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靠脸吃饭
    清晨,初阳缓缓爬升,金灿灿的阳光洒满了整座城市。

    奚芮安是在一阵吵闹声中醒来,迷迷糊糊地眨着睡意朦胧的眼,小手揉了揉眼睛,拉起薄薄的被单捂住头,翻身缩成一团。

    吵闹不断持续,让人无法忽视。蓦地,奚芮安翻身坐起,烦躁地下床,顶着一团凌乱的头发出了房间。

    客厅里,空无一人,父母早就去上班了。

    她听着门外的声音,混沌的脑子渐渐清醒,一双秀眉紧紧地皱起。

    夏瑶姐又和家里人吵起来了。

    想到夏家的情况,奚芮安想帮忙也心有余力而不足。

    回到房间,奚芮安趴在窗前发呆,脑子里一片空白。

    楼对面,司慕白端着早餐从厨房间出来,习惯性地朝对面看去。本以为和平常一样,女孩的窗户紧闭,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却不想,今天出现了意外。

    他望着那扇小窗,可能是刚刚睡醒的缘故,女孩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小脸粉嫩粉嫩的,只是带着一丝忧愁地趴在窗沿上,两眼放空地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放下盘子,迈着长腿走到阳台上,懒洋洋地往围栏上一靠,手撑着扶手,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手指在键盘上按了几下。

    四号楼次卧,奚芮安放在桌子上的小手机发出提示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司慕白发的消息。

    司慕白:一大早对着天空发呆,思考出什么人生道理呢。

    奚芮安愣愣地眨巴着眼,盯着消息看了好几秒,猛地抬头朝对面看去,就见那清隽的少年,含笑地朝她挥手。

    奚芮安下意识地伸出小肉爪子摆手回应,喃喃说了句“早安”。等反应过来,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对方根本听不见时,脸不由得红了几分。

    她拿着手机,两只手慢悠悠地敲打着键盘,最后点下发送。

    司慕白听见提示音,点开女孩发过来的消息,眉头轻轻挑了两下。

    奚芮安:人的一生,充满太多变数,感觉做人好难,唉。

    少年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手机边缘,盯着女孩发的消息深思。是发生了什么事吗,他的小姑娘怎么多愁善感了?

    还有点……非主流?

    还没等他回消息询问,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屏幕右上角的小企鹅不断闪动。

    点开qq,发现自己被奚芮安拉进了一个群里。点开群成员,一共四个人。除了他和奚芮安,还有南黎川和李天睿。

    南黎川:??

    李天睿:??

    司慕白手敲着扶手,看了会儿奚芮安没动静,就抬头看了眼对面。女孩正垂着头,两手敲打着键盘,似乎正在编辑一段很长的文字。

    等了一会儿,就有新消息了。

    奚芮安:小川,睿哥,司慕白,夏瑶姐又和家里人吵起来了,还是因为上次的事。夏叔叔要娶新老婆,还买一赠一,多了一个便宜女儿,夏瑶姐要难过死了。

    奚芮安:上次因为这事,夏瑶姐跑去酒吧喝酒,差点就出事了。

    司慕白微微勾着背,手肘抵着扶手,撑着头,目光幽深地看着那条消息。

    前世,对于自己老婆身边这几个非常要好的发小,他还算比较了解,只知道夏瑶有个很坏的继母和继妹,和家人感情冷谈,却不知其中的具体。

    南黎川:小安子,这事我们也没办法啊,总不可能绑着夏叔叔不让他娶老婆吧,叹气jpg。

    李天睿没有说话,估计也在发愁。

    司慕白想了想,慢悠悠地打出一句话。

    他说:既然无法改变,那就试着接受吧。

    南黎川:哈,接受?这根本不可能好吗,老大。你是不知道夏瑶姐有多讨厌那女人。接受她,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

    南黎川想都没想,直接反驳,却也是事实。

    反而是奚芮安,沉默地看着这话。半响后,抬头看着对面楼的少年,呆愣愣地眨巴着眼。

    吃过中午饭,奚芮安望着空荡荡的房子觉得没意思,收拾了一番准备出门。

    她关上门,站在楼梯间犹豫了半响,慢慢磨蹭到了对面夏家门口,纤细的手抬起了又放下,不断反复了好几次。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咬牙,手紧扣成拳,轻轻敲打着门板。

    敲了门,奚芮安靠着墙等候,心里有些忐忑,两只脚的脚尖紧靠着,轻轻摩擦。

    “谁啊。”门内,传来中年男子的嗓音。紧接着,咔嚓一声,门开了,“哟,是安安啊。”

    奚芮安手因为紧张而微微紧扣,脚尖不自觉地踮了踮。

    她腼腆地笑了笑,声音软糯道:“夏叔叔,夏瑶姐在家吗?”

    夏海挥了挥手,说道:“不在,早上跑出去了现在都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去哪里野了。”

    奚芮安:“哦,这样啊。打扰了,夏叔叔,那我先走了。”

    夏海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屋内就传来一道女声,紧接着他就关上了门。

    奚芮安站在原地没动,听着里面传来的对话,在原地僵了许久。

    还真是其乐融融的一家子,一点儿都没把自己亲女儿记在心里,难怪夏瑶姐会那么伤心。

    出了居民楼,奚芮安给夏瑶打电话,没打通。又找了好几个人问,才问到消息。

    ——

    几分钟后,奚芮安出现在了七号楼五零二的房子里。

    “先喝点水,要吃西瓜吗?”司慕白倒了杯水,修长的手指握着玻璃杯,关节处的骨节微微凸起,显得格外好看。

    奚芮安窘迫地垂下头,抱着水杯小口小口地喝着,只是内心是崩溃的。

    啊啊啊啊啊!!!居然又看呆了,好丢脸哦!

    她怎么没发现自己居然是个隐形的手控,这家伙也太逆天了吧,脸长得好就算了,手居然也这么完美,还让不让女生活了!

    司慕白微微垂眸,眼底带着浅淡的笑。他看了眼自己的手,修长,骨节分明,肤色白皙,确实很不错。

    似乎前世在医院,他还听见过那些小护士讨论过自己的这双手。

    瞥了眼装鸵鸟的女孩,司慕白轻轻晃了晃头,唇角扬起一丝无奈的笑。

    他万万没想到,有天追老婆,要靠这双手和这张脸了。

    看来他也有靠脸吃饭的时候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