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美色害人
    “啊啊啊啊……!”斜坡拐角,一声尖叫响起,“让让,快让开,刹车失灵了!”

    女孩惊慌的声音传来,两旁的人快速地闪开,还有的大爷大声吆喝,让人帮忙拉人。

    银白色的自行车从旁边街道飞快行驶出来,听见声音,骑车的少年下意识地停下踩踏的脚,抬头看去。见歪歪扭扭,一脸慌乱失措的女孩,骑着自行车直冲而来。又因为斜坡的关系,速度之快,仿佛下一秒就能撞上。

    电光火石之间,少年下意识地拧着手把往旁边拐,两手抓住刹车,慢慢将速度慢下来。

    自行车后面,奚芮安还有些懵,发愣了看着前面骑着车的女孩。见她拿脚去刹车,车身不稳地歪歪斜斜,下意识地喊道:“车要倒了,小心!”

    碰……

    随着话音落下,自行车前轮撞到地面上一块凸起的地方,整个车身失去控制,倒了下去,滑到司慕白脚边,后车轮滋啦滋啦一直转个不停。女孩尖叫一声,下意识的松开手把,整个人随车倒下,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堪堪停下。

    女孩一身嫩黄色的羽绒服滚了两圈,已经有点灰扑扑的。她趴在地上半响,才有了点反应,发出一声低低的痛吟。

    奚芮安反应过来,连忙下车跑上前:“同学,有没有哪里疼?还起得来吗。”她伸着手,想去扶人,又怕自己不小心弄伤女孩,两只手僵在空中,无处安放。

    那边,司慕白将车放好,快步走过来。女孩低低痛吟,抱着胳膊转过来,带着哭腔说道:“手、手疼,脚疼!”

    奚芮安:“我打120。”她放下书包找手机,肩膀突然被人握住,她转头就撞进司慕白冷静的眼瞳里。

    司慕白道:“别着急。”他声音放缓,安抚地揉了揉她的头,转身去检查女孩的情况。

    少年清隽的面容上全是冷静严峻,让人莫名的安心。他修长的手指落在女孩脚环上,按了按某处,问道:“这里疼吗?”

    女孩看着帅气冷峻的少年,一时间愣住了,直到对方问话,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小声回道:“不疼。”

    “这里呢。”他又换了个地方按。

    “嘶……”女孩咬着牙倒吸一口冷气,原本因为害羞泛红的脸,尽数褪去血色,微微发白,“疼。”

    “没什么大问题,扭到了。”司慕白淡淡说道,又起身换了个位置,蹲在女孩手边,去检查手臂的问题。同样的话他又问了一遍,女孩羞答答地回了他同样的问题。

    奚芮安打完电话,转头就看见一脸羞哒哒的女孩,偷偷看着少年精致认真的侧脸。她微微抿唇,忽略心底有那么一丝微不可查的不舒服,开口问道:“司慕白,这同学没事吧。”

    司慕白站起来,脚步微微往后退了半步,将自己和地上的女孩距离拉开,才开口回她:“没什么大问题,扭到了。”

    路边跑过来的大爷大妈松了口气,七嘴八舌地说着“以后注意点”之类的话。

    奚芮安也松了口气,走到司慕白身边拉着他的手,讶异地说道:“司慕白,你还会看病啊?”

    司慕白微微侧头,朝奚芮安轻挑了下眉,淡笑道:“我爸是医生,从小耳濡目染,小伤小痛能看看。”

    奚芮安抓着少年的手,一脸崇拜地看着他,低呼道:“司慕白你太厉害了,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啊!”

    司慕白勾着唇笑,眼底闪过一丝痞气,微微弯下腰,靠近女孩的耳畔,用着低沉华丽的声线,小声说道:“我不会生孩子。”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敏感的耳蜗处,仿佛触电般的感觉,一直蔓延至全身。低沉华丽的嗓音,透着不符合他年纪的性感,钻入耳内,有种耳朵怀孕的错觉。

    奚芮安只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仿佛在欢舞。她一脸懵逼地转头看着满脸写着认真的少年,呆了一下。

    这话好像说的没毛病!

    “呵呵。”奚芮安干巴巴地笑了两声,眨巴着眼,认真回他,“你是男生嘛。”

    “噗嗤。”短促的低笑从胸腔发出来,笑容在少年脸上散开,柔化了有些冷硬的轮廓,桃花眼眼尾因为愉悦而微微上扬,眼神迷离,似醉非醉,异常惑人,“安安,你真可爱。”

    染笑的嗓音低沉迷人,如同情人间低语呢喃,让人忍不住脸红心跳。

    奚芮安被撩的红了脸,羞恼地甩开他的手,瞪了眼他,娇哼道:“司慕白,你变坏了,居然欺负我。”

    司慕白眨了眨迷离的桃花眼,无辜道:“我不是在夸你吗,哪里欺负你了。”

    奚芮安扭过头,小声嘀咕:“明明就欺负了。”

    司慕白失笑,看着女孩的眼里,有她看不见的宠溺。

    坐在地上被一群大爷大妈说教一番的女孩被解放后,就看见原本帅气冷峻的少年,此时正满脸笑容的和长相清丽可爱的女孩说笑。她抿着唇,心里很不舒服,瞪了奚芮安一眼,就冲司慕白羞哒哒地说话。

    “同学,今天太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是哪个学校的啊,留个电话吧,等我好了我请你吃饭。”她冲少年眨眼,一副娇羞的样子,看得奚芮安目瞪口呆。

    她看了眼地上羞哒哒的女孩,又看了眼蹙眉的司慕白,一脸懵。

    什么鬼?

    什么叫要是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难道她不是人吗!

    司慕白冷淡地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救护车应该快来了,我们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他牵起奚芮安的手,转身朝停靠在一旁的自行车走去。

    奚芮安呆呆地眨巴着眼,扭头看着地上的女孩,见她瞪自己,忍不住皱眉,觉得真是好心没好报,救了人连声谢谢都没有,还瞪她。

    女孩目光一直追随着司慕白的背影,司慕白就像没感觉,载着奚芮安慢慢远去。

    奚芮安手揣在司慕白兜里,拍了拍他腹部,嘟囔道:“那女孩真过分,我帮忙不说声谢谢就算了,还瞪我。”

    司慕白:“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别理会她。”

    奚芮安歪过头,看着少年半张侧脸,瘪嘴道:“哼,分明是美色害人,那人看你看得眼睛都发直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