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南黎川的春天
    双休的早上,人并不是很多。睡不着的老人也有固定的活动场所,并不会出现在这个偏僻的地方。

    光秃的树下,有些痞气的男孩吊儿郎当地半靠在摩托车上,他嘴里叼着一根烟,头发一根根竖起,像一只刺猬。

    他吸了口烟,吐出白色雾气,盯着前面的两人,散漫地说道:“今天晚上有个赛车,要来吗。”

    赛车?

    奚芮安一脸的疑惑,虽然认了个比较混的姐姐,却被保护的很好,就连打架都被当吉祥物一样保护起来。

    司慕白神色淡然,对于闫彬说的赛车半点儿兴趣都没有,直接拒绝:“没兴趣。”

    闫彬拧眉,吐出嘴里还剩下的半支烟,用脚碾灭,道:“真没有?很好玩的,一般人我还不会叫他。”

    司慕白淡淡挑眉,道:“乖儿子似乎忘了,你爸爸我是个好学生,不参与这种影响不好的活动。”

    闫彬:……去他么的好学生,好学生会打架?至于爸爸这个梗,闫彬选择性忽视,反正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

    他烦躁地挠头,看见后座的奚芮安,眼睛一亮,用诱惑的语气说道:“奚芮安,你想不想去看赛车,绝对的刺激精彩。”

    奚芮安讪讪笑了下,说道:“听起来好像挺危险的,而且我们还有事,所以……”她话没说完,但在场的人都懂那个意思。

    闫彬有些颓废,恹恹地摆手:“行吧,你们好学生真无趣。下次再找你们玩,走了。”

    少年长腿一撩,跨坐在摩托车上,带上头盔,朝两人挥了挥手,便发动摩托车扬尘而去。

    打发了中二少年,司慕白继续带着奚芮安往目的地去。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没一会儿就到了那被废弃的学校。昨天因为天有些暗了,看得不是很清楚,现在大白天,奚芮安才发现自己昨天绝对是喝了大胆药水,这种地方居然也敢进去。

    学校很小,应该是个小学,只有两栋楼,而且墙体被破坏的很严重。尘灰不知道有多厚,角角落落蜘蛛网遍布,就差写个盘丝洞了。

    “阳光小学。”奚芮安站在门口,看着旁边木板上的字,勉强认出几个字。说完,她打了一个寒颤,紧拉着司慕白的衣摆,怯生生地说道,“司慕白,我、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司慕白疑惑地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奚芮安抿着有些发白的唇,一双杏眼扫过四周,空无一人的区域,只有他们两人。着让她忍不住靠近司慕白,抓着他的胳膊小声道:“你不知道,这个学校死过人,还闹过鬼。”

    她声音又轻又缓,一双眼警惕地望着四周。就算是大白天,太阳还悬挂在空中,淡金色的阳光照在她身上,也感觉不到丝毫暖意,反而因为害怕,浑身发凉。

    司慕白看着女孩害怕的模样,忍不住将人半抱在怀里,揉着她额头,安抚地说道:“那肯定是谣言,我们昨天晚上进去过,不也什么事都没发生吗,所以别自己吓自己,乖。”

    奚芮安闻言,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也不想,可是控制不住啊。”

    司慕白捏紧她的手,浅笑道:“现在是白天,没什么好怕的,而且这世上本就没那种东西,你就是自己吓自己。”

    “来,抓紧我的手,有我在,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敢来。”

    奚芮安被逗笑了,推嚷了一下少年,道:“你当自己是钟馗啊。”话虽这么说,她还是伸手紧握着少年的手,温热干燥的手掌仿佛驱散了掌心里的寒冷,整个身体慢慢回暖,有了无穷的力量。

    她慢慢跟着少年进去,踩着枯叶前行,最后停在大门口。

    司慕白停好车,落了锁,就牵着女孩娇软的小手往里走……

    与此同时,南黎川懒洋洋的从家里出门,坐着公交车去了学校。

    临近元旦,班主任催的不行,对节目异常上心。要不是看在免写作业的份上,南黎川估计此时还在被窝里睡大觉。

    公交车里开着空调,暖暖的风吹出来,让整个车厢都变得暖洋洋的。南黎川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手肘抵着窗沿,撑着头,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像只刚睡醒的猫科动物。

    过道旁边的双人座位上,两个女孩紧靠着头小声嘀咕,一双眼不时往南黎川身上瞅,激动的脸颊泛红。

    到了学校,他直接去了音乐教室,还没走进去,就听见一阵优雅悦耳的小提琴声传出来。

    他神使鬼差地推开一小条缝隙,靠着门沿往里看去。

    教室里,身材娇小的女孩穿着米色的高领毛衣。她侧对着门,只能看见一张乖巧恬静的侧脸。

    她紧闭着眼,下巴抵着小提琴,沉迷优雅地拉动着优美的曲子,淡色的唇微微上扬,似乎非常愉悦。

    这一刻,南黎川心跳莫名加快,有什么东西从心底破土而出,瞬间占据了整颗心房。他伸手,按压着狂跳不止的心,呼吸缓缓加重,嘴角却抑制不住地上扬。

    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那种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认识一个人,紧张又期待,兴奋又忐忑。

    啪——

    因为看得太过专注,手里的吉他谱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惊醒了沉浸在演奏的女孩,也惊醒了南黎川。

    小提琴声停止,女孩宛如受到惊吓的小鹿,侧头往门口看过来,撞进了南黎川那双略带慌乱尴尬的凤目里。

    南黎川轻咳了一声,弯腰捡起吉他谱,调整了自己的站姿,努力摆出平时帅气的模样,笑道:“抱歉,打扰你练习了。”

    女孩移开目光,微微垂下眼眸,脸颊泛红,抱着小提琴退后一步,腼腆又羞涩地娇声道:“没、没关系,教室是大家的。”

    南黎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女孩,看着她羞涩的模样,也觉得像只可爱的小仓鼠。他嘴角扯出一抹阳光灿烂的笑,说道:“介意我进来吗?”

    女孩摇了摇头,悄咪咪地抬头看了眼俊朗少年,触及那阳光的笑,又羞涩的低下头,转身将小提琴放进盒子里,准备离开。

    南黎川愣了愣,道:“你不练习了吗?”

    女孩红着脸小声道:“我、我练好了。”

    南黎川看着她,脑子转的飞快,一心只想着不能让这只小仓鼠就这么跑了。

    他保持恰当的距离,晃着手里的吉他,笑道:“那我可以邀请你做我的观众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