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我只是害怕
    司慕白并没有立即带着人出去,反而在里面绕了两圈,享受难得的佳人在怀的感觉。

    在奚芮安第五次询问还有多久,司慕白这才带着人离开了鬼屋。两人出来后,其他人都已经出来了,只是看起比较狼狈。

    “你们俩?”夏瑶指着俩人,瞪大了眼。

    其他人也是惊愕地张大了嘴,指着两人说不出话来。

    司慕白低头看着怀里的人,低笑道:“奚芮安,我们已经出来了。”

    一句话过了好几秒,奚芮安才反应过来,抬头就被眼前的帅脸给怔住了,呆愣愣地眨巴着眼。

    其他人看得目瞪口呆。

    “吓傻了?”低笑的嗓音从耳边响起,低柔的语气似乎带着一丝宠溺,让奚芮安听得两耳发麻。

    奚芮安看看他,又看了眼两人的距离,发现自己还死死地抓着人家不放,脸骤然通红,隐隐发烫。

    “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太害怕了。”奚芮安仿佛受到惊吓,连连后退好几步,说话结结巴巴的,眼神闪躲不敢看少年。

    “嗯,我知道。”司慕白笑了。

    奚芮安躲在夏瑶身后,懊恼地敲着自己头:偶买噶,刚刚丢脸死了,不仅抓着别人不放,还看他脸看呆了。

    另一边,一直静候奚芮安出来的赵越和江浩辰再看见两人抱着出来的那一刻,只感觉一声闷雷在耳边响起,所有声音景象被摒弃在外,眼中只剩紧紧相拥的两人。

    江浩辰赤红着双眼就想冲过去,赵越连忙拉住他,劝他冷静。

    可这个时候的江浩辰,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只想上前和司慕白干一架,质问他为什么要抢他女朋友!

    赵越一个没拉住,江浩辰暴怒的冲上去,青筋暴起的拳朝司慕白挥去……

    拳带着风,司慕白下意识想准备反击,当看见那人时,他眯了眯眼,眼底闪过一丝暗芒,手上动作慢了几秒,结结实实挨了江浩辰这一拳,当第二拳下来时,被他一手拦住。

    一切发生的太快,旁边的夏瑶等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周围的人也是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接着连忙后退。

    “江浩辰,你做什么!”奚芮安睁大了眼,惊呆了。

    “江浩辰,松手。”南黎川连忙上前将两人拉开,皱眉看着司慕白唇角隐隐的血色。

    “江浩辰,你有病啊,莫名其妙打人。”夏瑶冷声道,早就看不惯江浩辰一些作为了。

    余浪责怪地看了眼江浩辰,将纸巾递给司慕白:“老大,嘴角破了。”

    李峰眼神陌生的看着江浩辰,仿佛第一次见。李天睿冷着脸站在夏瑶身边,向来满脸的笑容消失不见。

    所有人的不解,愤怒,对于江浩辰来说,不亚于千夫所指。更何况就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一脸愤怒地瞪着他。

    江浩辰突然大笑,有些癫狂,吓得周围人又往后退了几步,甚至还有人在议论要不要打电话报警。

    “做什么?这臭小子企图抢我女朋友,你们不阻止就算了,我自己动手还问我为什么,你们才有病吧。”江浩辰双眼赤红地看着眼前的一群人,神色因为愤怒而微微扭曲。

    周围看热闹的人听见这句话,哗然一片。瞅了眼司慕白和奚芮安,忍不住小声的议论,甚至对两人指指点点,“不要脸”“女孩不自爱”“没教养”等等一些恶言恶语传来。

    奚芮安眼眶泛红,咬着唇,捏着拳,倔强道:“胡说八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只会胡乱猜测。”夏瑶将人抱在怀里,小声安慰。

    南黎川怒道:“江浩辰,你有点理智行吗!不相信自己女朋友,缘由也不问就直接定罪,那你们还谈什么,分手得了!”

    “不想谈就分手,整天胡乱猜测,有意思吗。”李天睿冷声道。

    周围的空气几乎凝固,冷到了极点,余浪和李峰都不敢多话。就连周围看戏的都不自觉的降低了嗓音。

    而司慕白,听见分手二字眼睛一抹亮光一闪而过,转瞬即逝。

    他缓缓抬头,看着江浩辰淡声道:“刚刚鬼屋里大家走散了,又触碰了一些机关,奚芮安同学被吓到了,我才抱她出来的,你别误会。”

    奚芮安猛地抬头朝司慕白看去,似乎没想到他会帮她解释。

    江浩辰盯着司慕白,抿着唇没说话,但脸上仍然带着防备。

    司慕白也不在意,抬手看了眼时间,朝南黎川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下次有空再约。”说完,摆了摆手,姿态从容优雅的转身离开。

    余浪和李峰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我们也先回去了,下次再玩,拜拜。”话落,不等奚芮安等人有所反应,连忙朝司慕白跑去,“老大,等等我们。”

    争吵源走了,走之前还解释的清清楚楚,让江浩辰哑口无言,一腔怒火憋在胸口,闷得喘不过气。

    奚芮安吸了吸鼻子,小声道:“姐,我们回去吧,没心思玩了。”

    “好。”夏瑶点头,拉着她离开,李天睿跟着。

    南黎川朝江浩辰冷哼了一声,也跟着离开。

    江浩辰看着奚芮安临走前一眼都没看他,内心升起一阵恐慌。他往前两步想追,想叫住她,话到嘴边声音却低了许多,步伐似有千斤重,不自觉停了下来。

    “奚芮安,别走……”

    人群渐渐散开,赵越这才挤进来,看着颓废茫然的好友,无力的拍了拍他肩:“都说冲动是魔鬼,你就是不听劝。你到的时候就给我保证,说不会冲动乱来,会听我的。我才带你过来,结果……”

    赵越无奈一叹。如果按照他的办法来,和奚芮安假装巧遇,一起玩,借此缓解两人的冷战,现下肯定又是另一番景象。

    江浩辰蹲下身,狂躁懊恼地抓着头发,一脸痛苦,哽咽地低语喃喃:“她身边总是围绕许多男生,还有那么多人喜欢她,就连和我在一起后,都有人给她递情书。我没有安全感,害怕哪天她烦了,不想我和我谈。才总是让你们帮我看着点,我有错吗,我只是怕而已,只是怕而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