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意外
    可是导演组的话说完不到几分钟,演出台就出现事故了。覃瑶等到了自己出场的时机,往下一跃,当安全绳拉直的时候,她明显感觉绳子中的一根断了,身体骤然偏了方向,向幕后的墙壁砸去。

    威压上面的仪器,螺丝松了,上面的一个几个铁块砸下来,靳浩泽灵敏了躲了过去,还是被其中的一个砸到腿上。覃瑶摔在了后面的墙上的牌子上,铁块连着绳子掉了下来,覃瑶被摔在了地上。

    现场一下子乱了套,后台准备的黎颖看到这个状况也是吓了一跳,覃瑶不会摔死了吧?她可没有想要弄出人命来,她就是想要覃瑶受点伤不能参加比赛而已。

    江夏走到黎颖身后:“你紧张什么?”

    黎颖被吓了一跳,立刻回过头:“不是我做的。”

    “什么?“江夏一头雾水,不知道黎颖在说什么,黎颖没想到自己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懊恼的跑到外面去了。

    江夏觉得莫名其妙:“你去哪?待会就要表演了。”

    “不会表演了。”

    江夏透过旁边看到前台才把他吓一跳,前面已经一片混乱了。李言城在台下看到覃瑶摔了下来,飞快了跑到了台上,台上的光已经被关了,现场的观众面前就是一片黑暗。南笙看到李言城跑到了台上,也跟着走到台前。

    李言城抱起覃瑶:“瑶瑶,醒醒。”可惜覃瑶已经陷入昏迷了,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救护车已经在外面了,李言城准备将覃瑶抱起来,南笙走过来冲着旁边的工作人员:”你们还不赶紧把覃瑶抬过去。“

    旁边的人伸手过来准备接过覃瑶,李言城可没有给那些人机会,直接抱起覃瑶往外面走过去。南笙看着李言城的背影,原来那个女孩就是覃瑶,她早该想到的。

    李言城陪着覃瑶上了救护车去了医院,重症病房外李言城一拳打在导演的脸上:“不是说没有安全隐患吗?“

    一个医生走过来:“这里是医院,不要大声喧哗,你们都是家属吗?“

    李言城看都没看那个医生一眼:“滚!“

    “你,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理,我现在就去叫保安过来。”

    医生还没走几步,院长就赶了过来:“李总,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把受害者救回来。刚才主治医生已经和我说过了那些铁块没有砸到要害,受害者摔下来的时候撞了一下,缓冲了掉下来的力道,我觉得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李言城看了院长一眼:“不要跟我说什么尽力,应该,我要万无一失,不然你以后也就别再当什么院长了。“

    院长触碰到李言城冰冷的眼神,连忙:“好,好。“院长看到旁边被打的流鼻血的导演,心里埋怨起来,真是会找事,竟然敢动李言城的女人,这下还连累了他。

    那个本来打算去找保安的医生看到院长在李言城的面前都如此小心翼翼,不禁有些担心,要是在平时李言城说不定会调侃他几句,可现在他可没有那个心情。

    李四月和陈海星接到消息,都赶来了医院:“怎么了,怎么回事?“

    李言城站在亮着灯的急症室的外面,旁边有一把椅子,显然是他们搬过来给李言城坐的,李言城没有坐,他们也没有人敢坐。陈海星看着眼前一个鼻子上还流着血的人:“这里不就是医院吗?怎么没有人给他处理一下?“

    “他是现场总导演。“

    陈海星眨了眨眼:“现场总导演?“她走到那个人的面前,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混蛋,吊威亚那样的事,你们都不知道之前检查一下吗?“

    导演被打得哑口无言,的确是差点闹出人命了,他无力反驳。

    在现场做检查的人给导演打来电话,导演接了电话,李言城直接抢过来。

    “导演,我们在这里发现威亚上面其他的螺丝没有松动的迹象,安全绳的三根也只是断了一根,那一根绳子上的三分之二是被利器割的。“

    “继续查,到底是谁做的,把这些天电视台的监控全部调出来查。“李言城已经怒不可遏,本来以为这件事只是意外,没有想到居然是人为。

    电话另一头的人:“你是谁?这不是导演的手机吗?“

    导演像是抓到救星一样:“还不赶紧按李总的吩咐去做,赶紧查,看看是哪个混蛋做出来的这种事。“

    电话里的人一听是李总的吩咐,吓得挂了电话就去彻查。

    李四月看着亮着灯的急症室的大门,呆呆的问:“到底是谁这么心狠手辣,居然想要嫂嫂的命,太狠心了。“

    李言城其实第一个想到的是宁如墨,最近因为徐浩宇的事,他把项目冻结了,宁如墨没有去公司,倒是很符合这个作案时机。想到这里,李言城立马让林林去查宁如墨最近见了什么人,去了哪些地方。

    电视台的人已经将这次的比赛取消了,他们一直在安抚现场观众的情绪,网上也已经传疯了,西城电视台被挂上了热搜,覃瑶又一次上了头条。

    南笙和另外几个评委也赶到了医院,来看一看覃瑶,南笙则是想来看看李言城的,刚才李言城紧张的样子,她全部看在眼里。南笙和李言城认识这么多年来,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李言城对一个人这么紧张,她以为他什么都不在意的……

    南笙他们到了医院的时候,覃瑶也从急症室里面被推出来,急症室灯灭的时候,外面的人心都揪起来了。

    医生出来摘下口罩:“受害者没有太大的问题了,只是身体多处骨折,现在还在昏迷过程中,需要休息。“

    李四月和陈海星都松了一口气,护士们把覃瑶的病床推到了vip病房里,李言城把其他的人都赶走了,病房里只剩下了李言城,李四月还有陈海星。

    覃瑶的右腿上打着石膏,手臂上也打着石膏,头上还包着层层的纱布,整个人都白了很多,看到这个样子的覃瑶,陈海星忍不住背过身去流泪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