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带坑里的小白兔
    司慕白扶额,刚准备说话,手突然被一双柔软的手握住。

    看着流血的伤口,奚芮安皱着眉头,急急问道:“手怎么受伤了,家里有碘酒和创口贴吗,你怎么也不处理一下。”

    小姑娘跑去把医药箱找出来,拉着少年坐在饭桌上,轻轻给他擦碘酒,然后贴好创口贴。

    司慕白撑着头,唇角轻扬,目光柔和看着专注给自己处理伤口的小姑娘,心里软成一片。

    “好了,伤口不深,不过还是别碰水。”奚芮安道,合上医药箱后,继续刚才的话题,“两天一次,这总够了吧!”

    话题跳跃的有点大,司慕白静默:……一天一次都嫌少,宝宝。

    虽然奚芮安提出来的大部分要求,司慕白都会同意,但是有关自己的福利,就半点没有退让的想法。

    他捏着小姑娘的手,挑眉道:“我有个比较有挑战的提议,你要不要听听?”

    奚芮安看着他,纠结了一下,点头道:“你说说看。”

    司慕白勾着唇笑:“以后,只要你错一道题,就亲一下。”

    奚芮安睁大了眼,这和今天有什么区别吗?她急吼吼地想要说话反驳,还不等她开口,司慕白话音一转。

    “反之如果我错一道题,就抵消一次,可以积累,学校每次考试也算在内,怎么样。”

    奚芮安听得一愣一愣,在脑海里理了一下意思。她错一题亲一下,他错一题抵消一次,可以积累。

    虽然听起来挺公平的,可是——两个人的成绩本就天差地别,更别提错题了!

    奚芮安噘嘴,不甘心地说道:“不行,你那么厉害,对我不公平。”

    司慕白气定神闲,义正言辞道:“这样,你不是才有动力吗。”

    奚芮安眨巴着眼,好像确实有道理哦。

    最后,奚芮安还是跳进了司慕白挖的坑里。

    临近月考,奚芮安整天埋头苦写各种题。而班里原本还有些散漫的同学,见副班如此用功,都不好意思在教室里笑闹,打扰她。

    最后,反而带起了一股学习风,只要是休息时间,整个教室里,大部分人都开始自主学习,不会的就找人问。

    这让偶尔路过的老师吃惊,还以为教室里有老师守着呢。结果看了一圈,连个影子都没找到。

    李子清听同一个办公室的老师说起这事,还不太相信。跑到教室去看,看见一群人一起探讨题目,不禁感到欣慰,感叹孩子们长大了,懂事了。

    也因为奚芮安,八班这次月考的总体平均分提高了不少,让各科老师都感到欣喜,上起课来,也更加有干劲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

    每当遇见考试,所有学生就感觉时间过得贼快,还没复习几天,周四、周五就近在眼前了。

    周三晚上,司慕白送奚芮安回家,分别前,他抬手,修长的指尖点了点薄唇,笑着提醒道:“安安,错一题,亲一下哦。”

    奚芮安本想柔柔说声晚安,结果听见这句话,立马黑了脸,鼻子里发出重重的哼声,一句话也没说,气冲冲地转身进了居民楼。

    司慕白看着她,忍不住发出愉悦的笑声。

    为了不让某人得意,奚芮安这一次月考,真的是细心细心再细心,做完后,如果时间充裕,至少要检查两遍,还真被她检查出来了一些。

    这不禁让她开心,这可减少了好几次啊。

    只是等成绩出来后,奚芮安懵逼到怀疑人生。这些后话暂且不提。

    考完这天,一群人决定去吃麻辣烫庆祝。

    距离学校一条街的麻辣烫店,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六中的学生。奚芮安一群人有点多,直接承包了外面一半的桌子。

    也是因为已经三月底了,不吹冷风,在加上又是吃的麻辣烫,在外面会更爽一点,空气流通。

    奚芮安要了一个香辣的油碟,就迫不及待的进店里拿菜,荤素不忌,装了两大铁盘。好在便宜,在学生能接受的范围内。

    “副班,考试前你那么拼命复习,这次肯定考的不错吧。”刘欢欢说道。

    奚芮安放下两个铁盘坐下,笑眯眯地扭头和刘欢欢说话:“应该还不错。”

    赵婧垮着脸:“我数学的最后两道大题都没做,完全无头绪。”

    周泽:“别说你了,我英语这次绝逼惨了,圈乱蒙的。”

    “我化学有几个大题应该也做错了。”

    “……”

    一时间,一群人说起了这次考试有多难,有的完全看不懂题目之类的话,原本开心的氛围顿时有些低迷了。

    奚芮安看着一个个焉哒哒的朋友,又看了眼司慕白。见他神色不变,淡然的将烫好的毛肚放进奚芮安碗里。

    她夹起毛肚吃下,好吃地眯起了眼,咽下去后,问着身边的人:“你这次考的如何。”

    司慕白勾了勾唇,道:“挺好的。”

    奚芮安大受打击,摸着自己的嘴,总感觉自己保不住它了!

    不会肿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吧!她补脑了一下那个画面,冷不丁颤了一下,太可怕了!

    奚芮安纠结地戳着碗,朝司慕白勾了勾手指,见他俯下身,凑过去在他耳边小声道:“可不可以分多次亲啊,我不想肿的说不出话。”

    肿的说不出话?

    司慕白愣了一下,等想明白后,忍不住失笑,小姑娘整天都想些什么啊。

    他抬手敲了下她脑袋,低声道:“可以。”

    奚芮安顿时松了口气,庆幸地拍了拍胸口。等过了会儿后,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想来想去没什么头绪,干脆扔到一边,愉快的开始撸串!

    其他人越过了考试的话题,聊起了比较轻松的,一时间气氛倒是活络了许多。

    边吃边聊,吃饭的时间就拉长了。等过了一会儿,奚芮安这一桌,就只剩下四个人了。

    奚芮安和司慕白,以及南黎川和许蜜。原本坐在旁边的余浪、李峰和秋颖,转战到了另外两桌去了。

    奚芮安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们一眼,戳着身边的人问:“他们怎么都走了啊。”

    司慕白正专注给小姑娘把签子上的牛肉拉拔下来,闻声抬头看了眼,挑眉道:“因为他们都是单身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