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请家长
    高一一班,一群尖子生难得没有挤在一堆讨论课题,反而聊起了八卦,话题围绕着奚芮安和司慕白展开。

    “我一直以为像这种第一名都是死读书的书呆子。”

    “切,你以为是你呀。学神人长得又帅,篮球打得又好,根本不是一般人好吗。”

    “听说他那个绯闻女友长的挺好看的,好像还是八班的班花诶。”

    听到这里,周月忍不住插嘴讽刺道:“人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学习成绩那么差。整个年级也就七百多人,这次月考才考五百八十六,也不知道这种学渣是怎么进南阳的。”

    “哟周月,你怎么知道啊。”

    “这还不简单,成绩单本就在公告栏贴着。”周月一脸得意,“要我说,这种女生最好自己识趣换个学校,南阳可不是给她谈朋友的地方。”

    田甜就坐在周月旁边,看着越来越多的同学围过来谈八卦,忍不住拉了拉周月,小声说道:“周月,这样背后说人家不太好吧。”

    周月抿起唇,不满地说道:“甜甜,你怕什么,她敢做还不许我们说咯,有本事她别做啊。”

    徐莹莹的位置离周月不远,听着这些八卦,有些苦涩地抿了抿嘴唇,书上的字一个都看不进去。

    “对了,徐莹莹,你初中和那个奚芮安一个学校的,有没有她的什么八卦呀。”周月瞥见沉默不语的女孩,笑着将话题引到她身上。

    班里的其他同学显然也很好奇,一个个起哄地问着,兴致勃勃地看着她,希望能从她嘴里听到一些劲爆的八卦。

    徐莹莹低垂着头,睫毛微微颤了两下,心里各种情绪翻涌。在众多目光之下,她拿着书的手忍不住收紧,指尖泛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不耐烦地勾搭着肩离开,她的声音才缓缓响起。

    “奚芮安在六中很出名,学校的刺头都不敢找她麻烦,听说有个在混社会的姐姐。”徐莹莹手紧握成拳,停顿了两秒,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咬牙继续说。

    “听说她早就有男朋友了,好像姓江。”

    徐莹莹说完,仿佛浑身脱力一般,原本挺直的背弯了下来,呼吸也加重了几分。

    周围发出一阵抽气声,都被徐莹莹说的话惊了。

    高一一班的学生,大多都是南阳初中部尖子班直升上来的,基本都是乖乖学生,平时只听说过那些混社会的一些事,没真正见过。

    “徐莹莹,你以前见过他们打架吗,是不是像电视里那样演的。”有人好奇的问,男生对这种都有一股莫名的热血。

    “是不是真的要去小摊收保护费?”

    “吃饭真的不用给钱吗?”

    面对一群七嘴八舌,越说越离谱的男生,徐莹莹有些招架不住,脸颊羞的泛红。

    她捏着裙摆,大声说道:“我也没见过,不知道。不过最好别去得罪奚芮安,得罪她的,下场都很惨。”话到最后,她声音就越小,不过都准确无误地落入众人耳朵里。

    在其他人还想问的时候,上课铃响了,老师紧随其后走进了教室,所有人乖乖回了位置。

    徐莹莹拿着书,想着刚刚冲动之下说的那些话,顿时有些坐立不安。

    ——

    办公室内,空气几乎凝固,刘老师瞪大了眼看着清隽冷峻的少年,被他的话堵得无法反驳。

    李子清也没想到这个学生胆子这么大。

    不过和其他震惊的老师相比,她内心却难以言喻地升起一股兴奋。

    刘老师年纪太大,思想禁锢。不可否认她教学质量很好,可在对待学生情感这方面还是太过欠缺。

    如果面对的是一个心思敏感胆小的女孩,在接收来自各方面的指责、嘲讽、鄙夷,很有可能患上抑郁。要是严重的,估计还会起轻生的念头。

    所以很多时候,语言其实是一个很可怕的利器。

    正当她准备说两句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人,正是教导主任。

    所有老师顿时紧绷,低着头该干嘛干嘛。

    教导主任面色不太好看,估计也听见了司慕白的那番话。她凌厉的目光直接略过两人,落在李子清身上。

    “打电话叫家长,我在办公室等着。”她冷声道,转头看着司慕白,目光里透着恨铁不成钢,“至于这两位同学,跟我回教室,站着上课,一人一个角落。”

    教导主任不给任何人反驳的机会,说完直接大步离开,高跟鞋敲打着地面,发出笃笃的声响。

    李子清无奈扶额,教导主任没给她一丝解释的机会。她冲俩学生摆手,轻声道:“你们先回去上课,别担心。”

    奚芮安欲言又止,爸爸还在医院照顾妈妈,她不想再给他添麻烦。可好像无论她说什么,都是无用功。

    沮丧地垂着脑袋离开办公室,慢吞吞地往教室走去。结果一个没注意,就撞上了前面不知什么时候,停下来的司慕白的背。

    “怎么不走了?”奚芮安抬起头,澄澈的杏眼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人。

    司慕白轻笑着摸了摸女孩柔软的头,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道:“别担心,我们都没错,叔叔不会怪你的。”

    奚芮安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缓缓点头:“我知道,只是爸爸照顾妈妈已经很辛苦了,我还给他添麻烦。”

    司慕白道:“那就更加努力学习吧,期中考个好成绩,他们一定会喜欢的。”

    奚芮安小鸡逐米似的点头:“嗯。”

    到了教室,教导主任双手环抱地站在门口,看见两人走来,脸色似乎更加难看了。

    她指着教室,冷冷说道:“进去,拿着书到后面,一个一个角。”

    班里,老师暂停讲课,沉默不语地站在一旁,底下,学生们看着班长和副班,面面相觑。

    司慕白和奚芮安面色坦然,沉默不语地拿着书站到教室后面。

    教导主任冷哼一声,锐利的眼扫过整个班,转身离开。

    办公室内,李子清拿着电话拨打两个学生家长的电话,等挂了电话后,无奈叹了口气,起身去了主任办公室。

    奚爸爸接到电话时,懵了一下,挂了电话后,盯着手机久久没回神。

    “怎么了,老奚?”奚妈妈疑惑老公接了个电话怎么魂不守舍的。

    奚爸爸长叹了口气,望着妻子道:“阿琴,安安的老师说咱们女儿早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