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想陪着你
    天阴沉沉的,厚重的乌云里,偶尔闪过一道闪电。细细密密地雨落下,浸湿了整个城市。

    市医院,一片雪白的病房里,女孩躺在床上。她双眼有些红肿,脸颊上还残留着泪痕。

    “不要——!”

    突然,床上的女孩猛地惊醒,尖叫着从床上弹坐起来。

    她双眼还残留着惊恐,眼瞳无焦距地盯着前方,整个人微微颤抖。

    “别怕,没事了,一切都没事了,安安。”旁边的少年怜惜的将人搂进怀里,感受着怀中颤抖的身体,心疼地抱紧,下颚抵着她的头顶,声音轻柔地安抚。

    这声音将奚芮安拉回现实,她猛地拽住少年衣摆,抬着头,颤声问:“司慕白,我妈妈……我妈妈她没事对不对。”

    女孩声音祈求中带着期盼,她自欺欺人地笑,可眼泪却止不住的顺着眼角落下。

    司慕白抬手轻轻擦去女孩的眼泪,脸上挂着轻柔地笑,嗓音低柔地说道:“没事了,阿姨手术很成功,我带你去看她,好不好。”

    “真的吗?”奚芮安问的小心翼翼,似乎害怕这是一场梦,梦醒了,妈妈没了。

    “真的。”司慕白耐心地安抚,弯腰给女孩穿好鞋,拉着她慢慢走到隔壁的病房。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南黎川守在奚妈妈病房门口,看着出来的两人,终于松了口气。

    奚芮安扯出一抹苍白地笑,伸手抓着南黎川的手,紧的指尖泛白。

    南黎川同样回握,手上那丝痛意,似乎不存在。

    透过窗户,可以看清里面的一切。奚妈妈带着氧气罩,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床沿边上,垂吊着很多线,连接着旁边的机器。

    “安安,那个机器上有个桃心的那一栏,就是阿姨的心跳。”司慕白指着病床旁边的机器说道。

    奚芮安目光从妈妈脸上转移,看着那不时变动的心跳,一颗心终于落地了。

    “叔叔呢。”司慕白看着趴在窗户上盯着机器的女孩,小声问着旁边的人。

    “刚刚有警察找他,去前面谈了。”南黎川说道。

    过了会儿,奚父回来了,他眼眶还有些发红,背微微佝偻着,一下感觉老了好几岁。

    “爸爸。”奚芮安哽咽地喊着,朝父亲扑过去,像寻求宁静港湾的稚鸟。

    “没事了安安,时间不早了,爸爸送你回去,等明天再来看妈妈好不好。”奚父柔声道。

    奚芮安一抽一抽地沉默不语,看着父亲疲惫的面容,点了点头。

    “走吧,小川,慕白,我送你们回去。”

    屋外,雨越下越大,伴随着雷声闪电,整个世界似乎都沉浸了下来,独留它们的声音。

    凌晨三点,乌云滚滚的苍幕下,蓄谋已久的惊雷响彻天际,地面似乎都抖了两下。闪电划破天空,那一瞬间照亮了整个世界。

    奚芮安被雷声惊醒,有些心悸地抱着被子。

    缓了好一会儿,她起身开了灯,打开门出了卧室。

    “爸爸。”

    看着满室的黑暗,她轻声喊了一句,却久久没得到回应。

    奚芮安站在门口发了会儿愣,慢吞吞地打开客厅的灯,又转身去了主卧。

    她敲了敲门,低低喊了声“爸爸”。没得到回应,直接推门而入,里面空无一人。

    房间里,奚芮安静立在一旁,看着熟悉的家,可这一刻却安静的让她有些害怕。她转身回了卧室,抱起床上的海豚去了客厅。

    打开电视,广告的声音打破了屋子里的安静,让整个屋子有了一丝生气。

    另一边,被惊雷吵醒的司慕白睡不着了。

    他起来去了厨房倒了杯水,出来时突然发现对面奚芮安的房间灯亮起了。

    雨密集地落下,整个城市渐渐升起了一层薄雾。凉风从开着的落地窗吹进来,拂过肌肤,凉爽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喟叹一声。

    司慕白放下水杯走到阳台,没有理会飘来的雨浸湿他的碎发。

    他清冷的眉眼透过密集的雨帘,专注深沉地看着那亮着暖黄灯光的窗户半响,才转身离开。

    雨越下越大街道的积水都已经没过脚面至脚裸了。一阵强风刮过来,吹断了树上干枯的树枝,落了一地的狼藉。

    奚芮安抱着海豚,盯着电视发愣。

    突然,门口响起三声富有节奏地敲门声。

    “笃笃笃。”

    突如其来地敲门声让奚芮安一个激灵,几乎用惊吓的眼神紧盯着门口。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这次伴随着一道熟悉的嗓音。

    “安安,是我,司慕白。”门外,少年有些狼狈,风雨太大,一把伞几乎没起到什么作用,半个身子都被打湿了。

    “安安,你睡了吗?”他又说道。

    屋内,奚芮安听见他声音懵了片刻,随即连忙扔开怀里抱着的海豚布偶,跳下沙发,光着脚哒哒地往门口跑去。

    门开了——

    门外,少年拿着的黑色雨伞,雨水顺着伞面滑落,在脚边留下一滩水。

    他湿透的衬衣紧贴着精瘦的身躯,没扣上的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发梢滴落下来的雨滴,顺着脸颊下滑,顺着修长的脖颈,最后落入锁骨凹陷处,停留在那儿,不肯离去。

    他浅笑地望着门内的女孩,一双桃花眼泛着温柔的光,让人忍不住卸下一身的防备。

    他轻声开口,嗓音低柔又带着一丝沙哑,伴随着些许凉风吹入耳膜内,让人忍不住浑身一颤。

    “早安。”他道。

    奚芮安抓着门把的手紧了紧,一双杏眼瞪得老大,带着一丝不可思议又惊喜。

    她张了张嘴,软糯的嗓音带着一丝颤音:“早安。”

    这一幕,就算过去了许多年,她都无法忘记。每每想起,心里就仿佛泡在温暖的温泉里,暖透她的四肢百骸。

    ——

    “叔叔去医院了吗。”

    “嗯。”

    “早餐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想喝粥。”

    ……

    厨房里,一高一矮的背影在升起的白雾衬托下,显得非常温馨。

    早餐不急不缓地做完,也才四点多。两人吃好早餐,翻出保温桶把剩下地装好,一起离开去了医院。

    无人的街道,一高一矮的身影撑着伞慢步走着。

    雨还在下,不似晚上的瓢泼大雨,细若银丝,连接着天地,宛如从天而降的飘渺白纱,模糊了两人的背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