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他的女孩
    那天最终只有奚芮安和南黎川去了夏瑶学校。

    对于这个结果,司慕白非常满意,而江浩辰则负气离场。

    时间一晃而过,紧张的中考来临,快得让人猝不及防又意料之中。

    紧张又期待,害怕又渴望。

    这可能就是大部分考生的心理写照。

    奚芮安没让父母送她去考场,想想自己在考试,父母就在外面等着,那压力就不言而喻。

    再三拒绝父母的陪同,奚芮安出了家门,下楼后就看见南黎川和夏瑶、李天睿在树下闲聊。

    “早啊,安安。”

    “大家早。”

    三人打了招呼,就一起朝学校方向走去。

    “安安别紧张,你成绩不错,应该没问题。等你考完了,姐姐请你吃大餐。”夏瑶勾着奚芮安的肩,一米七的她将一米六二的奚芮安完全笼罩,显得奚芮安越发的娇小。

    “好啊,吃什么呢。”奚芮安提起了兴趣,扭头看着另外两人。

    “西街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听说特别好吃,要不去吃火锅怎么样?”南黎川一脸馋相。

    李天睿抬手就是一敲,看着揉着头,一脸委屈的南黎川,没声好气道:“大热天的吃火锅,你不嫌热啊。”

    “就是,而且我请的是我妹子,你只是顺带的。”夏瑶挑眉轻笑。

    南黎川夸张地叫了一声,一脸伤心欲绝的捂着胸口:“你们不能因为我长得帅就欺负我。”

    呕——

    三人齐齐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下一秒有哈哈大笑起来。

    “夏瑶姐,我们去江边烧烤吧,租个烧烤架,自己烤。到时候还可搬螃蟹,肯定很好玩。”奚芮安道。

    夏瑶点点头:“这主意不错,可以。”

    走了一段路后,四人分开,南黎川和李天睿去了比六中稍远一点的四中。

    奚芮安运气不错,考场就在本校,离家也近,最重要是地方熟悉。

    江浩辰没和她分到一起,和南黎川一样,去了四中。

    “夏瑶姐,你快回去吧,这天太热了。”到了校门口,看着挤满家长的校门,奚芮安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没上父母来。

    “堵这么多人,你进得去吗?”夏瑶皱着眉,前面人实在是太多了,黑压压的一片。

    突然,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拉着奚芮安跑上前。

    奚芮安疑惑地喊了声“姐”,那句怎么了还没问出来,就看见前面俊雅的少年转过身来。

    “司慕白,你还没进去太好了,把我妹带进去,这里的家长实在是太多了。”夏瑶将奚芮安推到司慕白身边,非常郑重的将奚芮安的手交到司慕白手里。

    奚芮安眨巴着眼,看着两人交叠的手,有些发懵。

    司慕白低垂着眼,看着那双娇小柔软的小手安静地躺在自己手心里,漆黑的眸子荡开柔和的笑意。

    这一瞬间,他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两人结婚那一刻。

    耳边是庄重的婚礼进行曲,两边的宾客面容模糊,他眼中只有穿着雪白婚纱的女孩。

    而岳父带着她走过长长的红毯,停在他跟前,郑重地将女儿交给他。

    “司慕白,你有没有在听?”夏瑶皱着眉道。

    司慕白拉回了记忆,深深看着两人的手,收拢,紧握。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把她安全带到考场的。”他笑得柔和,有些冷清的面部线条柔化,狭长的眼尾上挑,眼神带着似醉非醉的朦胧感,看得夏瑶心神一荡。

    “咳咳,那好,你们快进去吧,时间不早了。”夏瑶尴尬地移开视线,手虚握成拳放在嘴边,清了清嗓子。

    奚芮安摆摆手:“夏瑶姐你快回去吧,我们先进去了。”

    两人离开,夏瑶站着原地望着,看着司慕白利用自己身高,一路护着奚芮安进去。在奚芮安被人不小心撞了一下时,立刻接住,那小心翼翼的姿态,看得夏瑶心里说不出的怪异。

    似乎有点不对劲啊?

    从人群里挤出来,走进校门,奚芮安感觉一阵微风吹来,带走了一些燥热。

    她抹了把汗,从兜里掏出湿巾擦了擦脸,又递给司慕白一张。

    “刚刚谢谢你了,不然我估计都进不来了。”奚芮安这话一点都没夸张,外面那些家长人高马大的,面对娇小的奚芮安,真的可能会被忽视。

    “还跟我客气?”司慕白勾起唇角笑,抬手揉了揉奚芮安的头,感受手心下顺滑的触感,满足地眯起了眼,“快走吧,我记得你在我隔壁考场。”

    奚芮安摸了摸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声音软糯糯地道:“嗯,十八号。”

    司慕白笑了笑:“我十七。”

    考试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让人觉得完全不够用。

    上午考试结束,奚芮安和司慕白都没有回去的打算,直接去了食堂吃饭。

    食堂人不算很多,大部分都回家了,毕竟距离下午考试还有好几个小时,可以趁着这个时间多看点书,或者休息。

    走进食堂,司慕白就像自带了闪光灯,吸引了许多人的视线,不管外校的还是本校的,都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小声八卦。

    奚芮安经常跟着南黎川玩,对于这些视线都习惯了。

    两人打了饭找了安静的位置坐下,边吃边聊上午的考题。

    司慕白:“要去图书馆吗,下午考理化。”

    “好啊。”

    吃好饭,两人直奔图书馆,找了两本理化的书就坐在角落里看了起来。

    司慕白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想和女孩多独处一会儿。

    他拿着一本书翻了翻,递给盲目看题的奚芮安:“看看这几道题,不会说一声,我给你讲。”

    奚芮安点了点头,也不问其他,非常信任对方。

    她低头看见地看着题型,认真的在旁边草稿纸上演算,耳边的碎发落下,她抬手勾到耳后,露出小巧白皙的耳朵。

    “公式用错了,应该用……”他拿着笔在白纸上画了一个新的图,一步一步的讲解,对面的人听得非常认真。

    一个多小时后,有些困倦的女孩趴在桌上。因为天气的原因,脸颊微微泛红,粉嫩的小嘴微张,吐着绵长的呼气。

    敞开的窗户外,吹进习习微风,吹起女孩的丝发。外面的梧桐树也随风而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司慕白手撑着下颚,眼眸柔和地看着女孩安静的睡颜,只觉得岁月静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