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乖儿子
    “邱主任!”李子清突然大声喊道,成功让邱主任愣了一下。

    李子清又道,这会声音缓和了些:“邱主任,关于作弊打架都是谣言,还是先让司慕白他们先说说情况吧。”

    邱主任顿时眼睛一瞪,认为自己被一个小老师给扶了面子,脸色有些难看地说道:“李老师,难不成我还诬蔑他们不成,这几个学生可是说的清清楚楚。”

    突然,一声嗤笑传来,引得所有人朝声音来源看去。

    少年面色清冷,唇角微微勾起一丝嘲弄的弧度,就连微微上挑的眼尾,都透着不屑讽刺。

    看着他,邱主任怒气瞬间就上来了,她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少年清冷的嗓音打断。

    他道:“邱主任,谣言本就从这些人嘴里传出来的,你问他们事情真相,不觉得好笑吗。”

    邱主任怒道:“难道奚芮安这次的成绩不是你帮忙的吗!”

    司慕白轻笑一声,不急不缓地点头,认真道:“自然是我帮忙的。”

    邱主任立即笑了,略带得意地看着李子清道:“李老师,你看你学生自己也承认了。”

    李子清:……这么蠢的人,是怎么当上主任的?!

    不等邱主任继续说,司慕白又开口了。

    他懒洋洋地靠在办公桌旁,两手环胸,略有些傲慢地扬了扬下颚,缓声道:“奚芮安这次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我自然功不可没。毕竟前前后后,我辛辛苦苦给她补习了一个月,如果还考不好,那她也不可能被南阳录取。”

    “邱主任还想知道什么,哦,还有打架。”

    少年轻笑一声,微微晃了下头继续道:“我们可是朋友,怎么会打架呢,那不过是切磋而已。”

    “至于他来告白,难不成还是我们逼他来的?他又不是机器人,有腿有脑子,又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他摊了摊手,一脸无辜。

    奚芮安看着邱主任涨如同猪肝的脸色,忍不住想笑。她抿着嘴垂下头,肩膀微微颤抖,憋得辛苦。

    邱主任怒不可遏,气得浑身发抖:“谎话连篇!”

    奚芮安抬头,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说道:“邱主任,你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们呢。”

    邱主任气的胸口不断起伏,大口出气。

    奚芮安又道:“如果你不相信我的成绩,我可以现场现场做题。”

    司慕白也附和道:“我也可以请那位朋友来澄清事实。”

    邱主任:“你、你们……”

    李子清连忙给她顺气,然后对着俩学生道:“行,就按照你们说的办法来办。”

    半个小时后,奚芮安乖乖地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手里的试卷。

    她粉白的手指握着笔,抬头望着坐在对面盯着她的邱主任说道:“邱主任,如果我证明我自己并没有作弊,你必须在全校面前澄清这件事,归还我名誉。”

    邱主任冷笑一声:“好啊,只要你做出来的试卷成绩和你考试分数相差不大,我就在全校面前澄清这件事。”

    奚芮安放心了,温软一笑,垂下头认真的开始做试卷。

    期中考试试卷已经发下来两三天了,老师也已经讲了一部分了。邱主任自然不会让奚芮安钻空子,所以拿出来的试题是另外一套。

    不过这些题,不管怎么变,都变不到哪里去。

    奚芮安胸有成竹,认真起来完全无视了邱主任,沉浸在题海里,旁边的草稿纸写满一张又一张。

    另一边,被放回去的学生将奚芮安重考的事放了出去,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趁着下课,有的学生偷偷跑到邱主任办公室来围观。

    “诶诶,看见了吗?”

    “看见了,还真在做。”

    “我也看见了,灭绝师太盯着呢。”

    “真佩服奚芮安,灭绝师太这样盯着都能做题,真英雄。”

    窗户下,一群人排排蹲着,冒了个黑溜溜的脑袋往里面看。看了眼又迅速蹲下,就怕被发现。

    八班走廊上,学校两大帅哥站在一起,让附近两个班的女生一饱眼福。

    “老大,你觉得小安子能行吗?”南黎川撑着头,有些担心。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这次能考这么好,除了司慕白的补习之外,还有一部分是运气。

    司慕白斜睨了他一眼,轻风云淡地看着远方,淡声道:“能。”

    这时,李洋从楼梯间走出来。

    他看见司慕白,连忙凑上去,巴拉巴拉地说道:“班长,那灭绝师太太欺负人了,像看犯人一样盯着副班。这样盯着,我都感觉头皮发麻,还怎么可能还能安下心来做题嘛。”

    ——

    下午第二节下课,司慕白给闫彬打了电话。

    “谁啊,有话还说有屁快放!”

    电话那头,闫彬似乎还没睡醒,语气特别冲。

    司慕白轻挑了下没,修长的手指慢悠悠地敲着桌面,薄唇轻启,戏谑道:“乖儿子,叫爸爸。”

    啪,嘟嘟声传来,电话被挂断了。

    司慕白轻笑一声,没拨回去,合上手机放在桌上,拿出一本书开始给奚芮安写笔记。

    职高那边,闫彬挂了电话后,骂了句有病后,翻了个头继续睡。

    结果刚眯了几秒,他蹭的一下睁开眼,翻开手机看见那个陌生来电,又回忆了下之前那个有些熟悉的嗓音,顿时浑身不自在。

    他烦躁地撑着头,盯着手机,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

    这时,前面传来声音。

    “彬哥,走去打球。”

    闫彬烦躁地拧眉:“不去。”他一把抓起手机,微微驼着背,吊儿郎当地出了教室。

    走到一处人少的地方,他翻开手机,盯着那串数字看了好几秒,咬牙拨过去。

    八班教室,司慕白感受着桌子的震动,拿着笔的手顿了一下。他微微勾唇,放下笔拿出手机,看着那串熟悉的梳子,慢悠悠地接起电话。

    散漫的嗓音透过听筒传到闫彬耳朵里,内容却让他有种想摔手机的冲动。

    “乖儿子,睡醒了?”

    闫彬眉头跳了跳,憋屈地说道:“司慕白,找我什么事。”他可不相信没事这人会给他打电话。

    司慕白轻笑一声,单刀直入地步入主题:“来一趟南阳,把你昨天惹出来的乱子解决了。”

    “记住,我们是朋友,昨天只是切磋,其他你随意发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