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不小心被撩了
    下午放学后,三个人去了校门口附近的一家牛肉粉店。这个时候,来来往往最多的就是学生。

    司慕白走在前头,抬手撩起饭点门口的透明门帘。等奚芮安走进去后,他唇角不着痕迹地扬起一丝弧度,手轻轻松开,毫无预兆地放下门帘,让走在最后的南黎川,没有丝毫反应的被门帘拍脸拍个正着。

    啪!

    声音有点响,南黎川捂着额头嗷了一声。

    司慕白见此,一脸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手滑了。”

    南黎川撩开门帘进来,不在意地摆手:“没事,也不疼。”

    司慕白轻轻勾了下唇角,点头往里走。

    今天的天格外的冷,就算站在太阳底下,冷风吹过,还是像没穿衣服一样,冷得发抖。所以相比饭菜,带汤水的牛肉粉面条之类的,更受欢迎,所以店内的位置几乎都快坐满了。

    三人进来的时候,还吸引了店里大半学生的目光,女生们两眼亮晶晶地偷看着两个男生。而在座的男生,则悄悄打量着奚芮安,和身边好兄弟窃窃私语。

    三人坐在最里头靠墙的位置,南黎川把奶茶放在桌上后,就去了洗手间。

    奚芮安点了三份酸菜牛肉粉后,四处张望了一下,看着别人桌上的粉丝,忍不住口齿生津。

    她小声道:“这家牛肉粉真的超好吃,是我最爱的食物之一。”

    司慕白淡笑道:“b市也有很多好吃的,等你去了那里,我带你去吃。”

    奚芮安闪着lingling的眼睛,兴奋地点头:“好呀好呀。”

    司慕白无奈一笑,他抬头看了一圈店里的东西,目光停在左上方的开水桶。

    他起身走过去,弯腰取出一个杯子,接了杯水,指腹隔着陶瓷感受了水的温度,神色略带满意。

    奚芮安好奇地看着他,见他接了杯水回来,大概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司慕白将水杯放在桌上,从筷子筒里取出三双筷子放进水杯里泡着。

    奚芮安眨巴着眼,微微俯身,凑近他小声道:“司慕白,你是不是有洁癖呀。”

    今天下午上课前,两人回教室时路过洗手水池,她就见他站在水池旁边,洗着右手,仔细的连指甲缝都不放过。

    再往前,和闫彬他们打完篮球,也洗了好久的手。平时出去吃饭,也会提前烫筷子,身上也永远是干净清爽的薄荷味。

    这样的他,和奚芮安以前认识的那些男生,完全不一样,打破了她对男生的认知。

    原来男生也是能干干净净的,而不是臭烘烘的。

    司慕白拿着筷子的手微微僵了一下,神色控制不住的冷凝,似乎想起了不太好的回忆。

    他微微垂头,睫毛敛下,遮住眼底喷涌的复杂情绪。

    重生前,有关他洁癖的事,奚芮安不止抱怨过一次。最初还比较轻微,等当了医生后,洁癖就愈演愈烈,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重生后,有些习惯都是下意识的。不过离婚后,有些东西崩塌了,回家后什么都不管,直接躺在两人曾经相拥而睡的大床上,那些所谓严重洁癖,似乎消失了一般。

    倒是现在,有奚芮安在身边,一些习惯又渐渐回来了。

    见人半响不吭声,奚芮安疑惑地歪头,伸手在桌上敲了两下问道:“怎么了?”

    司慕白回神,收敛情绪,勾着唇淡笑道:“没什么,你不喜欢有洁癖的人吗?”

    奚芮安愣愣地眨巴着眼,仔细想了一下,说道:“没有啦,你这样挺好的,干干净净的,不像有的男生,一周都不会洗头的,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这个时候的她,完全没有体会过和一个严重洁癖的人生活在一起有多无奈和可怕。只是简单认为干净,注意卫生。

    奚芮安的话取悦了司慕白,让他略显冷硬的面容柔和下来。

    他扫了眼桌上的醋和南黎川的奶茶,唇角突然扬起一丝坏笑。

    他低声道:“安安,想不想整蛊一下小川。”

    奚芮安惊得瞪圆了眼,讶异的小声说道:“怎么整蛊他啊?”

    司慕白看见女孩可爱的模样,嘴里发出一声短促地轻笑。他伸手将南黎川的奶茶吸管抽出来,拿起一旁的醋,将瓶嘴对着吸管扎出来的孔,慢慢往里倒。

    司慕白动作迅速,倒完后,插上吸管搅拌了两下,将奶茶放回原位。

    他竖起食指放在唇中央,白皙的手指衬托得那薄唇更加殷红了,有些惑人。

    奚芮安看愣了凉面,连忙移开眼神,手握成拳抵在唇边,有点不敢看他。当目光落在奶茶上,又有些幸灾乐祸,期待等会南黎川的反应。

    这时,老板娘端着两碗牛肉粉过来,脸上满是热情的笑:“两位小同学,你们的牛肉粉好了。”

    奚芮安注意力立马被转移,连忙伸手去接……

    司慕白见那不断冒着白烟的碗,想阻止女孩的动作,却慢了一步。

    “小心烫!”

    “嘶。”

    女孩粉白的指尖刚触碰到碗边缘,就如同触电般的收回来,连忙放在嘴边吹了吹。

    司慕白敛眉,伸手抓过女孩的小手:“有点红,吹吹就不疼了。”他微微低头,冲指尖吹气。

    微热的气息喷洒在指尖上,没有吹走热度,反而有上升的趋势,隐隐发烫,还有一丝丝酥麻感。

    司慕白反应太快,奚芮安都有些意外,有些呆愣地看着少年。

    少年满脸的专注认真,有种他手里是他最心爱的宝贝的错觉。

    这个错觉让奚芮安心跳莫名加快,白嫩的脸上染上一丝粉色,羞涩地垂下头。

    两人周身仿佛冒着粉红泡泡,不过旁边却站着煞风景的老板娘大婶。

    老板娘道:“哎哟小姑娘你没烫着吧,你哥哥真疼你。”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奚芮安立马回神,连忙收回手,冲老板娘摇头,小声软糯道:“没烫着,已经不疼了。”

    老板娘点头,又转身去把第三碗端过来。

    倒是司慕白,手里娇软的小手没了,心里有些不开心。

    他对奚芮安柔声说道:“别着急,它又不会跑。”

    奚芮安拿着筷子搅拌了两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说道:“知道啦。”

    女孩夹了几根米线,低头嘟着嘴轻轻吹气。而有着成年人灵魂的少年,看见那粉嫩的小舌,眸色暗了暗,莫名有些燥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