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抱抱
    司慕白的声音并没有压低,所以坐在旁边两桌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单身狗们:……在我们面前秀恩爱就算了,还欺负人,我们要报社!

    余浪三个人表示,自己没吃多少串,倒是吃了一大堆的狗粮。

    这顿吃完后,这群单身狗们打算,下次有什么群体活动,再也不叫这四个人了,简直是来虐狗的!

    这天下课,奚芮安和几个女生上完厕所回来,就见司慕白低垂着头,手里拿着一支笔,不知道写着什么。

    奚芮安走过去,看了眼他手里的本子,其中一页写了好几个正,另一页上,就写了一个正。

    “你写这个做什么?”她好奇地问道。

    司慕白放下笔,勾着唇,笑容深意:“你的错题记录和我的错题记录。”

    轰!

    一身闷响在脑海里炸开,奚芮安脸猛地就红了,恼羞地抬脚踢了下他椅子,道:“不行,你的错题记录应该由我来记!”

    司慕白轻笑:“好啊。”

    这时,周泽从门口走进来,直奔司慕白这里。

    “班长,运动会还有几个项目没人报,你要不要报名。”他问道。

    司慕白合上本子,问:“还有什么项目?”

    “男子3000米长跑,跳高。女子1000米长跑。”

    司慕白:“3000米和跳高都给我报上吧。”

    周泽一脸欢喜,又用亮闪闪地目光盯着奚芮安。

    奚芮安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叹了口气,道:“那我跑1000米吧,先说好了,可能拿不到名次。”

    周泽灿烂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没关系,重在参与嘛。”他低头在本子上记下,然后迈着轻快的步伐,哼着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人走后,司慕白侧头对小姑娘说道:“又多了一项任务,我建议以后我们跑步回家,这样就不用花其他时间去练习了。”

    奚芮安:“……可以拒绝吗。”她想坐单车回家。

    司慕白笑:“可以啊,那就下午放学后训练。”

    奚芮安立马就焉了,像打了霜的茄子:“那还是晚上吧。”

    司慕白是行动派,第二天就没骑单车过来了,两人直接坐的公交车去学校,晚上从学校跑回来。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负重,奚芮安白天趁着休息时间,尽量将所有作业都在学校完成了,晚上就带着钥匙和手机回家。

    不过两人运气不是很好,跑到一半,突然下起了暴雨,让两人暂时不得不找个地方躲起来。

    “哈切。”大量雨水降落,带起一阵阵凉气。凉风吹过,让刚刚运动发热的奚芮安忍不住鼻头一痒,打了个喷嚏。

    “冷了?”司慕白摸了摸小姑娘的脸,有点凉。他连忙脱下外套,套在小姑娘身上。

    奚芮安吸了吸鼻子,抬头看见司慕白就穿了一个单薄的衬衣,秀气的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拉下身上的外套还给他:“我不冷,你穿这么薄,快穿上,别弄感冒了。”

    司慕白没有穿衣服,拿着衣服重新给小姑娘披上,道:“我是男生,火气足。如果你怕我感冒,那就抱抱我。”

    话落,一个娇软温热的身体扑过来,紧紧地抱着他。小姑娘闷闷地声音从胸膛传来:“还冷吗?”

    司慕白垂下头,看着黑黑的小脑袋,愉悦地轻笑,伸手回抱着小姑娘,低声应道:“不冷了,整颗心都暖洋洋的。”

    屋檐下,两个身影静静相拥在一起,无声的温馨萦绕在他们身边。水滴滴滴答地落下,街道边缘,水流汇聚在一起,一个个水泡鼓起破开,又朝着下水道奔去。

    两人是想等雨停了或者小点儿了在走,结果十几分钟过去,老天爷像是要和他们作对一样,雨越下越大。

    奚芮安摸着少年的胳膊,衬衣有点湿润,凉凉的:“这雨一时半会恐怕不会停了,又没出租车,要不我们还是跑回去吧,也不远了。”

    司慕白也觉得干等着不是个办法,只是抱着娇软温热的小姑娘,不舍得放手。

    他抬眸看了眼雨幕,将自己的外套搭在小姑娘头上,半搂着她的肩:“那就跑吧。”他低笑一声,不等小姑娘反抗,带着她在雨中奔跑。

    奚芮安:“喂,你没遮住。”她顶了下头上的衣服,想分给少年一半,却被他强制的摁下去。

    雨太密集,周围升起了淡淡的白雾,脚步落下,溅起水花。司慕白带着人尽量挑有屋檐的地方走,等两人到了奚芮安家楼下时,她除了下半身湿了外,上半身还保持着干爽。

    而司慕白,几乎全身都湿透了,雨水顺着他发梢滴下来,落在奚芮安脸上,凉凉的,却奇异的觉得暖。

    “你等一下,我上去拿伞给你。”奚芮安不给少年反驳的机会,急匆匆地跑上楼。

    司慕白无奈笑了一下,在楼道里站了一会儿,脚下就积了一小滩水。

    很快,奚芮安返回下来,手里除了一把伞,还拿了毛巾:“快擦擦,等会回去冲个热水澡,吃点药,预防感冒。”

    “好。”

    结果,第二天还是有人感冒了。

    早读课结束,奚芮安恹恹地趴在桌子上,鼻尖有些发红。她吸了吸鼻子,拿出纸擦鼻水。

    司慕白将热水放在她桌上,好笑道:“昨天回家没冲热水澡,吃感冒药吗?”

    奚芮安幽幽看了眼他,抱着水杯喝了两口,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冲了啊,感冒药也吃了,结果还是感冒了。”

    司慕白伸手摸了下她额头,体温正常:“没发烧,要是困了就眯会。”

    “嗯。”

    外面的雨还在下,突然的降温,班里好几个人都感冒了。

    中午吃过饭,奚芮安回到教室准备写作业。她浑身像没骨头一样趴在桌上,眼皮一拉一拉的,没一会儿就握着笔睡着了。

    司慕白脱下校服外套,动作轻柔的披在小姑娘身上。

    然后他撑着头,专注看着趴在桌上睡着的女孩。嘴唇可能因为感冒,有点干。脸颊上的肉肉被胳膊挤出来,微微嘟起,看着无辜又可爱。

    无声的欣赏了一会儿,他轻笑一声,小心翼翼拿过她的作业,拿起笔慢慢写了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