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撩和反撩
    奚芮安的话并没太大作用,背后那些人该怎么说还怎么说。

    下午,九班体育课,南黎川本在和几个同学打篮球。篮球被抛的有些远,他小跑过去,刚捡起球就听见树后面的几个女生说奚芮安作弊的八卦。

    再听下去,不免就是一些诋毁讽刺的话。

    南黎川黑着脸,手腕用力将球扔出去。篮球撞击着树干,发出一声碰响,树微微颤动,几片枯叶飘下来。

    那几个女生被吓了一大跳,转身看见那人,一个个红了脸,又心虚的不敢看他。

    南黎川冷冷看着她们,警告道:“管好你们的嘴,再胡说八道,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女生,照揍——不误!”

    几个女生齐齐一颤,盯着南黎川的背影,慌乱的匆匆离开。

    回到球场,南黎川将球扔给同学,说了句不打了后。走到一旁捞起外套和手机,离开了篮球场。

    他匆匆往教学楼跑,因为还在上课,楼梯间里空旷的不行,只有他的脚步声在回荡。

    等跑到八班门口,看着站在讲台上的李子清,瞬间回神了,讪讪地回到自己教室。

    教室里,奚芮安眨巴着眼,奇怪地看了眼从走廊走过去的发小,疑惑地用笔杆子戳了戳头。

    南黎川好像有事呀。

    南黎川在教室里坐不住,拉着教室里的同学问了问关于奚芮安作弊的事。

    “川哥,你才知道啊,我还以为你知道呢。”那人讪笑。

    南黎川不耐烦地说道:“赶紧的,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我是昨天下午听说的,下午那会不是雨停了嘛,我和几个哥们刚从公告栏后面花园抽烟回来。路过公告栏的时候,那里围了一群人。”

    “也不知道是谁报了奚芮安的成绩,立马就有人不相信,说她肯定作弊之类的。然后昨天放学那会儿我就听见许多人都在传这个事。”

    南黎川皱着眉,道:“你没看见是谁报的成绩?”

    那人摇头:“没看见,不过那群人大多都是女生。”

    女生?

    南黎川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觉得发小怎么来了南阳老是遇见这种乱七八糟的事,要是放在六中,谁敢惹。

    操,真他妈烦!

    一群八婆,家都住海边吗,管这么宽。

    他眉头紧锁,从教室里出来,站在八班走廊上,想着等会怎么说这件事。

    奚芮安看见走廊上的人,微微弯下腰,做贼似的拿着笔杆子戳了戳旁边的司慕白。

    司慕白转头看着她,余光从外面的人身上扫过。

    奚芮安小声道:“小川好像心事重重啊,他这次考得不蛮好的吗?”

    司慕白伸出食指在女孩额头上戳了一下,低声道:“小管家婆,乖乖听课,有什么下课再说。”

    奚芮安一脸无辜地眨巴着眼,鼓了鼓腮帮子,郁闷地瘪嘴。

    人家明明是美少女好吗,哪里像管家婆了。

    她瞪了旁边人一眼,做了个鬼脸,这才开心地晃了晃身体。

    只是才开心到一半,就听见李子清点了她的名字。

    “奚芮安,你来翻译我刚刚念的这段文言文的意思。”李子清手拿着试卷,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奚芮安脸有些发燥,连忙抓起试卷看,却不知道老师刚刚念的是哪段。

    她脚底下不断踢着旁边的人,让他江湖救急。

    司慕白垂下眼,敛下眼底的笑。他轻勾了下唇角,修长白皙的手指故意在试卷转了好大一圈,感受着凳子震动更强,这才指了指文言文的某处。

    奚芮安翻译完后,李子清轻点了下头。

    她淡笑道:“很正确,不过也不能骄傲,坐下吧。”

    奚芮安松了口气,见李子清不再看她,坏心思地朝旁边的人伸出魔爪,在他精瘦的腰腹侧掐了一把。

    不过少年肉太紧实了,这轻轻一掐就好比挠痒痒。

    司慕白一把抓住某人作乱的小手,趁着李子清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身体朝旁边倾斜,用着华丽低沉的嗓音小声说道:“安安,你很色呀,吃我豆腐。”

    奚芮安整个人懵了,瞪大了眼看着笑得无耻的少年,脸顿时红了。

    司慕白以为害羞的女孩又要红着脸争辩时,下一秒她的动作让他懵了。

    女孩挣开了被抓住的双手,往前一伸,粉白的指尖灵活地撩开衣摆,狠狠摸了把,感受着少年滚烫的体温,紧实柔滑的肌肤,心里躁得慌,迅速收回爪子。

    看着愣怔的少年,她红着脸小声又得意道:“就吃你豆腐怎么着,你咬我呀。”

    你咬我呀?

    司慕白仿佛被这句话魔障了,迅速抓住女孩柔软白嫩的小手送到嘴边,张嘴轻咬着中指,温热的舌尖故作不经意的从指腹扫过。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指尖上,指腹被湿润的舌轻扫而过,奚芮安脸顿时红了,脑子里轰的一声仿佛烟花炸开。

    她如同触碰到烫山芋一般,迅速收回手。她看着莫名有些痞气的少年,结结巴巴地惊道:“你你你你……”

    司慕白挑眉一笑,修长的手指如同弹钢琴一般轻轻敲着桌面。

    他一脸无辜地说道:“我怎么了,你是你让我咬你的吗。”看着人的桃花眼纯净的不行,似乎在问有什么不对吗。

    奚芮安噎语,红着个脸,紧捏着被咬的手指,只觉得指尖像烤在火炉上,烫的不行。那股子燥热感,似乎从指尖蔓延,传遍四肢百骸,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她埋着头,心里小人咚咚咚地撞着墙,觉得司慕白那话好像也没毛病,都是自己作的。

    司慕白无声一笑,手指摩挲着唇瓣,遮住了克制不住上扬的唇角。

    身后,被秀了一脸的李洋等人都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

    没想到班长居然是这样的班长,班主任上课也敢来一波骚操作,班长大人你这是要上天啊,6666,墙都不扶就服你。

    两人位置靠着走廊的窗,站在外面的南黎川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却看见他一直以为非常君子的老大,突然抓着发小的手,放进嘴里——咬了?!

    咬了——?

    卧槽!!!什么情况?

    南黎川瞬间懵逼,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作弊,满脑子都是——他发小上课被调戏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