝说的很严肃。

    从小,他们就被顾七七和穆旭教训着不能触碰有电的东西,也不能靠近有水的地方,更不能去危险的地方。

    蓓蓓摇了摇头:“有一个漂亮的阿姨说水里有很好看的花花,我就过去看看。我没有看到她说的花花,就像走近看看,但是突然

    有人推了我,我就掉下去了。”

    顾七七抓住了重点,急声追问道:“哪个好看的阿姨?”

    蓓蓓迷茫的摇了摇头:“就是一个很好看的阿姨,我没有见过的。我看见她很好看,就跟着她去看了。”

    顾七七严肃的对蓓蓓说道:“蓓蓓,妈妈和干妈有没有和你说过,不能随便跟着陌生人走。以后看你还敢不敢了!”

    顾蓓蓓随便跟着陌生人走的毛病实在是要不得的。以前总是走丢,万幸并没有遇到危险,可这一次这样的事,在顾七七心头敲

    了警钟。

    不管当年是不是弄错了,她这么多年在蓓蓓身上的感情和经历都是收不回来的。这个孩子和宝宝一样,已经是她的命了。

    顾蓓蓓偷看了一眼顾七七和顾宝宝,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看着两人严肃的面容,她犹豫了下,然后小声的说道:“妈妈,你和哥哥是不是生蓓蓓生气了。”

    顾七七心疼的看着她,严肃的面容并没有松懈。

    顾蓓蓓又看向自己哥哥,顾宝宝也是满脸的怒气。

    她撒娇的去牵顾宝宝的手,又想去搂顾七七的脖子,但两人默契的躲开了。

    顾蓓蓓惊恐的看着两人,莫名恐惧起来:“妈妈,你和哥哥是不是不喜欢蓓蓓了,你们是不是不要蓓蓓了。蓓蓓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们不要生气,蓓蓓会乖的。”

    她不断的求饶着。

    不知道为什么,她小小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恐惧。

    平日她虽然心大,但终究从小没有父亲,比同龄的孩子更敏感。她依稀感觉到顾七七看着她的目光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真的害怕他们不要她。

    顾七七看着没有安全感的顾蓓蓓,眼眶有些泛红:“蓓蓓,你吓死妈妈了知不知道,以后再也不许这样了知道不知道!”

    顾蓓蓓头点的和拨浪鼓一样。

    言昊诚站在病房门口,看着这一幕,目光复杂。

    他手里拿着自己和顾蓓蓓的亲子鉴定。

    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他和顾蓓蓓是父女的几率是0.001%。

    这个鉴定结果如同判刑结果,彻底的切断了他和蓓蓓的关系。

    第一次蓓蓓挪着身子靠近他的情景还在眼前,让他那颗素来冷漠的心有了一点暖意。

    林一恒刚刚的话还在他耳边:“昊诚,你打算怎么办!如果当初真的是抱错了,你们真的能去找人把孩子换回来吗?顾七七真的

    可以接受吗?”

    言昊诚呆滞在那,那一刻,他连抬腿进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他并不是喜欢孩子的人,但是他喜欢这两个孩子,无关血缘,他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两个孩子。

    正如林一恒说的,如果真的是弄错了,对方要求换回孩子,他们怎么办?

    他们怎么忍心把蓓蓓还给对于她来说陌生的亲生父母,他们也怎么舍得把这个可爱乖巧的孩子退给别人。

    此时,顾蓓蓓突然抬头,看到言昊诚在病房门口,她咧嘴和言昊诚笑道:“言叔叔,你来了!”说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吐了吐舌

    头,看向顾七七问道:“妈妈,我们现在叫言叔叔,还是叫言爸爸啊!”

    她满脸天真的看着顾七七,漂亮的大眼睛忽闪着,还不忘捂嘴偷笑着。

    顾七七愣了愣,朝言昊诚看去。

    言昊诚脸上的神情也有一瞬间僵滞,并没有马上回应蓓蓓。

    顾蓓蓓却已经敏感的感觉到了什么:“言叔叔,你是不是也不喜欢蓓蓓了,为什么蓓蓓觉得你和妈妈对蓓蓓和以前不一样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