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你的暖宝宝已上线
    窗外,小雨飘飘,淅淅沥沥地落在地上,整个城市笼罩在雨幕里,城市上空飘着轻薄的白雾。

    越是靠近六月,t市的天也就越来越热。前面几天温度猛地升高,校服也从长袖换成了夏装,结果这才没几天,温度又降下来了。

    “什么鬼天气啊,这风吹得冷飕飕的。”

    “上午还好好的,一下子就变冷了。”

    “这下估计要感冒了,我没带外套。”

    教室里,声音杂乱,女生们躲着不想出去,男生倒是不怕,还在走廊上嬉闹。看见女生们怕冷,还故意去把窗户打开,结果惹来一群女生怒骂。

    窗户打开了又被关上,关上了又被人恶作剧的打开,就算被好几个女生追着打骂,男生也不厌其烦地玩着这游戏。

    奚芮安现在的位置在教室中间,两边的风都往里面吹,清冷的风吹过,裸在外面的手臂立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阿嚏!”奚芮安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心里有点后退今天早没听奚妈妈的话,多带件衣服。

    她转头,刚想叫那群男生别闹了,身上一暖,肩头上就多了一件衣服,淡淡的清香萦绕在鼻息间。

    少年身材修长,衣服披在女孩身上,垂至大腿下,显得特别宽大。

    奚芮安回头看他,少年就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她想和他说,衣服不用给她,自己穿。

    结果少年根本就没给她机会,帮她拢了拢衣服,就起身去关窗户,接着又去关靠走廊那边的那扇窗。

    走廊那边,窗户刚刚关上,有个男生又偷偷摸摸地想去打开。

    司慕白就站在教室里,将窗户拉开一点,似笑非笑地看着蹲在窗户下的男生,伸出一只手摸来摸去。

    教室里的女生乐了,还跑到后门去看热闹。走廊上的其他男生,也忍不住,一个个地捂着嘴偷笑。

    男生伸手摸了半天,摸了个空,感觉有些奇怪。看了眼旁边的兄弟,笑什么啊?又扭头,就见一堆女生站在后门,笑盈盈地望着他。

    男生一头雾水,一脸的问号。

    什么情况???

    “好玩吗。”云淡清风地嗓音在头顶响起,让男生浑身一寒,菊花一紧,直接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

    周围爆发出一阵大笑,男生瞪了眼他们,转头看着浅笑的班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缩着脖子道:“不好玩。”

    司慕白挑眉,道:“我看你玩的很开心啊。”

    男生狂摇头,欲哭无泪道:“没有没有,班长,我一点都不开心。”

    司慕白浅浅勾唇,手肘撑在窗沿上,侧头看着他“既然不开心,那就做点有意义的事吧。”

    有意义的事?

    男生:懵逼脸jpg。

    司慕白抬手,修长的手指着教室后面的卫生角,淡淡道:“教室里垃圾有点多了,拿去倒了吧。”

    哈????

    男生震惊脸,愣愣地看着司慕白。

    司慕白笑,语气不急不缓地说道:“为班级做贡献,难道不是有意义的事?”

    男生还敢说什么,自己做的孽,跪着也要还了。倒垃圾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倒的地方有点远。

    他点了点头,狠狠瞪了眼那群看戏的兄弟,起身去卫生角提垃圾。

    “班长666!”

    “谢谢班长帮我们教训这些男生。”

    “班长出马,一个顶俩。”

    女生们欢呼。

    司慕白关上窗户,说道:“你们谁有伞,借给他先用用,别倒个垃圾,还倒出感冒来了。”

    女生们哼唧了一声,不过还是把伞借出去了。

    奚芮安坐在位置上捂着肚子笑,她感觉那个男生以后再也不敢玩窗了。

    司慕白回来,奚芮安笑看着他,小声道:“你太坏了。”

    司慕白挑眉:“不应该是好吗。”

    奚芮安笑弯了眼:“以后他估计对窗都有阴影了。”

    司慕白浅笑,没接话,抬手轻轻拍了下小姑娘的头,问道:“还冷吗?”

    教室里所有窗户都被司慕白关上了,那些男生也不敢去开。教室后门也被女生关上,只留了个前门。这下子教室里的温度就开始慢慢回暖了。

    奚芮安知道少年是为了她,心里像是被注入了一壶温水,暖洋洋的,却又烫的心尖发颤。

    她笑的又甜又软,语气娇软地说道:“不冷了。”倒是见司慕白只穿着一件衬衣,有点担心,“你呢,穿这么少,肯定冷,衣服你拿回去穿着,别弄感冒了。”

    她伸手将衣服拿下来递过去,手却被一双温热干燥的大手握住。

    司慕白捏了捏小姑娘软乎乎的手,挑眉笑道:“现在还觉得我冷吗。”

    奚芮安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无奈说道:“你是暖宝宝,行了吧。”

    司慕白笑,撑着头,眉眼柔和,右手五指扣着小姑娘的五指,十指相扣,语调缱绻:“嗯,我是你的暖宝宝。”

    奚芮安脸噌的一下就红了,滚烫滚烫的。她转着眼,悄咪咪看了眼周围,见没人注意,这才松了口气。

    “油嘴滑舌!”她瞪了眼他,只是水润的眼眸里,却有藏不住的开心,“好啦,别抓着了,我要做作业。”她甩了两下手,没甩掉,少年握的有些紧。

    难得这样贴近,还没享受够,司慕白自然不肯放手。他手微微收紧,不急不缓地说道:“这是左手,不耽搁写作业。”

    奚芮安:……

    结果最后,她还是用着一只手写作业,只是没有左手摁着本子,字迹没有之前好看。

    而那个去倒垃圾的男生,回来后就躲在教室不肯出去了。去外面跑了一圈,又有水气又有风,冷的他有种想回家把棉袄拿出来穿的冲动。

    回了教室,他向借他伞的女生道谢,又给一群女生道歉。女生们本来也没放在心上,知道这些男生爱玩,也没计较那么多。现在这么一本正经的道歉,反倒弄得女生们不好意思的。

    一群女生你一句我一句,这事就翻篇了,又其乐融融地打成一片。

    等晚自习放学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变成了毛毛细雨。司慕白拿着黑伞,和奚芮安一起离。中途看见南黎川,他打了招呼就匆匆走了,说是许蜜没带伞,他先送她回去。

    单车从路边积水上滑过,荡开一圈圈涟漪。奚芮安撑着伞坐在后座,手伸出伞外,毛毛细雨落在掌心,有点痒。

    突然,单车一个急刹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