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受伤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学校举办元旦晚会。白天仍然正常上课,课间休息时,老师会叫一些学生去帮忙布置舞台。

    当下午放学的铃声敲响时,整栋教学楼都传来欢呼的声音,连老师都忍不住笑了。

    学校这次举行晚会的消息早就传了出去,许多家长也来观看,那些外校的学生也偷偷摸摸跑进来。

    老师们召集学生把凳子搬到操场去,司慕白则被老师叫走,去主席台和田甜对词。

    奚芮安准备把他凳子一起拿下去,结果手指刚碰到椅背,凳子就被人拿走了。她抬头,对上李洋的笑脸。

    李洋:“副班,重活儿怎么能让女生做呢,还是我来。”

    奚芮安笑:“那行,交给你了。”

    一群人慢吞吞地往楼梯走去,这个时候的楼梯,因为所有人都要去操场,人特别多,尤其是还拿着凳子,显得更加拥挤了。

    旁边有老师在主持秩序,大声喊着慢点,凳子举高,别撞到人等等的话。

    奚芮安和赵婧几个女生跟着人流慢慢进了楼梯口,她刚走一会儿,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扭头看去,就见黎信那张笑的异常乖巧的脸。

    奚芮安眉头皱起,扭过头,不理他。

    黎信不乐意了,一个劲地戳奚芮安,还挤到她身边,和她说话:“上次你害哥几个写了一千字的检讨,气消了吧。”

    检讨的事,还是奚芮安前几天去看成绩的时候,在公告栏看见的。

    说起这个,她就来气,怒视着旁边的人,道:“你还有脸说这个,如果不是你们,我这次怎么可能会考那么差。”

    黎信挑眉:“我赔罪,请你吃饭怎么样。”

    奚芮安烦躁地哼了一声:“谁想和你吃饭,想要我原谅你,以后就离我远点。”

    “这可不行,我还要追求你呢,换个条件吧。”

    赵婧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小声道:“这人也太死皮赖脸了吧。”

    奚芮安也是头疼:“别理他,让他一个人唱独角戏。”

    黎信也不在意,在一旁叨叨叨说个不停,弄得周围人的目光在他和奚芮安身上不断流连。

    身后的陈可欣听了许久,目光幽怨地看着奚芮安的后脑勺,耳边听着心上人的声音,内心一个冲动,抬脚朝前一踢——

    奚芮安抬脚下楼梯,单脚立在上一步台阶,突然膝盖窝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反射性的弯曲。

    她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前一只脚下意识的想要尽快落地,却因为着急,踩到台阶边缘,鞋底一滑,落到下一步台阶。与此同时,整个人也撞到前面的人,脚上传来一丝剧痛。

    事情太过意外,整个过程都在瞬息之间,旁边的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前面被撞的人也一脸懵逼。

    “喂喂喂,后面的人别挤啊!”那人喊道。

    赵婧空出一只手去拉奚芮安,着急地问道:“副班,你没事吧。”

    “奚芮安。”黎信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扭头冲后面的人吼道,“挤什么挤,都给老子站住!”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停了下来。而陈可欣有些心虚的往后缩了缩,低着头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后面见前面人不动,都嚷嚷着怎么回事,怎么不走了。

    奚芮安一只手举着凳子,一只手撑着赵婧的肩,脸色微微泛白地说道:“脚好像扭到了。”

    黎信听这话,将自己凳子给旁边的兄弟,自己拿过奚芮安的凳子,带着她往旁边走:“都让让,都让让。”

    赵婧将凳子给旁边的刘欢欢,两手扶着奚芮安挤出人群。等他们走后,楼梯上的人才开始慢慢移动。

    刘欢欢:“天,都肿了。”

    几人低头看,就见奚芮安的脚裸处一片红肿。

    周怡敛着眉:“先送校医室。”她放下凳子走到奚芮安另一边,将黎信挤走。

    赵婧点头:“欢欢,凳子你找班里的男生帮忙拿下去,我们先去校医室。”

    “好。”

    被挤到一旁的黎信:……我看起来很好欺负吗?都敢挤我了!

    ——

    校医室内。

    “没什么大碍,扭到了,擦擦药,过几天就好了。”

    奚芮安:“谢谢老师。”

    等校医老师出了休息室后,赵婧担忧地问道:“安安,你都这样了,表演怎么办啊。”

    周怡抿着唇沉思,突然眼睛一亮:“实在不行,不是还有班长嘛,他也可以边弹边唱啊。”

    赵婧一脸欣喜:“对啊。”

    奚芮安愣愣地眨眼,小声提醒道:“可他练习的时候,都没唱过。”

    一瓢冷水泼在头上,两人就像打了霜的茄子,焉哒哒的。

    黎信从门口走进来,听见几人讨论的内容,嗤笑一声,道:“都这个时候了,节目取消不就得了。”

    他拉开周怡,冲她得意地挑了下眉,接着就将手里的冰袋放到奚芮安的脚上。

    “嘶。”奚芮安倒吸一口冷气,冬天本就冷,这个时候脚上敷一袋冰袋,滋味绝对的酸爽。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她就感觉自己的脚冻的有些发疼。

    她连忙将冰袋拿远:“太冷了,脚都冻得发疼。”又看了眼黎信,认真道,“这次谢谢你。”

    黎信立马笑了,有些贱地说道:“就说个谢谢也太简单了吧,必须得请吃饭。”

    黎信这给把梯子就顺势往上爬的作态,让旁边两个女生瞪大了眼,只觉得怎么有人这么不要脸。

    奚芮安嘴角抽了抽,斜睨了眼黎信,淡淡道:“和上次你扰乱我考试的事情抵消了,两不相欠。”

    黎信瘪嘴,切了一声,有点不甘心。

    这时,休息室的门被人打开了,几人下意识地扭头看去。

    门口,一身长款大衣的少年站在那里,他乌黑地碎发有些凌乱,眉头微微蹙起,呼吸有些急促。

    他淡淡扫了眼里面的人,忽视黎信,走到奚芮安身边,看了眼那红肿的脚,道:“校医老师怎么说,有没有伤到筋骨。”

    奚芮安摇了摇头,道:“没有,就是扭到了。”

    司慕白点头,伸手拍了拍女孩的头:“受伤就好好休息,等会我去和老师说,将节目取消了。”

    奚芮安急了,她排练了这么久,结果因为扭伤就取消,怎么都觉得不甘。

    “别取消,我可以的,只是唱歌而已,又不是跳舞。”

    司慕白眉头敛起,沉思了片刻,在女孩渴求的目光下,他最终还是妥协地点头。

    大不了,到时候让人加一张凳子在台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