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怂安安
    学校音乐教室里,南黎川将还热着的豆浆递给温软腼腆的许薇,嘴角扬起,笑容阳光:“喝杯豆浆暖暖手。”

    许薇刚从外面进来,手脚本就冰凉。她羞涩感激地冲男孩笑了笑,为男孩的贴心感到动容。两手接过豆浆,温热从掌心慢慢蔓延,身体慢慢回暖,暖意流走到心脏,涨的发烫。

    “谢谢。”她软声道。

    南黎川笑道:“别客气,我还买了茶叶蛋,校门口罗姐家的,特别好吃,你一定要尝尝,还是热的呢。”他将茶叶蛋从羽绒服的兜里拿出来,透明的袋子外,包了好几层卫生纸。

    许薇愣了一下,男孩的一些举动出乎意料的体贴、暖心。想让人没好感都难,更何况还长相俊朗,会弹吉他。

    其实许薇是认识南黎川的,毕竟是学校的校草之一,是众多女生喜欢的对象之一。她好友就是南黎川的迷妹之一,每天听着好友八卦,不自觉的就记住了这个人。

    许多人都认为,南黎川是喜欢奚芮安的,就连她也是这样以为的。可现在这个男孩的举动,却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可她也不敢想太多。

    许薇深吸一口气,脸上挂着疏离的笑,客气道:“谢谢,不过我早餐吃的有点撑,可能吃不下了。”

    南黎川愣了一下,看着女孩乖巧恬静的面容几秒,扯出一抹不在意的笑容:“没事,下次有机会再尝尝。”

    许薇轻轻点头,余光看着只有两人的音乐教室,抱着小提琴的手微微收拢。她眨了两下有些干涩的眼睛,心里微微懊恼。昨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就答应和南黎川一起来联系。

    只是想想男孩那阳光灿烂的笑容,热情的语调,俊朗的面容,似乎没有拒绝的可能。

    人都是视觉性动物,第一眼有了好感,就代表了你愿意去和对方接触,了解更深的他。更何况两人昨天还用音乐交流,某些方面无比的契合,神使鬼差之下,就有了现在的局面。

    南黎川也猜到女孩可能有些不好意思,便转身将吉他拿出来,挂在身上摆好姿势,朝她微微一笑:“你先暖暖手,顺便听听我新练的曲子怎么样。”

    许薇抿着唇笑,温声道:“好。”

    南黎川微微低头,半敛着眼,没有看许薇,而是低头看着琴弦,手捏着拨片划过琴弦,音乐悠悠响起,教室里的气氛突然间变得无比和谐,两人皆沉迷在音乐里……

    窗外,雪花一片片飘落下来,短短半个小时,树的枝丫处就积了不少的雪。

    窗内,司慕白和奚芮安坐在一旁,手里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热茶。

    “哎呀。”奚芮安突入站了起来,抬手懊恼地敲了敲头,“雪下这么大,我妈妈出门没带伞,我得去给她送伞。”

    说着,她急忙忙地放下手里的茶,跑去门口将柜子里的伞拿出来,又去房间里穿上外套,准备出门。

    “等等。”司慕白有些无奈地将人拉住,转身将放在沙发上的大衣拿起来套上,“我和你一起去。”

    奚芮安抿着唇笑,点了下头。

    到了外面,奚芮安一手拿着伞,一手摊开去接雪花。白白的雪花落在手心上,接触到暖意,瞬间化开,留下一抹淡淡的冷意。

    她脸上是孩子气的天真笑容,让人整颗心都柔化了。

    司慕白淡笑道:“把手套戴上,小心等会感冒了。”说着,将手套拿出来,准备给女孩戴上。

    奚芮安一个闪身躲开,冲少年做了个鬼脸,嬉笑地说道:“司慕白,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像一个带着女儿出门的爸爸,好唠叨哦,哈哈哈哈!”

    她大声地笑,怕少年报复,小跑到前方,拉开两人的距离。

    司慕白脸色的笑僵硬了片刻,随即更是无奈了。刚准备说什么,突然看见转角窜出一辆跑得飞快的摩托车,歪歪斜斜地直冲女孩而去。

    他瞳孔猛缩,原本温和的神色顿时变得冷峻。他嘴里喊着小心,身体也随之而动,扔了手里的伞,两个跨步就靠近了女孩,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往旁边一带,背后撞着墙,将女孩紧紧地护在怀里。

    嗡嗡——

    是摩托车的轰响!

    奚芮安在听见声音,下意识地回头看去,目光触及那跑的飞快,越来越近的摩托车时,整个人懵了一下,随即下意识地想躲开。

    脚步刚踏出半步,腰间突然被人搂住,整个人就被抱离了原地。

    她握着伞的手松开,双手搂着对方的脖子,整个人埋进他怀里。

    伞落在地上,摩托车从上面压过,散架顿时断开,轮胎经过水坑,渐起两道水花,水花星星点点落在奚芮安杏色的羽绒服上,色泽微暗。

    两人相依地靠着墙,雪花飘飘落下,落在两人身上,乌发上多了些星星点点的白,又很快的消融。

    “安安?”看着有些愣怔的女孩,司慕白眉头微微蹙起,两手握着她的肩,上下打量,“有没有哪里受伤?”

    奚芮安看着少年专注的眼神,愣愣地晃头,小声道:“没有。”

    司慕白松了口气,抬手弹了一下女孩的额头,厉声道:“以后不许在街上闹,出事了怎么办。”

    奚芮安两手捂着额头,委屈巴巴地嘟囔道:“又不是我的错,是那摩托车不走大道,跑到人行道上了。”

    说完发现少年脸黑了些,怂奚芮安顿时改口,乖巧道:“下次不会了。”她吐了吐舌头,转身去把伞捡起来,见伞架断了三四根,已经撑不起来了。

    司慕白捡起他的伞,走到女孩身边拍了下她头,道:“和我一起打。”

    “哦。”女孩乖巧脸,找地方扔了坏掉的伞。

    突然间,两道铃声响起。

    奚芮安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一脸欣喜,迫不及待地接听了电话。

    “夏瑶姐,我好想你啊,你都不回我消息……”

    听着女孩娇娇软软的声音,司慕白也接起了电话,来电人是余浪。

    刚摁下接听键,还没来得及说话,对面就像开了机关枪一样,哒哒哒地说个不停,内容却让司慕白眉头轻轻皱了一下。

    闫彬进局子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