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欺负我的人?
    “今晚不用让林林来接我了,我要和剧组出去吃晚饭,你也不用等我了。”

    李言城看着消息,短短的十几个字,他看了很久。

    门口有人敲门。

    “进来。”李言城关掉手机,看着门口。

    林林推门进来:“boss,我该去接夫人了。”

    “今天不用了,不过该查的还是要查的,什么人在背后跟踪偷拍瑶瑶,一定要给我查清楚。”

    林林:“是。”

    林林已经派人去调查了,只是没有想到那人很谨慎,并不是一直监视覃瑶。为了不然覃瑶发现,他派出去的人也不敢太过放肆。

    林林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李言城也继续工作了。

    覃瑶坐在南笙的车上,握着手机,迟迟不见李言城回复,心里很忐忑。

    南笙看覃瑶坐立不安,开玩笑:“覃瑶,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只是有点不习惯在外面吃饭,而且……”

    不用多说南笙也明白的。

    “覃瑶,今天的场合你是一定要参加的,大家的集体活动如果你不来的话,别人会说你清高孤傲的,这不是让有心人更加有事可做了吗。”

    覃瑶明白南笙是为自己好:“我知道的,南笙姐,谢谢你,要不是有你陪着我,我真的可能选择逃避了。”

    南笙笑着:“我也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不用客气。”

    车子很快就到了酒店门口。

    如覃瑶所想,这是西城很有名的一家大酒店,金碧辉煌,景色宜人。

    大家都在一楼的包厅里面就座了。南笙,覃瑶还有徐浩宇是这部剧的主角,自然都坐到了一起,宁如墨作为徐浩宇的女朋友,也坐到了那一桌。

    覃瑶一直盯着手机,等待着李言城的回复。

    这该死的李言城,一声都不吭一下,不会和那天在房间里一样,看到消息根本不回吧。覃瑶一心在手机的消息上,对于饭桌上的事情不是很清楚。

    南笙打趣:“覃瑶,你该不会是在等你男朋友的消息吧?”

    徐浩宇一听到南笙这么说,很惊讶,直接问出了口:“覃瑶,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宁如墨看到徐浩宇这个样子,捏紧了拳头,死死地瞪着覃瑶。

    覃瑶猛然间听到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怎么了?”

    这一下所有的人都误会覃瑶有男朋友的事。

    宁如墨冷冷的说:“没事,吃个饭还不专心,一点礼貌都没有。”

    被宁如墨这么一说,覃瑶到真的觉得不太好意思了,放下了手机。

    覃瑶还是不太放心,想给李言城打个电话,就借口去洗手间。

    李言城正在参加一个饭局,接到了覃瑶的电话。

    “那个…你看到我给你发的消息没有?”

    李言城靠在阳台上,吹着夜风,听着手机里面女孩的娇喝,笑了:“老婆,打电话来要先叫声老公。”

    覃瑶脸一红,在走廊的阳台上,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才压低声音叫了声老公。

    李言城满意的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透过红酒杯看到对面的一楼的阳台上那一个小人儿。

    “我看到了。”

    覃瑶双手叉腰,气呼呼:“你看到了,怎么不给我回复啊,我现在已经被拉到酒店来了,就算你不同意也没用了,而且我晚上从片场出来的时候也没看见林林。”

    李言城看着对面一楼的那个气呼呼的小人儿:“是我跟他说今晚不用接你的,乖啊,下次给老公发消息,老公一定回。”

    覃瑶像泄了气的皮球,对李言城充满磁性的声音毫无抵抗力。

    李言城勾唇:“老婆,吃完饭给我发个消息,我来接你回家。”

    “不用了,不用了,你答应过我的。”

    覃瑶的小心脏可受不了李言城突如其来的暴击。

    李言城抿了一口红酒:“我答应你不让别人知道我们俩的关系,我一定能做到,但是我没有答应过不能去接你啊。”

    覃瑶对李言城的逻辑无法质疑,当然她也不怀疑李言城的能力。

    挂了电话,覃瑶在阳台上松了口气,却没有急着回去,李言城知道她应该并不想参加这些饭局吧。

    他上了电梯,下楼,往覃瑶所在的那一边走过去。

    徐浩宇到洗手间这边来,就看见覃瑶一个人站在阳台上,便走过去。

    “怎么,这么想你的男朋友,吃个饭都牵肠挂肚,还借口来洗手间然后跟他通话?”

    覃瑶一脸迷糊:“徐浩宇,你在说什么啊,我没有男朋友。”

    徐浩宇逼近覃瑶:“你有没有男朋友跟我又没有关系,我又不会喜欢上你的。覃瑶,你到底想怎么样?”

    徐浩宇已经把覃瑶逼到了墙角,覃瑶贴着墙,对徐浩宇怒目而视。

    “徐浩宇,这句话我问你才对,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不知道你现在在玩什么花样,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勾搭上了什么样的人,让你拿到飞花的角色,你现在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呢?嗯?”

    覃瑶看着徐浩宇就觉得恶心:“我是光明正大的拿到角色的,你该很清楚,导演一开始想选的人就是我,宁如墨是因为你给她找了制作人。照这么说,宁如墨是不是也上了你的床才换来的这一切,徐浩宇,你真恶心。”

    徐浩宇被彻底激怒了,捏住覃瑶的下巴:“这样的话你也能说出口,覃瑶,你才是最不要脸的人。”

    “放开我!”

    徐浩宇却死死地捏住覃瑶的下巴,一只手撑在栏杆上,将覃瑶逼在角落里。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李言城过来就看到这样的一幕。

    皮鞋踩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嗒嗒的响着。

    徐浩宇转头看到了李言城,手一软,松开了覃瑶。

    覃瑶看到李言城的那一刻,不知怎么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找到了依靠。

    “徐浩宇,长本事了啊,欺负女人?”而且还是我的女人。

    徐浩宇很懊恼,更多的确实震惊,他是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这个时候遇到李言城:“不是,我们是同学,也是一部剧里面的,刚刚在这对戏呢。覃瑶,对吧?”

    李言城看了一眼眼泪簌簌的掉下来的覃瑶,心里突然觉得有点心疼,就像是自己喜爱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了,甚至还弄脏了。

    覃瑶不知道徐浩宇这么能说,同学?对戏?真亏他想的出来,不愧是做演员的,信口雌黄的东西,信手拈来!

    不过她相信,徐浩宇这样拙劣的谎话,怎么能骗到李言城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