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保持距离(八更)
    临近十一点,酒家烧烤店的人也越来越少。闫彬一群人吃饱喝足后,就走了。

    至于南黎川和许蜜,两人早就走了,毕竟许蜜一个乖乖学生,放学了也不太刚在外面逗留太久,更何况还是晚上。

    至于南黎川,将许蜜送回去后,就直接回家了。

    送走一群人后,奚芮安和司慕白两人站在大马路上,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的老长,亲密地碰在一起。

    奚芮安转身就看见两人影子紧挨在一起,心一慌,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小步,将距离拉开。

    司慕白余光瞥见她的动作,眉宇间浮现一丝无奈和疑惑。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应该时时刻刻都想和他保持距离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无声叹了口气,转身看着和自己保持一臂远的女孩,司慕白唇角扬起淡淡的弧度,声音低沉轻缓地说道:“安安,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奚芮安飞快地瞄了他一眼,垂下眼眸点头:“嗯。”

    从烧烤店到家的距离,差不多要走将近半个多小时。一路上,奚芮安低垂着眼看地面,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人的影子被灯光拉成各种形状,时而亲密地靠在一起。

    有时候她在想,如果是真的这么亲密,那该有多好。可是身边的男孩已经有了女朋友,她应该和他保持距离,不能去做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那是坏女人才做的事。

    两人步伐不慢,只是这个点,这片区域没多少行人,一路上都安静的让人心慌。

    司慕白侧目看着旁边的女孩,见她微微垂着头,半敛着眼皮盯着地上,心里就充满了无奈。他抿着唇想了好一会儿,胳膊上突然穿上一丝丝痛意,拉回了他的思绪。

    垂眸看着已经红肿起来的小臂,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心里有了主意。

    接下来,奚芮安就发现司慕白的影子有了变化,手一直动来动去,不知道在做什么。

    她插在衣兜里的手收紧松开,收紧了又松开,咬着唇,小幅度地转头,悄咪咪地看了眼旁边的人。

    这一看,目光就黏在了那红肿的胳膊上了。原本白皙的手臂,此时有一大块发红,还很明显的肿大了。

    怎么回事!明明刚刚吃东西的时候还好好的。

    她想到那个人拿凳子砸司慕白,脸色有些泛白。那可是实木蹬,那么用力的一下,肯定很疼,可他却一直没有吭声,也没说要去医院。

    这样一想,奚芮安有些生气了。不仅生他的气,还有自己的气,气自己没注意到。

    她停下了脚步,伸手抓住少年受伤的胳膊,抿着唇担忧道:“怎么肿了这么大,我们去医院!”说着,她拉着他另一只手,回头往医院去。

    刚走了两步,奚芮安就被司慕白拉住了。她回头疑惑地望着他,对上他那双低柔带笑的眼,仿佛在说,你终于不躲我了。

    奚芮安像触碰到了滚烫的开水,一个激灵,猛地松开抓着少年手腕的手,背到身后。

    “你手上的伤不能耽搁,我们快去医院啊。”在少年的注视下,奚芮安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别扭地扭过头,脚尖不自在地摩擦着地面。

    司慕白无声地勾起唇角,微微俯身,抓着女孩的手腕往家的方向走,边走边说:“伤不太严重,回去擦擦药就好。”

    奚芮安挣扎了一会儿,奈何少年抓的太紧,真没都挣不开。在加上少年的话,心思立马就被转移了,急匆匆地说道:“那怎么行,那可是木凳子,万一伤到骨头,骨裂了怎么办,这可是右手,什么都要用到的右手!”

    在女孩看不见的地方,司慕白笑得异常开心。果然,其实心里还是在乎他的。

    “现在就有点肿,要不明天再看看情况吧,我要是感觉不舒服了,立马去看医生,好不好。”司慕白微微低头,目光真诚地看着女孩,那轻柔的语气,怎么听,都感觉有一种诱哄的调调。

    奚芮安敛着眉沉思了半响,无奈道:“那好吧,明天再去。现在,你能不能放开我,你、你抓疼我了。”

    话落,手腕立马松了,却没有放开,正当她想提醒他时,司慕白开口了:“别想让我放开你,好不容易抓住你,放了跑了怎么办。”

    奚芮安愣怔了两秒,脸上悄悄爬上两朵红云,心里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甜蜜。可下一秒,一张照片从脑海里一闪而过,让那张原本羞红的脸,瞬间变得煞白。

    她开始挣扎,用上另一只手帮忙。而司慕白怕弄疼女孩,没怎么用力,没一会儿就被挣脱了,然后女孩跑的远远的,站在马路对面。

    “安安。”司慕白有些头疼,他不明白女孩到底怎么了,明明前一秒不还好好的吗,怎么后一秒就变得那么抗拒。他抬脚,想过去,结果……

    “你别过来!”奚芮安看着司慕白的动作,立马出声阻止,自己还往后退了一步。她看着他的目光,异常复杂,又透着淡淡的悲伤。

    司慕白愣住了,整个身体变得有些僵硬,血管里的血液仿佛渐渐凝固了一般。这样的眼神,让他想起了重生前,拿着离婚协议书来找他的奚芮安。

    只是,她最后什么都没说,强硬要求他签字,扔下离婚协议书就毫不犹豫地离开了。然而她不知道的是,知道他重生前的那一刻,那离婚协议书还放在他书房抽屉里,没有签字。

    两人站在马路上僵持了许久,头顶的路灯忽暗忽明闪烁了两下,紧接着一辆出租车从马路中间快速的驶过,带起一阵疾风。

    “为什么?”许久后,司慕白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他紧盯着对面的女孩,还没成年的她,脸庞还带着一丝稚嫩,一双杏眼黑白分明,干净纯净。

    奚芮安看着少年,感觉他好像很难过。可是,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了啊,怎么还能用那种语气和自己说话,这样那个女孩会有多么难过,她……也很难过。

    她深吸了一口气,抿了抿唇道:“司慕白,你、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们以后还是保持点距离吧,别让人误会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