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搞事情
    溜冰场旁边的座位上,司慕白摆弄着旱冰鞋,眉头微微皱起,面部线条微微紧绷。

    奚芮安穿好鞋子,见他看着旱冰鞋发愣,眨巴着眼问道:“怎么了,鞋子是坏的吗?”她凑过去,拿过鞋子翻看,“好的啊。”

    司慕白接过鞋子慢慢穿上,两手放在大腿上,一脸认真地看着奚芮安,说道:“安安,我……不太会、溜旱冰。”

    他神色有些僵硬,藏在五黑碎发下的耳垂隐隐泛红。天知道说出这句话,让他纠结了多久。

    奚芮安懵懵地眨巴着眼,半响才反应过来,不确定地问道:“你说,你不会旱冰?”

    司慕白点头,眼底闪过一丝不好意思,就连努力维持淡定的脸上,都出现了一丝可疑的红晕。

    得到确定的答案,奚芮安不由得睁大了眼。从认识司慕白到现在,她总感觉,仿佛没有什么是他不会了。

    现在!

    终于有了!

    难怪其他人都迫不及待地选好鞋子就进场了,就只有他一个人一直在各种鞋子上徘徊,磨蹭到现在。

    也许是察觉到自己表情有些夸张,她轻咳了一声,忍笑道:“没事,这个其实蛮简单的,以你学霸属性,学这个肯定是分分钟的事。来,我教你。”

    最后一句话,奚芮安说的特别有自信,也特别的爽。居然有一天,她也能对司慕白说我教你三个字,以前想都不敢想啊。

    奚芮安抓着司慕白的手腕,带着他慢慢进入场内,沿着边缘慢慢滑动。

    司慕白一手抓着扶手,另一只手同样抓着奚芮安的手腕。他面色淡然,低垂着眼眸看脚下,一步一步慢慢滑着,那悠闲的模样,实在不像一个不会溜旱冰的人。

    奚芮安到没注意某个人为了保持形象拼尽全力,低着头看着脚下,嘴里说着话:“对,就是这样,身体微微前倾,保持平衡,两只脚八字站开。”

    前面不远处,被刘欢欢拉着的王嵩看着死拉着栏杆不放的人,头疼的不行。你不放就算了,别拉着我行不行啊。

    他无奈地靠着栏杆,低头和刘欢欢说道:“打个商量,要我带你,你就得听我的,不听我的,那你就自己玩吧。”

    刘欢欢一脸纠结,松了栏杆,她还有的活吗。

    “刘欢欢,谁学旱冰没摔几个跟头,你一直怕,不去挑战,那你就回休息区坐着玩吧。”见她不说话,王嵩没声好气地指着休息区说道,他余光往那边瞥了眼,顿时就愣住了。

    刘欢欢埋着头想了半天,觉得自己还是很想学会旱冰的,便下定决心道:“王嵩,你带我,我都听你的。”

    她抬头,见王嵩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直一脸怪异地看着后面,忍不住好奇地扭头看去。

    偶买噶,她看见了什么!

    原来班长也不会旱冰!

    此时的司慕白,已经松开栏杆,一手被奚芮安拉着,沿着边缘移动,并且速度在加快。

    掌握了要领,旱冰其实也并不难学。当然,如果要完美呈现之前那场表现,估计得练个一段时间了。

    两人越过刘欢欢和王嵩是,奚芮安还摆着小爪子和他们打招呼,笑眯眯地说道:“欢欢加油,我等着你的倒滑哦。”

    啪——

    打脸来的猝不及防,火辣辣的疼,刘欢欢心里又后悔的不行,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奚芮安的一句话,让刘欢欢心里燃起熊熊烈火,她今天非得学会着旱冰不成。

    刘欢欢转头,一脸坚定的对王嵩说道:“王嵩,来,我今天要是学不会,我就不姓刘!”

    另一边,南黎川和许蜜这边出现了意外。

    两人在外围溜了一圈后,觉得不错,南黎川便带着许蜜慢慢往场内去,结果一不小心和人撞上了,许蜜一个没站稳,脚下轱辘一滑,整个人平衡就失调了,往前扑去。

    整个过程太过突然,南黎川反应过来时,许蜜整个人就面朝前地扑倒在地,发出一身闷沉的声响,单单是听着就觉得疼。

    南黎川收回抓空的手,连忙蹲下去扶人,紧张担忧地问道:“许蜜,摔倒哪里了,哪里疼?”

    许蜜被扶着坐下,摇着头小声地说道:“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

    南黎川刚想说别逞强,耳边就响起一个尖锐的声音。

    “没长眼睛啊,不会滑就给我滚远点,受伤了你赔得起吗!”

    一听这话,南黎川蹭的一下就活了,站起来冷眼看着那女生,指着她冷声道:“臭女人,有种你再给我说一遍!”

    那女的先是被南黎川的面容惊艳了一下,随即又因为他的话感到难堪,大声叫道:“我说错了吗,不会滑就老实呆在外围,跑进来找死啊!”

    三人动静有些大,周围的人都被吸引了过来,小声地窃窃私语。还有一些痞里痞气的小混混,指着许蜜笑得不怀好意。

    秋颖拉着闫彬挤进来,余浪几人紧随其后,挨骂了几声,几人顺利站在了南黎川身边。

    余浪一头雾水地问道:“怎么了,川哥,许蜜你怎么坐在地上啊。”

    秋颖将人扶起来,只是脚下穿着旱冰鞋,两个人摇摇晃晃,站得颇为费力。旁边周泽担心人摔倒,连忙上去搭把手。

    南黎川气笑:“这臭女人撞的,眼睛估计是瞎了。”

    余浪立马咋呼地指着那人叫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野蛮,撞了人还有理了啊,赶紧道歉。”

    旁边秋颖从好友嘴里问到了事情原委,气愤地瞪着那女人,说道:“你这女人也太坏了,家住海边吗,管这么宽,脑子有病啊。”

    年轻女子见自己寡不敌众,含恨地扫了眼,咬牙道:“你们都给我等着。”

    说完她推开人,快速的离开。

    闫彬不屑地啧了一声,拿走李峰手里还剩半瓶的矿泉水,瞄准那人,扔了出去。

    所有人目光跟随着那瓶子转移。

    碰——

    瓶子命中目标,那女的抱着头,扭头大喊道:“谁他么扔的,给老娘站出来。”

    闫彬痞笑,两手插兜,傲慢地扬起下巴,张狂地说道:“你爷爷我扔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