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甜
    午休的教室,除了空调运作的声音,再没其他杂音。

    司慕白没有睡,撑着头看着旁边的女孩,眼里蕴着柔意。他缓缓伸出手,白皙修长的手触碰到女孩温热的脸颊时,仿佛被烫了一下,卷了起来。

    他小心翼翼地探着手,指腹划过女孩嫩滑的脸颊,最后落在那双粉色的唇瓣上时,暗沉着眼摩挲了好一会儿。

    也许是诉说了一番,心里释放了,连着两天没睡好的奚芮安,此刻睡得很沉,对司慕白在她脸上的各种动作,都没有丝毫感觉,这让旁边的人更加放肆了。

    他一会儿捏捏女孩肉肉的脸颊,一会儿又戳了戳,一会儿又捏捏那圆润的耳垂,像得到最喜欢的玩具的小孩儿,一时间玩的不亦乐乎。

    后桌,睡觉的同学幽幽转醒,茫然地抬着头望着前方,看着前面的人骚扰旁边的女同学是,呆愣愣地看着,没反应。

    他眨了眨眼,大脑慢慢清醒,看了看沉睡的副班长,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班长大佬,埋头趴下。

    他肯定还没睡醒,在做梦,这是梦,都是梦。

    默默催眠了自己好一会儿,结果越催眠越清醒,刚刚看见某人骚扰女同学的场面仿佛被刻画在脑海里,连班长大大眼里的温柔,唇边的笑都记得清清楚楚!

    啊啊啊!要不要这么不要脸,刚刚睡醒就迫不得已地看到了屠狗现场。

    李洋生无可恋地趴在桌上。

    没过多久,广播里响起了起床铃。没睡的同学只觉得终于解放了,睡着的同学趴在桌上,迷迷糊糊地望着四周。

    午休结束,班级里慢慢热闹了起来,同学和同学之间叽叽喳喳地说着话。

    奚芮安被吵到了,秀眉皱起,头埋进臂弯里,胳膊堵着耳朵,继续睡。

    司慕白敛着眉扫了眼班里的情况,拿起课表看了眼,下午第一节课是化学。

    他起身,往讲台走去,冷淡的眼神扫过,所有人下意识的闭上了嘴。

    “下午第一节化学,没事把书拿出来预习。”他说完,迈着懒洋洋的步子下台,坐回位置上后,看了眼仍然安睡的奚芮安,眉眼柔和了一些,伸手拿出化学书慢慢翻看。

    看着班长都安静地看书,其他人也不好意思说些没营养的话题。一些憋不住的,纷纷跑出了教室。还留在座位上的,不是没睡醒的就是真的在认真看书的人。

    还有一种,就是女生,一个个拿着书装模作样地看,眼睛却盯着司慕白看。末了,还偷摸摸的和身边的朋友传着纸条,聊着班长大人太帅了,睫毛好长,侧脸太好看等等之类的话题。

    李洋也拉着同桌出了教室,和一群男生站在阳台上聊天。

    “班长怎么突然叫我们预习啊。”有人疑惑地问道。

    开学两个星期,大家都混熟了。而司慕白的管理方式也差不多熟悉了,平时基本不怎么管事。只要别太明目张胆,被老师抓到,他基本都是选择无视。

    这样的管理方式,很快获得了所有人男生的好感。而对女生来说,恨不得司慕白多管管她们。

    “是啊,我都懵了。”

    “不会是老师让他监督我们吧。”

    “不会吧,班长好像不是那样的人。”

    “那怎么突然叫我们预习啊。”

    “……”

    一群人猜来猜去,越猜越奇怪。

    李洋没有说话,靠着墙深思。

    打铃后,副班长好像就被吵到了,接着其他人说话越来越大声,然后班长就突然让他们预习,紧接着班里就安静了。

    他伸着脖子,探头从走廊窗户看去,果然副班长还在睡。

    所以,班长的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让副班长睡得安稳。知道真相的他,有些心痒,恨不得将班长这样做的原因都告诉大家。不过理智告诉他,得憋着。

    李洋再次生无可恋地望天,一个人独自藏着小八卦,却不能和大家一起八卦的感受,简直绝了。

    过了会儿,司慕白拿着两个水杯走出教室,姿态散漫地往开水房走去。

    走廊上的男生在他出现的那一刻静默了几秒,看着他走远,目光落在他手里粉色的水杯上,忍不住嘿嘿一笑。

    “诶,那是副班的水杯。”

    “我就知道班长肯定喜欢副班。”

    “我去,副班还在睡。刚刚不会是因为我们太吵,影响副班睡觉,班长才让我预习的吧。”

    其他人被这句话惊得面面相觑,所有人懵了好几秒,齐齐趴到窗口,看着里面睡得正香的奚芮安。

    唯一知道真相的李洋:……兄弟,你真相了,恭喜你。

    司慕白回来的时候,一群男生趴在窗口,场景颇为壮观,隔壁班都好奇地问在看什么。

    “班长。”所有人齐齐喊道,声音很小,只是人太多,音量重叠就显得有些大了。

    司慕白走过去,从窗户里看着安睡的奚芮安。

    他懒懒地抬眼,清冷的目光从男生们身上扫过,微微挑眉:“都看到了?”

    所有人缩着脖子,点了点头。

    他淡淡道:“知道该怎么做吧。”

    所有人点头,动作统一地捂着嘴。

    司慕白满意地点头,转身进了教室。

    他离开后,隔壁班的还在问他们刚刚到底在看什么。所有人对视了一眼,紧闭着嘴,进了教室。

    奚芮安没睡饱,下午上课没精打采的。有时候一个晃神,这个听漏了,下个就听得半懂不懂的了。最后就发展成,听着听着就开始走神,眼神飘忽地看着四周。

    结果,她就发现,班里许多男生悄咪咪地看着自己,眼神奇怪。见她看过去,还拿着书把脸挡着。

    奚芮安一脸懵圈茫然:……大家今天都是怎么了?

    她咬着粉唇,伸出纤细白嫩的手指戳了戳旁边的人,小声问他:“司慕白,你有没有觉得,今天大家都很奇怪。”

    司慕白低垂着眼眸,看着那粉白的手指,食指和拇指轻轻摩挲,有些手痒地想把那手捏在手里把玩。

    “小脑袋别想太多,专心听课,放学带你去玩。”他勾着手指,在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轻轻敲了下女孩的脑门。

    奚芮安伸手摸着脑门,呆呆地眨巴着眼,看着少年专心听课的侧脸,哦了一声,最后偷偷看了眼其他人,埋头记着笔记。

    而那些盯着两人的围观群众,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塞了一嘴的狗粮。

    女生们星星眼:嗷嗷嗷,班长好温柔噢,副班反应好萌噢。

    男生们:……踢翻这碗狗粮,我们不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