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夏家家变
    傍晚,斜下的夕阳还残留着余晖,橘红色的帷幕从天边拉下来,像一帘轻纱,飘荡在天边。

    正直放学时刻,校门口来来往往全是人。奚芮安的名字就像一块磁铁,被人这么一喊,立刻吸引了周围许多人的视线。

    周月挽着田甜的手走在前面,隐约听见奚芮安的名字,连忙停下脚步,回头看去。

    她一脸好奇,兴奋地拉着田甜往回走,站在校门口旁边,等着看热闹。

    门口,周围人停驻了脚步,周围的一切就好像被人按下了暂停键。

    “你来做什么。”奚芮安抿着唇,复杂地看着树下的少年。

    江浩辰看着她,目光微移,落在离她很近的司慕白身上。少年神采依旧,似乎比之前高了些,一张清隽的面容无时无刻不在吸引异性的目光。

    他垂放在两旁的手慢慢收紧,握成拳:“你和他在一起了?”

    少年嗓音有些沉,似乎压抑着什么。盯着女孩的目光带着一丝期盼和渴望,似乎想从她嘴里得到否定的答案。

    奚芮安紧抿这唇瓣,想着那天在商城里碰到的情景,就有些气不过。你都和别人在一起了,还想来管我?

    她气冲冲地说道:“江浩辰,我和谁在一起,跟你有关吗?”

    “就是,你家住大海啊,管那么宽。”南黎川不屑地撇嘴,冲江浩辰抬着下巴,一脸傲慢。

    江浩辰咬着牙,拳头握紧,神色不甘。他目光落在司慕白身上,对方神色淡然,淡淡的目光从他身上略过,似乎他这个人不存在。

    这番姿态,最让江浩辰讨厌,恨不得打碎他脸上的淡漠。

    司慕白确实没将江浩辰放在眼里,他抬起手,修长的手指微微扯开一截衣袖,露出寒玉似的手腕,黑色的表带和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意外的吸引人。

    他看了眼时间,微微转头看着旁边的两人,提醒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去医院。”

    奚芮安哎呀叫了一声,神色有些懊恼:“差点忘记了,我们快走吧。”

    前面公交车站,去医院的公交车刚好到站,她连忙拉着两人往公交车站跑去,从江浩辰上方经过,余光都没给他一点,似乎那只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公交车缓缓启动,慢慢远去,江浩辰依旧停驻在原地,目光眺望着远方。

    许久,他收回目光,迈动有些僵硬的腿,机械似的往公交车站移动。

    南阳校门口,学生们三五成群地站在一起,目光偷偷看着江浩辰,叽叽喳喳的小声交谈。

    周月拉着田甜看完整出戏,这才心满意足地慢慢离开,一路上,她叽叽喳喳说着奚芮安如何如何,听得田甜心里很不舒服。

    天色渐暗,三人在医院看过奚妈妈后,司慕白和南黎川被奚爸爸送走。

    奚芮安乖巧地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着送完人回来的父亲,心里有些忐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奚爸爸坐在病床的另一边,拿起旁边的水杯喝了口水,这才缓缓开口:“说吧,之前谈朋友的事,什么时候开始的。”

    奚芮安瞅着父亲严肃的面容,小心脏跳了跳,嘟了嘟嘴,小声地开始讲述。

    安静的病房里,一家三口围在一起,听着十几岁的女儿软糯地说着自己的感情史,这话画面,莫名的有些怪异。

    奚爸爸:“所以现在分手了?”

    奚芮安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眨巴着水灵灵的杏眼看着父亲,样子乖的不行。

    奚爸爸还想问些问题,却被奚妈妈拦住了,让他先出去。

    等奚爸爸离开后,病房里只剩下母女两人。奚妈妈拐弯抹角地问到想知道的答案后,又给女儿灌输了一些情感教育。

    导致后来司慕白终于把奚芮安追到后,还过了一段时间苦行僧的日子。

    奚芮安回到家时,在楼下遇见了李天睿。

    天色太黑,旁边路灯前两天坏了,如果不是李天睿喊她,估计她也发现不了旁边还有人。

    “怎么一个人回来的,这么晚,外面不安全。”李天睿慢慢走过来,他扔了手里的烟,抬脚碾灭。

    奚芮安惊讶地看着他,呐呐问道:“阿睿哥,你怎么在这里。”说完,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亮了起来,“难道是夏瑶姐回来了?”

    李天睿敛着眉,微微点头:“下午那会我们俩本打算去医院看阿姨,结果在门口遇见了瑶瑶的父亲和继母,她被强行带回家了。”

    奚芮安瞪大了眼,捏着书包带子的手下意识地收紧:“强行?”

    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刚准备说什么,楼上猛地传来一阵巨响,紧接着便传来中年男子的咆哮。

    “夏瑶,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夏瑶尖锐透着绝望的声音响起:“有本事你打死我啊!”

    霹雳哐当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怒吼,听得人心惊胆战。

    奚芮安和李天睿对视了一眼,脸色猛变,连忙狂奔进了单元楼。

    夏家动静闹得太大,旁边挨着的好几户人家都伸了几个脑袋出来,皱着眉说夏海的不是,好好的一个女儿,非得折腾成这样。

    突然,一声尖叫从夏家传出,仿佛要划破天际。

    是夏瑶的声音——

    楼道里,奚芮安和李天睿的心猛地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里扩散。

    跑到五楼,两人喘着气,额头都溢出一层细汗。

    奚芮安拍着门,焦急地叫道:“夏叔叔你开开门,开门啊,夏瑶姐,夏瑶姐,你没事吧。”

    李天睿听见夏瑶叫声后,整个人都慌了,颤抖着手拍门,声音沙哑地喊着:“瑶瑶,瑶瑶,你没事吧。”

    门外,两个人狂拍着门。

    门内,一片狼藉。

    夏瑶在躲避父亲追打的时候,无意间被继母推了一把。她来不及站稳,夏瑶的一巴掌就打了下来。

    她整个人往茶几方向倒去,打翻了放在边缘的开水壶。滚烫的开水滚落而下,灼烧着肌肤,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惨叫出声,在地上打滚。

    继母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懵了一下,哆嗦地拉着夏海说道:“阿海,我、我不是故意的,她冲我撞来,我怕伤着肚子里的孩子。”

    夏海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安抚的拍了拍妻子的手:“你做的很好,我儿子可不能出事。”

    躲在厨房的继妹,缩着身子,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

    夏瑶晃了晃有些发晕的头,耳边听着两人的话,整个心脏仿佛跌入了万丈深渊,冷得发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