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喜欢
    这片小小的角落,几个男孩揉着笑的发疼的腹部,看见女孩手上的东西,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南黎川一手揉着肚子,一手撑着头,对司慕白说道:“老大,新年礼物送《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估计只有你了。”

    奚芮安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幽幽道:“就是。”

    司慕白摆弄着锅里的串,拿起一串牛肉放进女孩碗里,神情淡然道:“不是想考b市的大学吗,提前做准备,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随时打电话找我。”

    一旁的闫彬眯了眯眼,盯着少年冷淡的侧脸,总觉得那句“可以随时打电话找我”,别有深意。他无声地勾唇,只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腹黑了。掀起眼皮看了眼已经有些酣醉女孩,水雾朦胧的杏眼似嗔非嗔,嘴唇红的娇艳欲滴,意外的有些勾人。

    他上下牙磨了两下,舌尖顶着上颚,低声爆了句粗口,端起桌上的杯子,一口灌下杯中的酒,平复有些燥热的心。

    似有所感,司慕白微微侧目,盯着闫彬的眼神,微微泛冷,带着一丝警告。

    闫彬轻嗤一声,有些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暗道:为了个女人,至于吗!

    两人无声的较量没有泛起丝毫波澜,其他人该说说,该吃吃。

    奚芮安将东西放到一旁,夹了块牛肉,用力地嚼,道:“看我这个寒假怎么烦死你。”

    这正中司慕白下怀,微微摊手,笑道:“随时欢迎。”

    南黎川拍了拍桌,手里的酒晃了一下,洒出来了一些:“老大,你可不能厚此薄彼,我们也要常联系。还有新年礼物,我可等着呢!”

    李峰在一旁附和,端着酒杯站起来:“对对对,来,我们走一个。”

    几人碰杯喝酒,奚芮安看了眼四人,叹了口气,道:“这次夏瑶姐和阿睿哥不在。司慕白,你回去了能帮我去看看他们吗?”

    “好。”

    吃好饭,离开串串店,已经十点钟了。就在司慕白以为结束的时候,南黎川拉住准备走的闫彬,说道:“别走啊,还有第二场呢,我定了ktv,走走走,一起去唱歌,今晚没有散场的!”

    ktv内,歌声嘹亮,南黎川拉着余浪站在沙发上,兴奋地又唱又跳。其余人真的是舍命陪君子,一直陪着这两人嗨到了凌晨三点。

    这还是司慕白见女孩趴在桌子睡着了,才率先带着人离开,这场聚会才算结束了。

    无人的街道上,路灯照亮着。树下,南黎川扶着树干狂吐,吐完之后又在那里傻笑。扭头看着司慕白抱着奚芮安,忍不住嚷嚷叫道:“老大,你重色轻友,我都这么难受了,你都不扶我一把!”

    司慕白抬手揉了揉发胀的额头,嘴角抽搐,淡淡到我:“吐完了就回家,别在这里发酒疯。不然……小心我拍下来发给许蜜。”

    一听许蜜的名字,南黎川清醒了一点儿,连连摇头:“老大,你太阴险了,不能发给许蜜,不能发给她。”他边说边走,进了楼梯间后,司慕白这才松了口气,还没等他一口气吐完,背后冷不丁的又想起南黎川的声音。

    “我乖乖回家了,你可不许告诉许蜜。”

    司慕白无奈地应了声好,见人总算乖乖回去了,莫名松了口气。半响,他又突地笑了一声,重色轻友的可不止他一个人。

    “唔,水,要喝水。”突然,原本乖乖靠着他睡觉的女孩突然梦呓,下一秒,她缓缓睁开迷蒙的眼,伸手推开司慕白,步伐踉跄地想要去找水。

    司慕白连忙将人接住,放缓语调哄道:“乖,听话就给你水。”

    奚芮安抓着他的衣襟,抬着头,目光迷蒙又纯真地看着他,然后重重地点头,乖巧笑道:“听话,听话有水喝。你要听话,知道吗,听话才有水喝。”

    听着女孩的话,司慕白失笑,无奈地摇头,一个用力,就将人横抱起来。

    突然被抱起来,奚芮安惊呼一声,随后张开双臂欢快道:“啊,飞咯,飞起来咯!”

    闹着进了楼梯间,奚芮安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司慕白有些疑惑地低头,目光恰好对上女孩那水亮却又迷蒙的眼。

    他问到:“怎么了?”

    女孩歪斜着头,盯着他看了半响,吃吃笑出声:“你长得真好看!”

    司慕白迈着步伐的脚步顿住了,慢慢停了下来,将怀里的人放下来。

    奚芮安疑惑地歪头看他,两只手还抱着他的脖子。

    司慕白弓着背,让女孩抱的不那么难受。他将人抵在墙上,一手撑在她脸侧方,一手虚扶着女孩的腰,防止她摔倒。

    楼道里,昏暗的灯光直射下来,在两人脸上都打下一片阴影。少年那低沉华丽的嗓音响起,在这楼道里,荡出一丝丝回音。

    “那……你喜欢吗!”

    你喜欢吗……

    少年的语调里,带着一丝蛊惑和危险,如果是清醒时的奚芮安,肯定会给一个机智的答案。可偏偏她喝醉了,面对这个问题,很真诚的跟从自己的心情走。

    “喜欢呀。”女孩笑弯了眼,眼下的卧蚕鼓起,嘴边两个梨涡深陷,处处都透着甜美的味道。

    徒然间,少年的呼吸加重,那双半敛着的桃花眼底,一片暗沉晦涩,在那最深处,有一抹火光慢慢燃起。

    他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开口时,声音带着丝丝沙哑,却又柔情缱绻:“安安,我是谁。”

    奚芮安认真盯着他好半响都没回答,就在他失笑暗道和一个喝醉的人较真儿做什么的时候,脖子上的手送了,啪的一下,抱住了他的脸,紧接着,就响起女孩有些懊恼的声音:“你别晃,我头晕。”

    司慕白无奈地笑,声音透着宠溺:“好,我不晃。”

    奚芮安小手不安分的在少年脸上作乱,一会儿摸摸,一会儿捏捏。司慕白也乐意纵着她。

    “呀,你是我同桌啊,你叫司慕白你忘啦?”奚芮安歪着头看他,一双水雾朦胧的眼看得人心都快化了。

    那一瞬间,司慕白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撞进他心头,有点发胀,却又异常满足。他望着女孩,低笑出声,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拇指指腹轻轻按压着那殷红柔软的唇瓣。看了眼一脸茫然乖巧的女孩,他缓缓低下头,感受着两人交缠的呼吸,轻轻闭上双眼,吻上那娇嫩的嘴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