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夏瑶被打
    五月一过,距离中考越来越近,原本还有些懒散的同学下课都不出去玩了,除了必要的上厕所打水,就一直埋头做题。

    奚芮安和江浩辰默契的减少相处时间,两人也只有晚上回家那会聊聊。

    这一天,奚芮安在家做题,突然听见门外传来巨大的声响,紧接着是夏瑶姐略带哽咽的怒吼声。

    “我不同意,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话落,又是一阵哐当巨响,接着便是夏叔叔咒骂的声音。

    奚芮安看了看妈妈,呐呐道:“妈妈,夏叔叔家发生什么事了,夏瑶姐她没事吧?”

    奚妈妈无奈地叹了口气,摸了摸奚芮安的头:“你夏叔叔谈了个对象,听说有结婚的打算。夏瑶是个好姑娘,可惜遇上了这样的父母,唉。”

    奚芮安皱着眉,一脸担忧,作业写得心不在焉。

    夜幕降临,奚芮安还在做往年中考试卷,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是夏瑶。

    奚芮安心一跳,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拿起手机接听。

    “喂,夏瑶姐。”

    “喂。”一道陌生的男声从听筒里传出来,听得奚芮安一愣,脑子里顿时补脑各种绑架大片。

    “你好,请问是奚小姐吗?你朋友在青涩酒吧喝醉了,麻烦过来领人,对了,酒钱还没付。”

    “啊,哦,好的。”奚芮安下意识地应道,接着听筒里就传来嘟嘟声。

    放下手机,奚芮安拿了自己存的私房钱准备出门,瞥了眼对面楼,看见正在看电视的司慕白,眼睛一亮。

    “妈妈,有几道题我不太会,去找司慕白帮我讲一下。”她挥了挥手里空白的试卷。

    奚妈妈看了眼,点头应了一声,没有怀疑。

    奚芮安偷偷一笑,连忙出门,跑到路口时停顿了一下。这大晚上自己一个人去酒吧,好像不太安全,要不把司慕白叫上,要真有个什么事,他不是挺能打的么,再叫上南黎川,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

    七单元502,司慕白在奚芮安卧室灯暗下去后,就进了洗手间洗澡。刚洗到一半,门铃突然响了起来,紧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司慕白微微敛眉,这么晚了会是谁啊。

    冲掉身上的泡沫,拿起浴衣穿上,边走边把带子系上。

    门口,奚芮安有些着急,手一下一下地敲着门:“司慕白,你在家吗?”

    门内,司慕白刚准备开门的手一顿,脸上浮现一丝惊讶。又一声敲门催促,他微微挑眉,扯了扯浴衣的领子,露出锁骨和大片胸膛……

    门开了,奚芮安抬头就见到一副美人出浴图,顿时懵了,反应过来后连忙捂着脸转身,惊叫:“啊,你怎么不穿衣服就开门。”

    “奚芮安,找我有事吗,刚刚洗澡洗到一半,没来得及。”司慕白低笑一声,故作讶异无奈。

    “那个,有个事想请你帮忙。我姐在酒吧喝醉了,那里的人让我去领人,我担心出什么意外,你陪我一起去吧。”奚芮安急急道,“你快穿衣服,我和小川在路口等你。”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跑了。

    司慕白失笑地看着女孩消失的背影,转身回卧室换衣服。

    楼下路口,南黎川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奚芮安拍了拍燥热的脸,感觉不是很烫了才走过去。

    “跑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先去了,刚准备叫车过去呢。”南黎川收到短信后,就急匆匆的出来了,就怕这臭丫头一个人去了。

    “没,去找帮手了。”奚芮安含糊道,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刚刚的出浴图。

    “谁啊。”

    “司慕白。”

    南黎川愣了一下,转念一想赞许地看着奚芮安:“哟,脑子变聪明了嘛。”

    “哼。”奚芮安没心思怼回去,转过身,用手朝脸扇了扇风,企图降温。

    ——

    青涩酒吧,规模不算小,因为管理不严,这里成了未成年玩乐解闷的场所,而一些成年人,也跑来这里猎艳。

    这种地方,是以前的夏瑶不会踏足的地方。自从母亲去世,父亲不管她后,为了博得父亲关注,她逃学,学抽烟,在外面胡混,和一些小混混称兄道弟。她为人爽快讲义气,打架又狠又不怕死,成了大姐,也成了酒吧的常客。

    今天下午和父亲吵架后,她就来了酒吧,在舞池里嗨舞,和一群不认识的人品酒,整个人不知道被灌了多少,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胃里火烧火燎一片。

    正所谓冤家路窄,夏瑶迷迷糊糊地趴在桌上,突然从舞池另一边走过来几个人,看见桌上趴着的夏瑶,顿时发出一声大笑。

    “哟,这不是瑶姐吗,之前不是很猖狂的嘛,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买醉。”婷姐笑眯眯地拍了拍夏瑶的脸,下一秒一脸凶狠地抓着夏瑶的头发一扯,“上次带人堵我,我这次非打得你爹妈都不认识。”

    说着,手高高举起,猛地落下。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引得周围人注目。当看见两人面孔时,都假装没看见的继续玩自己。

    夏瑶软弱无骨地趴在沙发上,半睁着茫然的眼看着眼前的人,低声喃喃:“爸爸。”

    婷姐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她居然叫我爸爸,乖儿子,来让爸爸好好疼爱你。”说完,拎着夏瑶衣领,狂扇了好几个耳光,和她一起过来的,发出得意的笑声。

    “婷姐扯她头发。”

    “抓她脸,毁她容。”

    “扇耳光,啪啪声听着太舒服了。”

    婷姐打得过瘾,又抓起桌上的酒瓶,将酒瓶口塞进夏瑶嘴里:“喝啊,多喝点,我请客。”

    周围的人缩了缩脖子,酒保也不敢上前,一时间这里的一切竟然被无视了。

    突然,一位少年出现在婷姐身后,目光冰冷。他一把抓着婷姐的胳膊,在她完全还没反应过来时,扔出几米远,撞碎了一地的酒瓶。

    “啊——!”伴随着婷姐的尖叫,周围的人迅速离场,那利索的动作,仿佛演习过无数遍。

    “姐。”

    奚芮安抱着夏瑶,看着她红肿的脸颊,眼眶忍不住红了,扭头愤怒的瞪着婷姐。

    南黎川一脸怒火,抓过婷姐的同伙摁着就揍,他可没有不揍女人的规矩。

    司慕白一步一步靠近婷姐,无形的压力像一座山,压得婷姐动弹不得。他单手抓起婷姐,拖着走到夏瑶身边,摁着脑袋:“磕吧,什么时候她满意,你就什么时候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