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酸酸甜甜
    吃过晚饭后,离晚自习上课也没多久了。几个人迈着慢悠悠的步伐,往学校走去。路上,奚芮安说起了后面三天假期的安排。

    “放假了我和司慕白准备去水乡湾,你们有谁要一起的吗。”奚芮安步伐蹦跳,说话时两手背在身后,歪头看着其他人,杏眼弯弯的笑。

    余浪有些惊讶,问道:“水乡湾?班长,老大,你们要跑这么远去玩啊。这一天肯定玩不完,你们打算住那边吗?”

    南黎川倒是能懂发小的用意,想想,黑色的帷幕下,上千盏孔明灯齐放的场景,就已经让人震撼惊叹了。如果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去看一次……

    太浪漫,太唯美了!

    水乡湾,他也只去过一次,和父母一起,同行的还有奚芮安一家三口。那时年龄小,哪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只觉得那么多灯升空飞起,特别美,惊叹。

    现在嘛……

    他看了眼许蜜,心中有些意动,犹豫了几秒,问道:“许蜜,你要去吗?”

    许蜜有些为难地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期盼,心里实在不忍打击他。可那三天,家里的父母早就给她安排好了该做什么。

    她垂下眼眸,嗫嚅着唇好一会儿,小声道:“我爸妈给我请了家教,那三天要在家补习。”

    啊!

    南黎川微微愣怔,随后有些失落,连带着那向来飞扬的眉眼,都垂了下来,像只没能讨到心爱玩具的狗狗。

    许蜜舔了舔有点干涩的唇,手抓着袖摆,心里有着许多说不清的情绪,憋在胸口,闷得发慌。

    李峰没注意这边的情况,可看着奚芮安和司慕白,心里了然,便故作一脸遗憾地说道:“我那几天要去我奶奶家,看来只有等下次有机会在一起了。”

    奚芮安轻轻啊了一声,杏眼圆鼓鼓地,可爱极了。

    “那真可惜,听说这个灯节是一年一次,下次想看只能等明年了。不过……明年就该我们高考了诶。”

    司慕白拉着小姑娘的手,将人拉到身侧,道:“等明年,我们可以自己做一盏孔明灯,祈愿。”

    奚芮安眼睛一亮,神采雀跃:“对哦,司慕白,你真聪明!”激动之下,也没顾忌这是大街上,凑上去在少年脸颊上啵了一下,然后笑眯眯地甩着两人相握的手。

    旁边余浪和李峰都被奚芮安的动作给惊呆了,内心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靠!

    相比两人的粉红气息,南黎川和许蜜两人之间就有点闷沉压抑了。

    两人都有些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谁也没开口说话。

    奚芮安眼珠子转了转,歪头看着两人,想了想说道:“许蜜,如果你给你爸妈说,高年级的年级第一名给你补习,他们会放你出去吗?”

    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只是不想看发小这么失魂落魄。

    许蜜愣了愣,司慕白也微微愣怔,两人都知道她的意思。

    许蜜想了会儿,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我回去问问我爸妈。”

    南黎川心情就像坐着过山车,不断地起伏。不过这会儿他也觉得无所谓了,就算这次不能去,以后多的是机会,总有一次两人能去一次。

    他冲许蜜笑,笑容帅气飞扬:“许蜜,不用有压力,不能去就不能去呗,以后再找机会嘛。”

    许蜜脸蛋红红的,羞涩地抿唇笑:“嗯,我上午补习,下午要上小提琴课,不过四点以后,就能出来玩了。”

    她话里暗示的意思,说的很明显。因为第一次暗示邀请一个男生出来玩,她脸上的红晕慢慢扩散到了那白嫩的脖颈上。

    南黎川心里开心死了,嘴角扯开一个弧度,露出洁白的牙齿:“好巧,我四点过后也没事做了。”

    两人对视一眼,没有说破,却心照不宣。

    奚芮安悄咪咪地看着两人,一双眼亮闪闪的,好似会说话一般。

    突然,一只手将她的脸转到一边,对上司慕白那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

    她吐了吐舌头,拉着他的手靠近他,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小声道:“那这次,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去了。”

    “没人打扰,不是更好。”他微微垂头,用着低沉的嗓音在女孩耳边说。

    奚芮安脸红了红,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推开他,瞬间跑远,站在前面大喊:“别磨蹭了,要打上课铃咯。”

    司慕白笑看着小姑娘的背影,迈着长腿,加快了速度。

    两个人,正合了他的意,挺好。

    一群人笑笑闹闹地走进了学校,顺着梧桐树道走了没多久,就碰见了陈意涵。

    前方,陈意涵推搡着一个女生,指着她骂骂咧咧,言词难听,说的那女孩一个劲的道歉,一个劲的哭。

    但是陈意涵没有丝毫要收敛的意思,引得路过的学生忍不住驻足围观,看着陈意涵的目光,都有些嫌恶。

    “就踩了她鞋一下,这样太过分了吧!”

    “是啊,这人怎么这样啊。”

    “骂的也太难听了吧,好歹都是同学。”

    奚芮安几人靠近,刚好听见陈意涵叫人赔钱的话。

    “我这双鞋今天刚买的,三百块,拿钱。”她一脸的盛气凌人,让人不喜。

    三百块钱,都快赶上一个住校生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哪是那么容易能拿出来的。

    女同学也被吓住了,哭声戛然而止,只是身体还在不断抽抽。

    周围的学生也愣住了。

    一瞬间,原本还有些嘈杂的梧桐树道,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听见那女同学一抽一抽地声音。

    “啧啧,第一次见人这样碰瓷的,一个鞋印三百块,也亏得你说得出口。”奚芮安歪着头,看着陈意涵的目光多了一丝鄙夷。

    南黎川吊儿郎当地说道:“校园霸凌现场啊,不知道邱主任在哪里。”

    余浪:“**裸的抢劫!”说完,还煞有其事自顾地点头。

    李峰:“这女人真可怕!”

    司慕白没有说话,站在奚芮安身侧,冷淡夹杂着嘲弄的目光落在陈意涵身上,让人觉得他在看跳梁小丑。

    看见几人,陈意涵顿时不敢吭声了,连带着气焰都消了。

    空气有那么一瞬间的凝结,其他人面面相觑不敢吭声,憋着气。

    半响,陈意涵虚张声势道:“这次算你走运!”说完,就匆匆离开,步伐似乎有些凌乱。

    奚芮安望着她的背影,歪头小声和司慕白说话:“你说你要去找她,什么时候啊。”

    司慕白侧头,勾着唇,轻笑一声:“唬她的,让她——惴惴不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