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情话
    林荫小道上,梧桐树遮住了阳光,清风拂过,很是舒服。

    奚芮安一脸纠结羞红地被少年拉着走,没有注意到周围也有好几对看着靠的很近,却又不敢明目张胆拉小手的小情侣。

    因为这边有一排一米高的绿化,形成一道完美的遮挡墙。小道另一边,是有些老旧的教学楼,计算机教室和实验教室都在这里面,平时很少会有人过来。

    而现在,因为运动会,几乎所有人都去操场凑热闹去了,这里倒成了平时偷偷摸摸的小情侣约会的地点了。

    除了这里,还有食堂二楼,以及舞蹈教室外面到顶楼的楼梯间。

    但凡是运动会,这些地方,老师基本不会过来,所以都成了小情侣聚会的场地,要是这个时候去抓,绝对一抓一个准。

    突然间,眼前暗下来,奚芮安才回过神,抬头就发现自己身处教学楼里。

    这栋楼因为太过老旧的原因,灯时灵时不灵。建筑风格也很老,楼梯间的窗外就几个菱形的孔,地上也是水泥地,空气中还有些潮湿的味道。

    除了平时上课,这边基本不会有人过来。当然,还有些胆子大的学生跑来这里玩,或是晚自习的时候,小情侣跑来这里腻歪一会儿。

    “我们来这里干嘛?”一时间,奚芮安暂时忘了刚刚少年揶揄的话,紧紧贴在他身边,眨巴着大大的杏眼张望着四周。

    寂静的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说出去的话,还荡着淡淡回音。配着这幽暗的环境,还真的有点瘆人。

    奚芮安抬头去看少年,下一秒,眼前一花,背贴上冰凉的墙,凉意直奔四肢百骸,冷不丁打了个激灵,倒吸一口气。

    等反应过来,就见少年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将她禁锢在墙和他身体之间。

    少年隐在黑暗中,借着楼梯间菱形小窗口照射进来的光芒,她勉强看清少年半张脸,那微微上扬的唇角,透着一丝小坏。

    奚芮安咽了咽口水,心跳加快,软声软气道:“干嘛啦。”

    司慕白微微俯身低首,那抹光转移到了上半张脸,露出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光亮照射在如同玻璃球的眼珠上,使得那双眼有了些迷离感。

    奚芮安看着越来越近的脸庞,手慢慢伸出,抓着少年腰身两侧的衣服,紧张似期待地闭上眼。

    黑暗中,司慕白看着紧闭着眼的小姑娘,一脸焉儿坏,内心升起一抹恶趣味。他和小姑娘脸对着脸,热气喷洒在那粉嫩的唇瓣上,果不其然见小姑娘神色跟加紧张了。

    司慕白微微歪头,忍不住偷乐。他错开头,脸贴着小姑娘软嫩的脸颊蹭了蹭,手直接将她搂进怀里。

    两张脸贴上的那一瞬间,奚芮安就猛地睁开眼,眼底还带着一丝茫然。

    而这时,耳边响起少年低沉、透着笑意的声音:“没有亲到,安安是不是很失望呢。”

    奚芮安睁大了眼,脸上温度瞬间飙升。她伸手猛地推开少年,用着大嗓门来掩盖内心的心虚:“你才失望,臭司慕白,你太讨厌了,捉弄我很好玩吗!”

    小猫炸毛了,作为铲屎官的司慕白连忙顺毛,这个时候要是再去刺激一下,估计小主子就要冷战不理你了。

    司慕白不顾小姑娘挣扎,抱着她。手抓着她的小手轻啄了一下,抵着她的额头,蹭着鼻尖,低声哄道:“是啊,我没亲到,好失望。所以,可爱又美丽的奚芮安同学,能满足我一下下吗。”

    奚芮安轻轻撞了他一下,哼唧地扭过头,傲娇道:“哼,才不要。”

    司慕白可惜道:“那真是太遗憾了。”

    奚芮安扬着小下巴,模样可爱又得意道:“知道错了吧。”

    司慕白捏了下她鼻尖,笑了笑,趁其不备低头在粉唇上轻啄了一下:“橘子味的,又香又甜。”

    奚芮安睁大了眼,下意识地舔了下唇瓣,是今天早上涂得橘子味唇膏。

    只是香是挺香的……哪里甜了?

    “哪里甜啊,不甜啊。”她眨巴着眼道。

    司慕白笑,牵着小姑娘的手继续上楼梯,嘴里说道:“你甜啊。”

    奚芮安懵了一下,反应过来红了脸,忍不住羞涩地掐了少年一下。以前还非常正经谦和,结果现在怎么就变得满嘴情话,油嘴滑舌了。

    果然人不可貌相!

    小姑娘嘟着嘴,娇娇道:“司慕白,你变坏了。”说完,话音又转,笑嘻嘻地说道,“不过我挺喜欢的。”

    司慕白笑了一声,道:“安安你怎么这么可爱,好想把你抱回家藏起来。”

    奚芮安歪头,挑眉道:“那可不行,外面世界那么美,被藏起来就看不见了。”

    司慕白闻言,眼眸暗沉了一些,似想到了什么,嘴角扬起一丝无奈的弧度。突然,他停下了脚步,低头去摸索了一会儿,打开一道门,强烈的光让两人下意识的抬手遮住眼。

    等适应过后,司慕白拉着人走出去,带她走到天台边缘,看着下面热闹的操场,低声道:“那我陪你去看外面的世界。”

    奚芮安欣喜地看着操场,一双眼闪亮亮的,仿佛在发光。她双手张开,感受着风,大声道:“好啊,我们一起。”

    看了好一会儿,奚芮安才反应过来,问道:“天台的门不是都被锁上了吗,你怎么打开的?”

    司慕白道:“时间太久,扣锁的铁皮锈了,稍微用力就打开了。”

    奚芮安惊奇地睁大了眼,跑去看了下,又问:“那你是怎么知道它坏了。”

    司慕白笑:“有次听别人说的,而且,我们也不是第一个上来的人。”他指了某个地方,奚芮安立马就看见一堆的烟头。

    不用想,也能猜到肯定是学校某些人。

    奚芮安撑在天台边缘眺望下面,可以将所有的比赛项目收入眼底:“这里视野真好。”

    司慕白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瓜子和干脆面,将干脆面递给小姑娘,自己剥起了瓜子:“要是喜欢,以后我们可以常来。”

    奚芮安点着头,一脸惊喜地捏着干脆面,听着咯嘣响的声音,欢喜道:“司慕白,你想的真周到,居然还有干脆面。”

    司慕白得意地挑眉,又从宽大的校服兜里摸出一瓶娃哈哈给她:“有吃有喝,爽吗。”

    “爽翻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