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摁着打
    闫彬到南阳的时候,恰巧是第三节课下课。

    一身夹克风的他出现在南阳,格外惹人注目,那张硬朗的面容有些坏坏的痞帅,走廊上女生趴了一排。

    “职高校草闫彬,长的确实蛮帅的。”

    “切,还没学神帅呢。”

    “他跑我们学校来干什么?不会又是告白吧。”

    所有人面面相觑。

    突然,另一个惹人注目的身影出现了,引得一群女生低声惊呼。

    “是学神。”

    “啊,难道学神又要找闫彬打架吗?”

    “我昨天没看见,听说打得特别帅,后来教导主任去了,结果一个人都没抓到。”

    “……”

    操场上,闫彬烦躁地站在一旁。他绝不承认是因为南阳太大,找不到地方。

    司慕白是接到闫彬的电话这才出现在这里。

    他看着前面装酷的小屁孩,扬眉道:“乖儿子,还不跟爸爸走。”

    闫彬瞪着眼,气冲冲地说道:“喂司慕白,你别太过分了,小心等会我不知道就说了什么。”

    司慕白手臂一扬,搭在闫彬肩上,大掌抓着另一边的肩头,微微用力,面上却带着淡淡的笑。

    “嗯?你想说什么。”

    闫彬顿时感觉肩头隐隐发疼,连带着昨天被打的地方头开始疼了起来。

    他咬着牙看着笑的云淡清风的少年,觉得这就是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表面装得绅士无辜。

    “我们是朋友,昨天只是切磋。”他道。

    司慕白笑:“嗯,真乖。”

    闫彬活动了下肩膀,又贱兮兮地说道:“什么时候我们再比一次,这次你不能让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被我打的那两圈完全可以避开的。”

    司慕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周放假,有时间再通知你。”

    “行。”

    两人直接去了邱主任办公室。

    办公室内,做了一天试卷的奚芮安头有些发胀。好在灭绝师太还有点人性,没有让她写完所有科目的视线,只是挑了其中的几科。

    只是就算只有几科,她也做了将近一天。

    司慕白和闫彬到办公室的时候,几个老师正坐在一旁改试卷,邱主任在一边盯着。

    看见两人,邱主任顿时沉下脸,起身往外走。

    办公室外,三人对立而站。司慕白仿佛没看见邱主任难看的脸,淡笑地介绍旁边的人。

    “邱主任,这就是闫彬。”

    闫彬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冲邱主任咧嘴一笑。

    邱主任当然认识他,想着昨天这学生那嚣张的模样,看他的眼神更加不善了。

    她冷声道:“这位同学,昨天你和司慕白是在聚众打架对吧。”

    闫彬嗤笑一声,漫不经心地说道:“这位老师,我和司慕白可是好朋友,昨天不过是好朋友许久不见切磋一下,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聚众打架呢?”

    “就我们俩,拿来的聚众。围观的那些人,还都是你们南阳的三好学生呢。”

    听完这话的邱主任脸色更加难看了,冷冷扫了眼司慕白,说道:“你确定你还要撒谎,你的这位好兄弟可是已经把事实都告诉我了。”

    闫彬听完睁大了眼,似乎非常惊讶地看着司慕白。看到这里,邱主任有些得意的勾起唇角,等着他后面的话。

    闫彬:“说什么啊,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难不成还有另外一个版本。”

    司慕白余光扫了眼,唇角似笑非笑地扬起,觉得这人才真的能装。

    闫彬冲他挤眉弄眼,一脸的得意。

    邱主任看着明目张胆的两人,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那校门口表白呢。”她道。

    闫彬双手交叉放在后脑勺,看着邱主任,无所谓地说道:“你说这个啊,我正在追求奚芮安同学呢,可她好像不太喜欢我。”

    邱主任又被气得浑身发抖,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转悠,最后气急道:“职高的学生,果然没一个好的!”

    说完,就甩脸走人。

    闫彬冲着她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抬起手肘撞了下旁边的人,嫌弃说道:“你们学校的教导主任是不是更年期到了,这么易燃易爆。还不如我们职高的教导主任呢,是个风韵犹存的美女哟。”

    司慕白:“你可以回校了。”

    闫彬:“喂,用完就丢,你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司慕白头也不回地摆手。

    闫彬不甘心地追上去:“放假记得约我,我随时恭候。”

    两人渐渐走远,主任办公室内,几个老师也改完试卷了。

    “主任,奚芮安进步确实很快,解题步骤条理清晰,而且成绩和期中考试并没差太多。”说话的是一位男老师,据奚芮安所知,这位老师是教一二班的数学老师。

    其他老师的话都差不多,邱主任听完后,拿着试卷看了半响,才面无表情地看着奚芮安:“确实有点小聪明,这件事就算过了,以后安分点。”

    奚芮安扬起唇角,软绵一笑:“主任,那您记得帮我澄清哟。”

    她直接忽略邱主任的最后一句话,愉悦地走出了办公室。看着外面一片澄澈的蓝天白云,忍不住撑了个懒腰,舒服地吸了口新鲜空气。

    次日课间操结束后,邱主任上台澄清了奚芮安作弊一事,并勒令同学以后不得胡乱传谣言。

    这件事算是结束了,奚芮安后面几天日子过得非常轻松,除了两件事。

    她有点不敢单独和司慕白相处,还有就是,闫彬似乎铁了心了,每天放学都骑着他的摩托车,拿着一支玫瑰花来表白。

    偏偏他也不干其他的,送了花,日常表白后,就潇洒地开着招摇的摩托车离开了,弄得奚芮安也很无奈。

    又是一周双休,司慕白难得没有约奚芮安补习。他也没有约闫彬,反而直接找上了门。

    闫彬刚准备出门,就看见门口的谦谦公子。他愣了一下,随即扬起笑:“哟,你怎么找到我家里来了。”

    司慕白淡淡看着他,说道:“你不是想再打一场吗,走吧。”

    说着,就直接跨进武馆大门。

    这一天,闫彬被司慕白揍惨了,整个人鼻青脸肿的,看得周围围观的武馆学徒们都觉得疼。

    “再来。”司慕白喘了口气道。

    闫彬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汗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听着这话,他连忙摇头:“不来了,不来了。”

    司慕白蹲下身看着他,道:“还打奚芮安的主意吗。”

    闫彬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连摇头,心里直呼暴君,恶霸。

    而奚芮安,在放学好几天没见到闫彬后,开心的请一堆人去吃烧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