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说谁勾引?
    阳光透过玻璃打到床上少女的脸上,被子一掀开,露出覃瑶那一张迷糊的脸,头发乱糟糟的也没有梳。

    门被敲响了。

    覃瑶起床去开门,已经梳洗好的李四月站在覃瑶的门前:“嫂子,吃早餐了。”

    “好的,马上就来。”

    李四月下楼去了,覃瑶关上门靠在门上清醒了许多,看着旁边的穿衣镜,自己一身睡衣还穿的皱巴巴的,光着脚丫子站在地上,头发像鸡窝一样。形象全没了,李四月会怎么想这个嫂子啊!

    覃瑶捂着脸走进浴室,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整理好。

    李四月走下楼,笑了笑,这个嫂子跟哥哥完全不一样呢。

    覃瑶洗漱好换了衣服来和李四月一起吃早饭,李四月很有礼貌的一直在等她,覃瑶有些过意不去:“小月,你以后起早了可以自己先吃,不用等我的。“

    “没关系。”

    覃瑶吃着一如既往的面包,心想李四月看起来不像是李言城的妹妹,反倒是很像是林林的妹妹,不苟言笑的样子。

    “小月,我待会要去拍戏,不能陪你了。”

    李四月慢条斯理的喝着牛奶:“没关系。“

    覃瑶将杯子里的牛奶喝尽了,拿上自己的包赶往拍摄现场了。

    徐浩宇今天一早就在剧组里面了,看见覃瑶在化妆间里面化妆:“覃瑶,你没有在学长给我们订的海边观景房里面住,那你住在哪里?“

    “用不着你操心吧。”

    徐浩宇看着一直在看剧本的覃瑶,连个正眼都不给自己,很恼怒:“覃瑶,欲擒故纵的把戏你似乎玩的过火了,你这样只是会让我更讨厌你罢了。”

    覃瑶浓密的睫毛动了动,抬头看向徐浩宇:“那我怎么觉得,这欲擒故纵的把戏对你确实有点用呢?不过真可惜,我以前不知道用这种方法,现在,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覃瑶了。徐浩宇,麻烦你离我的世界远一点。”

    徐浩宇扔掉覃瑶手里的剧本:“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

    手里的剧本被徐浩宇这么扔到地上,覃瑶也很生气了,徐浩宇现在这么喜欢死缠烂打了吗。覃瑶站起来推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徐浩宇一把:“你有病吧。”

    徐浩宇抓住覃瑶的手将覃瑶逼到墙角:“我是有病,我居然对你这样的女人念念不忘,说吧,张简给了你多少钱?”

    覃瑶看着用脚踹着徐浩宇:“跟张导有什么关系。”

    徐浩宇用身体限制住覃瑶:“不是张简?那还有别人?没想到啊覃瑶,你还挺有手段,说吧,是谁?给了你多少好处,他们能给你的,我也可以。”徐浩宇的手已经不安分的在覃瑶的身上游走。。

    覃瑶狠狠的咬在徐浩宇的肩上,徐浩宇忍不住在覃瑶的腰上掐了一把,覃瑶疼的轻呼一声,松开了口。宁如墨推门而入就看见徐浩宇和覃瑶纠缠在一起。

    听到看门的声音,徐浩宇往后退了两步,还是被宁如墨看见了。宁如墨走上前看见徐浩宇的肩膀上被覃瑶咬出了血:“浩宇哥哥,你没事吧。”

    徐浩宇没敢看宁如墨:“还好。”

    宁如墨走上前,扇了覃瑶一巴掌:“你居敢勾引浩宇哥哥,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明明知道浩宇哥哥是我的男朋友。”

    宁如墨喊得很大声,化妆室外面很多人听到声音都进来了,看见坐在地上的覃瑶,衣服还皱巴巴的,又看见了站在一边肩膀上留有血迹的徐浩宇。

    徐浩宇见这么多人进来了,有些恼羞成怒。

    张导过来了:“吵什么吵,快点了,准备拍戏了。”

    刚刚宁如墨对覃瑶是下了狠手的,覃瑶的脸上到现在还有一个很明显的红印,化妆师只好给覃瑶重新化妆,盖住脸上的红印。

    今天的戏是要拍到晚上的,白天的镜头覃瑶有一些戏,还好都是比较轻松的戏,唯一比较烦的是,白天的对手戏全是和徐浩宇还有宁如墨演的。

    演完一天的戏也不能休息,还有晚上的戏份,覃瑶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腰上也很疼。

    晚上才有南笙的戏,覃瑶现在还没有看见南笙,晚上她的戏还有吊威亚的,是飞花在房子里面偷听对话被发现然后从房子的楼顶上面用绳索逃下来。

    绳索摇摇晃晃,覃瑶总是会不受控制的撞到墙上。

    这一条戏演完,覃瑶就回家了。

    拍戏的那栋房子离覃瑶住的地方不是很远,覃瑶就自己回去了。

    李四月在家里拉大提琴,引来了附近邻居的注意,大婶站在自家门口一直听着,覃瑶回来了看见大婶的目光,走上前:“张婶儿?”

    大婶回头看到覃瑶,笑着:“回来啦,你家里这是?”

    覃瑶知道大婶说的是拉大提琴的:“那是我老公的妹妹,她是学大提琴的。”

    “是小月吗?”

    李言城和李四月小时候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隔壁的张婶家还是记得的。覃瑶带着张婶儿来到家里,张婶看着李四月,很高兴:“小月?“

    李四月放下大提琴,点头回道:“张婶。“

    大婶这下笑得合不拢嘴了,没有想到李四月还记得她。当年李言城虽然小,但是经常不回家,李四月就一个人在家,张婶就经常来照顾李四月。

    李四月注意到覃瑶脸上红红的:“嫂子,你的脸怎么了?“

    “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

    大婶看过来,瞬间诧异了:“那么大的一个红印,哪能这儿快就消了,有没有冰块敷一下?“

    李四月看着冰箱,覃瑶走了过去在冰箱里面找出冰块,李四月拿出一条毛巾递给覃瑶,覃瑶用毛巾将冰块包上敷在脸上。

    李四月拿出手机,不停的按着什么:“我给我哥打电话。”

    覃瑶一听,连忙拦住李四月:“不用不用,一点小事不用那么麻烦。”

    张婶走过来看着覃瑶语重心长道:“小事怎么了,男人啊,就是得让他知道,他才知道你在外面工作辛苦,才懂得珍惜你。”

    李四月听到张婶的话忍不住笑了。

    覃瑶脸更红了,随后张婶继续嘱咐了两句便也不再打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