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名分
    不得不说,司慕白的方法很有效果,从那次事件后,一直到学校放假,再也没有来两人眼前晃悠。

    高考前几天,高三放假,少了一个年级的人,立马就感觉学校空了许多。

    六月四号,天晴,太阳炙烤着大地,夏天的炎热初显。

    从远处望去,操场上热浪滚滚。

    下午,班主任因为高考,有感而发说了许多,最后做了一个总结:“明年的这个时候,上战场的,可就是你们这群老兵了,趁着还有一年的时间,大家努力。”

    “这一战役结束,将会迎来新的转折点,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是要阳光大道还是狭窄的独木桥,就取决于你们自己。”

    “好了,不说多了,免得你们嫌我烦。”

    话落,班里爆发出一阵笑声。

    “放学吧,大家假期注意安全,都不是小孩子了,做事用点脑子。”李子清笑着摆手,说完就踩着高跟鞋离开,长长的秀发在空中划出一抹弧度,背影俏丽。

    教室里,一片欢呼声,有的学生立马就背着书包跑了出去。还有的和朋友说说笑笑,一起离开。

    奚芮安有些兴奋,因为她和司慕白明天就要去水乡湾了,去那里玩两天,假期的最后一天回来。

    昨天晚上,她找奚爸爸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不太顺利。

    “水乡湾不太安全,你和谁一起去?”奚爸爸微微敛眉,言词里都透着不太赞同的意思。

    奚芮安张口就想说司慕白,话到嘴边,吞了回去,小脑袋一转,多说了几个人:“和司慕白他们,还有班里的两个女同学。”

    奚爸爸:“你们几个半大的孩子,去那里不安全,要不换个地方玩?”他试图改变女儿的想法。

    奚芮安噘着嘴,眨巴着大眼睛,抱着父亲的手臂一顿撒娇:“爸爸,你就让我们去吧,最近两年那边好多了,而且我们好几个男同学在呢,大家都一起行动,不会有事的。”

    好久没享受女儿撒娇的奚爸爸脑子一懵,一口就答应了。等看着满脸雀跃兴奋的女儿,那刚刚升起的一丝后悔渐渐消散,乐呵呵地看着她。

    “先说好,到了地方给家里打电话,每天早上和晚上,都要打电话报平安。”

    娇娇的小姑娘闪着亮晶晶的眼,比了一个ok的手势:“最爱爸爸了,那妈妈那边就拜托你啦。”她双手合十,拜托人的小模样都显得可爱。

    “臭丫头!”奚爸爸笑骂了一声,抬手捏了捏女儿粉嘟嘟的脸颊。

    事后,奚妈妈自然免不了将她说了一顿,又不厌其烦的帮她整理需要的东西。

    下午四点左右,太阳还高高悬挂在空中,空气中的燥热没有褪去,梧桐树上的知了不厌其烦的高声吟唱。

    梧桐树道上,树荫遮住了阳光,给了一丝喘息的清凉。树荫下,少年牵着女孩的手,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往校门口走。

    两人太过瞩目,又明目张胆的在学校里牵手,引得路过的学生频频侧目,连带着匆忙的步伐都缓慢了许多。

    “是高二八班的司慕白,次次年级第一的那个。”

    “他们牵手了诶,真的在交往吗!?”

    “那个女生确实挺漂亮的。”

    “……”

    周围的人低着头窃窃私语,两人无所顾忌,聊着后面两天的安排。

    “我们明天先去找住的地方吗?”奚芮安歪着头问,一块银碎的阳光透过缝隙落在她粉嫩的脸颊上,白的发光。

    司慕白淡淡的笑:“酒店我已经订好了,明天去了直接过去就可以了。”

    奚芮安惊讶,杏眼圆鼓鼓的,粉唇微张:“啊,你动作这么快。多少钱啊,我明天给你。”

    “不用。”

    “那怎么行,怎么让你一个人花钱呢。”小姑娘皱着鼻子,不太乐意。

    司慕白手一拉,将人带进怀里,手顺势揽着她的肩,低低笑了一声,道:“我想给你花钱,放心,就你一个,我还是养得起。”

    奚芮安脸红了红,嘁了一声,嘟着嘴小声道:“有钱也不能乱花啊,还有,我很好养的。”

    司慕白低低地笑,打趣道:“哦,很好养啊。”

    奚芮安反应过来,红了红脸,忍不住抬脚轻轻踢了他一下,娇嗔道:“讨厌。”

    两人没先回家,而是去了一趟超市,买了点明天路上吃的零食,这才慢悠悠的回家。

    等进入二区附近,两人就默契的松开了手,保持一点点距离。每每这个时候,司慕白就有种自己见不得光的感觉。

    将人送到楼下,司慕白拉住准备进楼道的小姑娘,语调有些幽幽地说道:“安安,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名分。”

    名分?

    奚芮安愣住了,看着少年白净帅气的面容,莫名看出了一丝幽怨和委屈。

    委屈?!!

    奚芮安惊了,眨巴着大眼睛,呐呐道:“什么、名分?”

    司慕白微微垂眸,长长的睫毛投下一截阴影。他伸出手,抓着小姑娘白皙娇软的小手,十指紧扣:“这样,能见人的。”

    奚芮安低头,看着两人十指紧扣的手,抖了一下,指尖微微发烫。她双眼灵动的转悠,观察着四周,就怕碰见熟悉的叔叔阿姨们。

    好在这个时候,那些大人们还没下班,没什么人。

    奚芮安红了红脸,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挣开手背到身后,俏皮狡黠道:“想都别想,我还得继续考察考察!”

    说完,不等少年回应,转身跑进了居民楼,随着步伐微微扬起的裙摆荡开一个漂亮的弧度,一双洁白均称的双腿白的发光。

    司慕白站在外面看了许久,才收回视线,垂眸看着那只手,拇指和食指收拢,轻轻摩挲,好似还能感觉到小姑娘的体温。

    他转身,准备回去,抬头看见前面慢慢走来的一个人影,目光顿时有些幽深。

    “慕白啊,又送奚丫头回来啊。”走来的妇女微微发福,圆圆的脸看起来很和蔼可亲。

    司慕白嘴角微微扬起,笑的温雅有礼:“是啊,阿姨。”

    妇女笑了笑,拉开防盗门:“快回去吧,阿姨也要回去做饭了。”

    司慕白轻点了头,转身离开。

    妇女看着他的背影,笑意渐渐消去,浮上了一丝疑惑。刚刚好像看见这两人,拉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