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遗忘许久的圣诞礼物
    正午的阳光正好,太阳透过玻璃倾斜进来,在窗边的书桌上,洒下一片金色。

    窗前的书桌上,女孩撑着头望着窗外发呆,另一只手无意识地把玩着笔。

    她想着醉酒的那天晚上,后续发生的所有事,仿佛断片了一般。她就记得,自己在ktv睡过去了,等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还因为喝太多,被老妈说了一顿。

    只是,迷迷糊糊间,她总感觉发生了什么,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咚——

    一声闷响,奚芮安神色懊恼地撞在书桌前,重重叹了口气,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寒假作业上。

    作业刚做了一会儿,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奚芮安扭头看去,见来电显示人,一脸欣喜地扔下笔,连忙将电话接听起来。

    “夏瑶姐!”她欣喜地喊道。

    夏瑶笑:“哟,这么开心啊,现在在做什么。”

    奚芮安立即郁闷地说道:“在做寒假作业。”

    “哈哈哈,可怜的小安安,你猜猜现在我们和谁在一起?”

    奚芮安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亮,语气带着一丝不确定:“夏瑶姐,你们现在和司慕白在一起?”

    “答对了,可是没有奖励,我们在奶茶店,等会准备去看电影,怎么样,羡慕吧。”夏瑶洋洋得意地说道。

    奚芮安鼓了鼓腮帮子,郁闷道:“你们太过分了,我也要找人一起去看电影,哼!”

    那边,夏瑶忍不住乐呵地大笑,等再次有人说话的时候,已经换了一个熟悉低沉的嗓音。

    “还有时间看电影,我给你的题都做完了?”少年语气带着一丝调侃和笑意,声音低沉又轻柔,让女孩几乎可以猜到他脸上浅笑的神情,以及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

    奚芮安无声地勾起唇角,无赖地说道:“我就看,反正你也管不着,哼哼!”

    司慕白几乎可以想到女孩脸上那生动的表情,低笑了一声,纵容宠溺地说道:“去吧去吧,不过你确定你能找到人陪你一起去看?”

    “当然可以!”

    几个人隔着电话,聊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在电影即将开始,这才恋恋不舍地挂了电话。

    等挂了电话,奚芮安低头看着寒假作业,心里也没有写题的**了。想了想,她拿着电话联系南黎川,叫他一起去看电影。

    结果信息刚发出没多久,就被拒绝了,理由自然是:我正在和妹纸约会呢,你找别人吧。

    奚芮安:……

    隔了半响,内心很不是滋味的奚芮安,发了一大段话去控诉南黎川的重色轻友,表示这个寒假都不要和他约了!

    接着,她又问了其他几个朋友,赵婧、周怡、刘欢欢,甚至连以前六班的人都联系了,愣是没一个有空的。

    奚芮安大叫一声躺在床上,感觉整个世界好像就只有她一个人了一般。她不就想找个人一起看电影嘛,居然一个人都找不到!

    突然,房间门被敲响,奚妈妈开门进来,站在门口看着躺在床上,一脸哀愁的女儿,好奇问道:“怎么了,安安。”

    奚芮安扭头看着老妈,眼睛突然一亮,噌的一下从床上弹坐起来,期待地看着老妈,问道:“妈妈,你今天下午有事吗?”

    奚妈妈疑惑:“没事啊,怎么了?”

    奚芮安立即跳了起来,兴奋地叫道:“欧耶,妈妈,那你陪我一起去看电影吧!”

    奚妈妈无奈地笑:“怎么不找你们同学啊。”

    奚芮安摊手,无奈地说道:“他们都没空。”

    半个小时后,奚芮安挽着奚妈妈进了商城,两人没着急去电影院,而是在一楼的超市买了点饮料和小零食,这才慢悠悠地晃到电影院。

    买好票,在一旁等的时候,奚芮安给司慕白发了个短消息。

    ——谁说没人陪我看电影,我和我妈妈一起看,哼哼。

    b市某家电影院内,司慕白看着女孩发来的短消息,笑的无奈。看她这个状况,他可以确定,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这傻丫头都不记得了。

    小骗子!

    不过他不也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才敢那么肆无忌惮的靠近她,和她亲昵。

    时间匆匆,新年即将到来,整个城市,都透露着浓厚的年味,超市商场,红色的装饰触目可见,家家户户都忙着购买年货,人们的脸上,似乎始终都洋溢着喜悦的笑。

    在这个期间,奚芮安偶尔也会给司慕白打电话,问一些不会的题,有时候两人说着说着,话题就总会跑偏。

    打电话的频率过多,给女孩有种,男孩一直没走的错觉。

    偶尔,奚芮安坐在窗前的书桌前,会抬头朝对面看去,看着那紧闭的窗户和窗帘,她回过神来,有些莫名的笑了笑。

    新年前两天,奚芮安在家里收到了从b市寄过来的两个两个快递。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夏瑶姐他们。

    只不过司慕白却在意料之外。

    他送的是一条银色的手链,样式简约大方,属于那种越看越好看的类型。至少奚芮安仔细看了十多分钟后,就喜欢的不得了。

    而夏瑶和李天睿准备的,也是首饰,一个是耳环,一个是项链。三个人的礼物,给人一种提前说好的感觉。

    不管怎么样,奚芮安拆完礼物后,给三个人都发了消息表示感谢。

    突然,房间门被敲响,紧接着被推开,奚妈妈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安安,把你书包给我拿去洗了,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开学了。”

    “哦,好。”奚芮安点头,将放在书桌下面的书包拿出来,拉开拉链后,一窝蜂的将东西全部倒出来,又搜了一下几个小包,确定没东西了,便将书包递给奚妈妈。

    等房间门关上,奚芮安转身去整理床上的东西时,突然发现了一个装首饰的锦盒。

    她一脸的疑惑,奇怪自己包里怎么会凭空出现这个东西。

    奚芮安打开锦盒,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折叠起来的白纸。她拿走白纸后,下面遮住的东西就露出来了,是一对银色的长款耳环。

    耳钉那个地方一片雪花形状,下面是流苏。

    奚芮安眨巴着眼,更加疑惑了。怀着疑惑的心情,她打开了那张纸条。纸条上,几个流畅大气的字出现在她眼前。

    ——圣诞快乐,安安。

    字迹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字迹,根本不用想,她就猜到是谁了。

    司慕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