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住一个房间
    夜幕苍穹,水乡湾北大街却热闹非凡,人声沸鼎。大街尽头,是一块空地,空地两边,几米高的杆子上,挂着灯。

    白色的灯光强烈,照亮了周边一大片地方。

    “好多人啊。”奚芮安踮着脚尖,伸长脖子往里望。奈何个子有些矮,看到的全是黑乎乎的人头。

    司慕白身高一米八几,站在人群中算是鹤立鸡群了。他目光环视了一圈,看见某一处,回头冲小姑娘温柔一笑,带着人往另一边走:“跟我来。”

    奚芮安被他牵着穿梭在群人里,大眼睛左顾右盼的观望。人群站的并不紧密,所有人手里,都拿了一个孔明灯。

    现在已经八点多了,距离九点没多长时间了。在等一会儿,千百盏孔明灯齐放,缓缓升空,最终变成千百道星星点点。

    在古代,孔明灯又叫祈愿灯。那时的人们会写上自己的愿望,放在孔明灯里,让它带给老天爷。

    她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她想和少年一起放孔明灯,和他一起祈愿。

    这个想法突然冒出来,却快速的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盘踞在心中。

    她拉住他,在他疑惑的目光下,闪着亮晶晶的眸光,期盼道:“司慕白,我们也去放孔明灯,好不好。”

    司慕白看着她,脸上的神情难得显露的这么明显,有欢喜,有懊恼。欢喜小姑娘能想到这些,懊恼自己居然忽略了这种事。

    “好。”他温声道,护着小姑娘,转道往另一边走去,那里有卖孔明灯的。

    临近九点,这片地方的人越来越多。那些原本还在小摊之上转悠的游客们,都赶了过来。除去游客,还有许多的本地人。

    孔明灯的小摊围着许多人,奚芮安和司慕白等了好一会儿,才买到东西。

    买好了孔明灯,两人又往直前那处人少的地方走去。

    小坡上,零零散散站了一些人,往下看,才发现这片空地到底有多大,至少容纳上千人是绰绰有余的。

    站得高,视野就广了。小坡下面,已经有人开始点灯了,没一会儿,橘红的光星星点点亮起,因为还没到时间,所以大家都还没放手。

    “帮我拿一下下。”奚芮安笑容软绵,将孔明灯递给少年,从小背包里摸出笔和小本子,快速的在上面写了两行字。

    撕拉一声,纸张被撕了下来,女孩咬着笔,低垂着头,专注认真地折着纸,然后卡进孔明灯的某一处。

    身旁,司慕白将一切尽收眼底,无声的笑。如果不是手里拿着两个孔明灯,他恐怕已经将小姑娘抱进怀里。

    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好想抱进怀里揉揉!

    “写了什么。”

    小姑娘写的时候,特意避开他,那神秘样,让他有些好奇。

    “不告诉你。”小姑娘脸上扬着鲜活娇俏的笑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杏眼笑的微微弯起,酒窝浅浅。

    司慕白低笑,没忍住揉了揉小姑娘的头:“笔和纸给我一下。”

    奚芮安摸着有些凌乱的头发,控诉地看了他一眼,却又乖乖的将笔和小本子递过去,又接过他手里的孔明灯。

    少年拿着笔和本子微微侧身,同样故作神秘不给小姑娘看。

    论起好奇心,奚芮安绝对比司慕白高,她水润灵动的眼狡黠地打转,悄咪咪地移动了两步,伸长脖子想去看。只可惜,还没瞄到一个字,就被躲开了。

    奚芮安鼓着腮帮子,没说什么,就是心里像猫爪一样,痒的不行。

    突然,一声吼声打断了她的思绪,也吸引了所有人。

    “放灯咯!”

    喊的人是一个老伯,声音从胸腔里发出来,浑厚有力,高亢,尾音上扬拉长。瞬间,点燃了整个场地的气氛,伴随着声声喊声,孔明灯——升空了!

    一盏、两盏……七盏、八盏。几乎在那短短几秒间,数十盏孔明灯齐齐升空,橘红的火光在里头一跳一跳,似乎在雀跃自己的飞升。

    奚芮安定定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匆匆地想去点火:“快,放灯了。”

    突然,手里的打火机被抽走,还没来得及反应,后脑勺被人轻轻拍了下,耳边少年低沉无奈的嗓音缓缓响起。

    “我来。”

    以奚芮安急不可耐的状态,他还真怕她一不小心把整个灯点燃了。

    少年修长的手指拿着廉价的打火机,奇异的赏心悦目。

    啪,火点燃,少年动作轻而稳的将两个孔明灯点燃。

    两人两手抓着孔明灯下盘的架子,默契的扭头看了一眼对方,松开了手,这个承载着两个年轻人愿望的孔明灯,摇摇晃晃的飘向远处。

    幽暗的天空,千百盏孔明灯齐齐上升后,又各奔东西。远远望着,像一颗颗闪耀的星星,又像汇聚的星河,绚烂美丽。

    “呼,真漂亮。”奚芮安呼了口气,抬手挽着少年的胳膊,头靠过去,嘴角扬起甜甜的笑。

    和上千人一起放孔明灯,身边还有喜欢的人陪着,这一天,就算多年以后,回忆起来,也是甜滋滋的。

    少年的纵容,宠溺,让她就像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可以肆意的放任自己。

    两人待的有些晚,小姑娘拿着手机,拍了许多照片,这才心满意足的打道回府。

    只是,当回到酒店房间,看着两张床时,脑子又懵了,一颗心紧张的加速跳动,像装了一只小鹿在里头,窜来窜去,仿佛要从心口跳出来一般。

    “我先去洗澡。”两人独处一室,让奚芮安浑身都感觉不自在,呼出的气滚烫滚烫的。。

    她拿了衣服,似逃一般,冲进了洗手间里。身后,少年的低笑轻轻响起。

    奚芮安洗澡的这个时间,司慕白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聊天。

    余浪建了一个聊天群,拉的都是几个男生,此时正在问司慕白今天过得如果,班长有没有激动的献吻。

    司慕白懒得理这群八卦的人,发了几张小姑娘拍的莲湖和孔明灯的照片,就没再冒泡了。

    洗手间里,水声还在哗啦啦的响。他目光落在门上,有些幽深,脑子里控制不住地浮想联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