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悄悄靠近你
    音乐教室里,一阵悦耳的音乐隐隐约约穿出,门口蹲着几个穿着厚厚衣服的人。他们趴在门上,耳朵紧贴着门,聚精会神地听着里面传来的钢琴声。

    司慕白穿着驼色的大衣,端正地坐在钢琴前,莹白的光错落映在他脸上,显得格外柔和,像书画中的清贵少年。

    他低垂着眸,修长白皙的手指轻快的在黑白琴键上游走,悦耳动听的音乐从他指尖流泻出来。

    一段音乐结束后,安静的音乐教室里响起一阵把掌声。

    奚芮安坐在一旁,双手合十,一脸崇拜地看着清隽少年,嗓音软糯地说道:“司慕白,你太厉害了,好好听。”

    司慕白浅笑:“拿着歌词试试。”

    奚芮安乖巧点头,拿起钢琴上的歌词单,挡着半张脸,有些忐忑的吸了口气,羞涩地说道:“等会要是唱的不好,你可不能笑我。”

    司慕白低笑:“不会,你最棒。”

    奚芮安眨巴着眼,脸微微泛红,轻咳一声,低下头看歌词。

    司慕白拿着手机,摁下音乐的播放键,轻缓悦耳的前调慢悠悠地响起。

    奚芮安手拿着纸,食指跟着音乐节拍轻轻敲着纸张边缘。

    “谁在最需要的时候轻轻拍着我的肩,谁在最快乐的时候愿意和我分享……”女孩声音轻软地唱着,透着天真纯洁。有些空档的教室里,回音环绕,仿佛好几个人的几重唱,婉转动听。

    钢琴旁,清隽少年浅笑吟吟,微微歪着头,目光专注地看着女孩,幽深漆黑的眸子里,倒映着女孩的身影。

    两段清唱过后,钢琴声加入进来。少年眼眸微微敛上,唇角上扬,修长的手指轻快的在黑白琴键上跳动,琴音悠悠扬扬,和轻软的嗓音交织在一起,异常和谐。

    窗外,阳光倾泻而下,淡金色的阳光在地板上洒下一大片。微风轻轻吹拂,白色的纱帘轻轻晃动,在空中荡出漂亮的弧度。

    音乐教室窗户正对的对面那栋楼,田甜站在走廊上,拿着作业本的手微微收紧,有些失神地看着音乐教室里的两个人。想着那天毫不留情拒绝和她练习的少年,心里憋的难受,嘴唇被她紧咬着。

    “甜甜,看什么呢。”周月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见好朋友站在走廊上发呆,有些好奇地走上去。顺着田甜的视线看去,就见到音乐教室里两个异常和谐的身影。

    她撇了撇嘴,酸溜溜地说道:“也不知道这奚芮安哪里好,成绩也就那样。你说司慕白是不是眼神有问题,找个这样的女生。”

    田甜抿唇道:“别乱说,他们俩没谈。”

    周月瞪大了眼,咋呼地说道:“我哪里乱说了,你看看他们俩,整天黏黏糊糊,形影不离的,这还不叫谈?那怎么叫谈。”

    田甜敛下眼,睫毛颤抖了两下,嘴唇抿的紧巴巴,抱着课本的手越抓越紧。

    “行了,快回教室吧,要上课了。”说完,她低着头快步离开。周月看了眼音乐教室的人,哼了一声,跟着田甜离开。

    音乐教室里,一首结束后,清脆的把掌声响起,搞得奚芮安不好意思地挡着脸,露出一双水雾朦胧的大眼睛看着少年。

    “很好听。”少年嗓音低沉悦耳。

    奚芮安惊喜,一双眼仿佛被点亮一般,亮晶晶的:“真的吗!”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又到了双休日,学生三五成群的吆喝着去玩,勾搭着朋友的肩,嬉笑打闹。

    教学楼走廊上,田甜拿着主持人说辞轻声念着,路过的同学和她打了招呼就匆匆和朋友离开,没过多久,教室里的人就走的差不多了。

    周月趴在旁边,听着旁边田甜宛如念经的语调,无聊地看着下面的人。突然,她眼睛一亮,拍了拍身边的人说道:“甜甜,司慕白他们都走了,我们也赶紧回去吧,你回去再练呗。”

    ——

    临近傍晚,太阳斜下,淡金色的阳光没有丝毫威力,落在身上带着一丝丝暖意。

    校门口,女生们三两成群,互相挽着对方,一个个悄咪咪地看着侧前方的司慕白。她们脸上带着羞怯的笑,低头窃窃私语,推囔着对方。

    奚芮安围巾遮住半张脸,露出的一双大眼睛扫了眼周边女生,又看向淡然清贵、不为所动的少年,弯了弯眼眸,心情莫名愉悦。

    她凑近少年说道:“现在时间这么早,我们真的不去练曲子吗?南黎川都去音乐教室练习了。”

    司慕白侧头,手懒散地搭在女孩肩上,挑眉道:“带你去个地方,跟我走。”

    两人往校门口的停车棚走去,奚芮安有些疑惑来这里干嘛。还没来得及问,就见司慕白掏出一串钥匙走上前,停在一辆银白色的自行车前,弯腰开锁。

    奚芮安讶异道:“司慕白,你哪来的车啊。”

    司慕白:“上周买的。”他将车推出来,拍了拍后座,“上车。”

    奚芮安杏眼弯成月牙状,一脸欢喜的上前,坐上车后,还蹭了两下。

    司慕白上车,背脊微微弓着,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抓紧我。”随着话音落下,他脚猛地用力蹬,自行车蹭的一下冲了出去。

    “呀!”奚芮安惊呼一声,双手下意识地紧抱着少年精瘦有力的腰身,头贴着他的背。触感有点硬,意外的宽厚,很有安全感,恍然有种想一直这样靠着。

    自行车拐入车道,速度放缓,街旁的树缓缓倒退,微冷的风迎面而来,被前面少年完全遮挡。

    “安安,把手放我兜里。”司慕白低眸扫了眼放在腰间的两只小手,淡粉色的薄唇微不可查地上扬。风迎面吹来,他柔软的黑色碎发轻轻晃动。

    奚芮安愣征了一下,微微仰着头,看着少年的后脑勺。片刻后,她脸颊微微泛红,抓着对方衣服的手慢慢松开,朝少年衣兜里伸过去。

    手放进温暖的衣兜里,暖意仿佛从指尖传遍四肢百骸,充血的心脏跳动加快,像揣了一个小鹿在怀里。

    “抱紧咯,要加速了!”

    低沉染笑的嗓音落下,速度猛地加快,迎面而来的风更加大。

    奚芮安下意识的抱紧,头慢慢贴在少年的背上,枕着柔软的大衣,唇角上扬。看着不断倒退的房屋和树木,有种处于云端的感觉。

    似乎感觉到背后人的动作,司慕白又提速,脚踩得似乎只能看见残影。

    一个弯道,车身斜下,有种要摔下去的错觉,使得奚芮安忍不住惊叫一声。

    “啊啊啊,司慕白,慢点、慢点,要掉下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