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流鼻血
    “今天真的是太险了,也不知道是谁去告的密。”

    奚芮安嘴里含着棒棒糖含糊说话,她走在路沿上,两手张开控制平衡,低头看着脚。

    司慕白走在她边上,一手抓着她的手,一手挽着外套。

    他侧着头看她,夕阳的余晖打在女孩脸上,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映照出一片扇形的阴影。清丽的面容白皙细腻,被阳光照的似乎更加剔透。

    他目光微移,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唇角隐隐上扬。

    “不管谁告的,邱主任没抓到人,肯定气坏了。”他轻笑了一声。

    奚芮安猛地从路沿上跳下来,眼神亮晶晶地看着少年,愉悦道:“对哦,邱主任没抓到人,哈哈哈。”

    开心过后,奚芮安扭头问着少年:“对了,你没受伤吧,我看闫彬好几次打到你了。”

    司慕白睫毛颤了两下,眼底闪过一抹暗芒,唇边扯出一抹无奈的笑:“被你发现了,挨了两拳。”

    奚芮安一听,紧张地拉着他道:“疼不疼啊,要不我们去医院让医生看看吧。”说着,就急匆匆的想拉着人往医院去。

    司慕白一把将人拉住,唇角笑意有些深意:“没什么大事,应该是青了,买点药水揉开就好。只是伤在背后,我自己恐怕够不着。”

    奚芮安认真道:“没事,我帮你。”

    司慕白笑:“好。”

    ——

    回到家,司慕白先给女孩倒了一杯水,这才去把药水找出来。

    奚芮安喝着水,另一只手拿着药水看了半响,抬头刚想说什么,结果就被眼前的一幕呛到了。

    少年修长的手指捏着扣子,一个一个慢慢解开,里头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这半露不露的样子,更让人喷血。因为角度问题,她还瞥见那朱红的小葡萄

    而奚芮安很不幸地被呛的同时,只感觉鼻子一阵发痒,紧接着便是一股热流缓缓蔓延而下。

    唔!

    她瞪大了眼,连忙捂着鼻子。可喉咙处的痒意忍不住,咳嗽接连不断,连带着鼻子里的热流都加快了。

    奚芮安真的是欲哭无泪,想起身去洗手间,却被司慕白给摁住了。

    “怎么了。”少年眉头微微蹙起,桃花眼关心地看着女孩,手从茶几上的抽纸里抽了几张纸递给她。

    只是他弯着腰,还剩两颗扣子的衬衣大开,紧实的肌肉线条,白皙的肌肤里一点红,刺激得女孩鼻子里热流更胜了。

    奚芮安抓着纸巾,可纸巾很快就被红色的血给浸湿了。这落在司慕白眼里,让他懵了一下。

    这可不在他的算计里啊。

    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奚芮安连忙哑着嗓子道:“我要去洗手间。”

    他松了手,女孩噌的一下越过他跑往洗手间,还把门给关上了。

    水声从洗手间里传来,司慕白慢慢回神。

    他坐在沙发上,低头看了眼敞开的衣服,忍不住低笑一声,抬手揉了揉头发。他身体往后仰,靠着沙发,手臂搭在眼眸上,露出止不住上扬的唇角。

    反应真可爱!

    成年后的奚芮安,虽然这方面也会羞涩,可却不会有这么直白的反应。

    厕所内,奚芮安洗干净鼻血,用冷水拍着脸颊,想让温度降下来。可只要一想到刚刚那个画面,脸上的温度就不断爬升。

    唉,美色害人啊!

    不过一想到今天自己还摸过,感受过那肌肤的温度和手感,浑身的血就更加沸腾了。

    唔!

    好羞耻!

    她捂着脸,恨不得将整张脸泡在冷水里降温。

    过好好久,确定自己冷静下来了,才慢慢打开厕所门,伸了个小脑袋出去。

    客厅里,司慕白坐在沙发上,已经把上衣给脱了,露出肩膀,其余都被沙发给遮住了。

    奚芮安握着门把手的手忍不住收紧,又想钻回厕所。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动,沙发上的人就扭过头,站起来朝她走来。

    没了衣服的遮挡,奚芮安看得更加清楚了,少年腹部明显的四块腹肌,另外两块也若隐若现,往下,两条人鱼线也非常明显。

    奚芮安鼻尖动了动,有点痒。她连忙捏住鼻子,头伸回去,想把门给关上,继续冷静冷静。

    结果门还没关上,就被司慕白给拉住了。

    奚芮安急了,伸手去推他,可手触碰到那紧实滚烫的肌肤,如同碰到烫山芋一般,迅速收回。

    “你干嘛呀,让我自己弄就好,你快出去。”女孩娇嗔,脸颊泛红地往后退,眼神游离不敢看光着上身的少年。

    司慕白眼底闪过一丝笑,面上却装着担忧。

    他朝女孩伸手,对方还想躲,可洗手间就这么大,能躲到哪里。

    “你躲什么。”司慕白拉着女孩,将她的头抬起,打开冷水沾湿手,在她脖子后面拍了拍。又从一旁架子上抽出纸,卷起来塞进女孩鼻孔里。

    “这不就是好了吗。”他笑道,“没事,应该是上火了,回去吃点清火的就好。”

    他说到上火两个字时,眼底笑意加深。

    奚芮安捂着鼻子瞪了他一眼,娇嗔道:“哎呀你好烦呀,快出去,我帮你擦完药就回家。”

    两人从洗手间里出来,上药又是一翻折腾。

    奚芮安害羞,碰着那肌肤,浑身就坐立难安,导致力道太轻,揉了大半天都没什么效果。

    司慕白趴在沙发上,脸埋进臂弯里,抓着沙发的手微微扣紧。感受背上出动神经的感觉,有点酸痛,有点酥麻。

    司慕白忍不住苦笑,自作孽不可活啊。

    在这么继续下去,总感觉会出事,而且这个年纪,本就是容易冲动的年纪。

    他哑着嗓音,无奈道:“安安,你不用点力,是想揉到明天吗。”

    奚芮安红着脸啊了一声,羞涩地小声道:“我知道了。”

    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总算赶在饭点前回到了家。因为之前司慕白补习,奚爸奚妈都习惯女儿晚归了,也没多问。

    奚芮安松了口气,吃过饭后立马回了房间。

    她坐在书桌前拿出英语书准备背单词,可看着书上的字母,脑子里全是少年裸着上身的画面。

    她往床上一扑,抱着海豚翻来覆去打滚。

    啊啊啊啊啊!!!

    要死了,只要想想都觉得脸红,感觉以后都不能面对司慕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