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礼物
    新生围观没有持续多久,下午第二节课下课,等她们再来的时候,就看见沉着一张脸的教导主任站在走廊尽头。

    因为她的存在,这一层出来透气的高三生都少了。不过新来的高一小朋友们,可不认识这位严肃到极致的教导主任的威名。

    在她们眼里,就是有位看起来很凶的老师站在那里,让她们不敢上前。

    后来,高一各班的班主任开班会时,都讲了同一句话:高三的学姐学长学业重,没事不要往那边跑,打扰他们看书。

    高一新生们:“……”

    晚自习下课,奚芮安伸了个懒腰舒展筋骨,余光瞥见吴佳佳身边的空位,感叹一声,有钱真任性,想转学就转学。

    从上暑假课开始,陈意涵就请假没来,等开学后,就直接转学了。这个消息,让八班的学生们开心,毕竟谁都不想高中的最后一年,有个这样一个人在教室里打扰他们学习。

    “过几天就是教师节了,这是我们高中最后一个教师节,我们要不要送点东西给李老师啊。”

    奚芮安撑着腮帮子,手指轻轻拍打着脸颊,陷入深思。

    司慕白:“明天下午去商城。”

    “班长、副班,你们也想送礼物啊。”前面的同学回头问道。

    奚芮安点头,有点烦恼:“嗯,就是还没想好要送什么。”

    那同学跃跃欲试地说道:“不如我们送花吧,班上每个人都买个一两朵,整合成一束,多好。而且李老师是女人,没有女人能拒绝花的。”

    奚芮安眼睛一亮,觉得这个点子还不错。可转念一想,花那么容易凋谢,几天就没了。

    “花太容易凋谢了。”她秀眉轻轻蹙起,带着抹愁绪。

    那个同学听这话,挠了挠头,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了。

    司慕白抬手,勾着手指,指节敲在小姑娘头上,淡淡道:“花配贺卡,班里每个人都写上自己的祝福语。”

    奚芮安眼睛闪亮,夸赞道:“不愧是学霸,脑子就是好用,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会给大家说。”

    “好。”前桌的同学跃跃欲试,准备去和其他人说这件事。

    “等等。”司慕白道,神色有些无奈,“班费还有,用班费去买束花就可以了,贺卡买花的时候再选购。”

    “也好,那就麻烦班长和副班咯,辛苦啦。”那同学笑眯眯地说道,转身和其他人说起这个事,大家也是很赞同,有的人已经在想,要留什么样的话了。

    奚芮安和司慕白则商量着买什么花。

    第二天下午,吃好饭的司慕白和奚芮安准备去花店,临走前,被南黎川喊住了。

    “老大,安安,你们干嘛去啊,等会一起打球啊,我们都好久没打了,闫彬也说他等会过来。”

    奚芮安:“这不是快教师节了吗,我们班准备送一束花给班主任,现在去花店看看。”

    司慕白一手牵着小姑娘软嫩的手,一手插在兜里,姿态随意:“你们先去,我们等会再过去。”

    “那行。”南黎川点头,目送两人离开后,回头和余浪他们说道,“你们说,我们要不要也去给班主任订一束花啊,毕竟最后一年了。”

    “可以啊,这个办法不错,回头我和我们班班长提一声,看看他们怎么说。”余浪道。

    南黎川:“我等会晚自习也给我们班长说一声,走吧,先去打球。”

    “这两个月一直坐在教室里上课,骨头都快锈了。”

    “切,那也没见你瘦啊。”

    “……这兄弟没法做了!”

    “别啊余浪,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更何况是你这个大肚子呢。”

    “卧槽,李峰你给我滚远点!”

    两人一言不合又开始互相揭短,互相伤害。

    “我感觉这两人挺配的。”看着两人,南黎川和许蜜说道。

    许蜜:“……”

    什么配不配?

    “你看,欢喜冤家。”指着打闹的两人,南黎川吊儿郎当的笑。

    欢喜冤家是这么用的吗?怎么感觉有些诡异啊。

    许蜜看了眼两人,舔了下有点干涩的唇瓣,小声道:“他们俩都是男生。”

    南黎川笑的一脸深意,低头在许蜜耳边说了一句话,顿时让那女孩一脸震惊,好一会儿才接受了新知识,一言难尽地看着那两人。

    在某个国家,男生和男生是可以结婚的,还能合法领证!

    打球的时候,余浪和李峰浑身不自在,好几次都失手了。

    “我说你们俩怎么了,坐两个月坐瘫了?”闫彬抹了把汗,拿着一瓶矿泉水,仰头喝的有些急,少许的水从嘴边漏出来,顺着嘴角滑到脖颈,隐入胸膛。

    余浪挠了挠头,走到南黎川身边,扯着他,指了下边缘的许蜜,小声道:“川哥,我怎么感觉你妞老是看着我啊,不会是喜欢我吧!”

    “天啊,我和她真的不太熟啊,就跟着你们见过几次,真的没有挖你墙角,川哥。”

    余浪猜测到这一层,瞬间惊恐了,一直盯着他看,不会真看上他了吧!

    南黎川嘴角抽了抽,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抬手就一巴掌拍在余浪后脑勺上,森然笑道:“喜欢你个大头鬼,这么自恋,你咋不上天呢!”

    余浪:“……川哥,我这个吨位,想上天也难啊!”他抬手捂着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南黎川顿时:“……”

    他还能说什么!

    “还打吗。”闫彬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扯着衣领,企图通风凉快凉快。他衣领本来就低,衣服拉扯的时候,露出一小片胸膛,蜜色的肌肤肌理线条分明,有点小性感。

    这让周围的女生忍不住红了脸,低下头,神色激动的和身边朋友窃窃私语。

    “打,我们俩打吧,这俩二货太弱了。”南黎川道。

    俩二货:……川哥,你这么嫌弃我们,良心不会痛吗!

    “司慕白什么时候回来?”闫彬嘴里嚼着口香糖,随意运着篮球,问道。

    “估计得过会儿,怎么,又想找他单挑啊!”南黎川扬眉,笑道。

    “哼,不如等会我们俩一起打他如何。”

    南黎川懵了一下,看着闫彬狡诈的笑,挑眉道:“只要你不怕小安子,我随时奉陪。”

    奚芮安!

    闫彬想着自己只是拉着司慕白帮忙揍人,就被着丫头前前后后嫌弃又数落的不行,几次见面都不给好脸色。

    “咳,那什么,两个人打一个人有点欺负人,还是算了,算了。”

    南黎川对他露出姨母笑容,孺子可教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