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是在保护她
    如果不是出于礼貌,覃瑶真的很想捂住自己的耳朵,南笙这就是**裸的在炫耀啊。那些没有覃瑶的日子里,南笙和李言城还是经常一起出席酒宴一起吃饭喝茶,南笙说这些的时候还不忘时不时看覃瑶两眼。覃瑶被南笙看得非常不舒服,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后面的墙上,坐起来就更有气势一点吧。

    南笙还在说着,那些她和李言城之间的事好像怎么说都说不完,覃瑶听着都打哈欠了,她放在旁边桌子上的手机恰好响了,覃瑶准备起身去拿手机,南笙看着她很不方便的样子,就主动去拿过来递给她。手机上显示的是李言城的名字,南笙不禁心跳又漏跳一拍。

    覃瑶看着南笙的表情,大概就猜到了是李言城的电话,对着南笙甜甜的一笑:“谢谢。”南笙坐在旁边显然是要听她和李言城的对话了,既然她想听,就给她听一点刺激的吧,

    覃瑶幸灾乐祸的想着,接听了李言城的电话。

    “老公,你什么时候过来,我想要吃上次我喝醉之后你煮的那个小米粥。”

    南笙听到覃瑶的称呼,死死的盯着她,不是说好的不熟吗?还有,言城什么时候结婚了,

    她怎么都不知道?

    李言城猝不及防的听到覃瑶的话,不知道小媳妇又在想些什么,不过她想要吃小米粥,也不是什么难事,李言城答应下来:“好啊,不过,你该给我什么奖励呢?”

    “你想要什么?”覃瑶玩着自己垂下来的头发,脸上溢满了小娇羞,南笙在旁边看着眼睛都要喷出火来,右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裙角。

    “当然是美人的香吻一枚,不然你觉得我还能要的更多一些?那我也是不会跟你客气的,你觉得呢?“

    “够了够了,不能再多了,我觉得刚刚好。”覃瑶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注意着南笙的表情,但是也没有忘记不能被李言城下套了。

    “等我把这边的事完成,我就去找你索吻啊。”

    “嗯嗯。”覃瑶挂了电话,看着南笙,她还是很自然的看着南笙:“南笙,你刚刚说到哪儿了?你好像说言城平时都不喜欢吃辣是吗?这还真的提醒我了,前一段时间我还在想等我病好了就跟她一起去吃火锅呢。言城平时还有什么禁忌之类的吗?你再跟我说说呗。”看你怎么好意思在我这个正宫面前说!

    南笙干涩的笑了笑:“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不过我不知道你和言城已经关系好到直接那样称呼了吗?”

    覃瑶眼珠子转了转,一本正经的装糊涂:“什么称呼?怎么就不能喊了?我和李言城已经领证了啊,法律都得承认我们啊。”你凭什么有意见?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有点突然,不知道你和言城已经结婚了,有点出乎意料。你刚刚不是还在说你和言城不熟吗?都结婚了还不熟,要不是刚好言城打了电话过来,你是不是还打算瞒着我啊?”南笙尴尬的笑着,她不能理解为什么覃瑶和李言城已经结婚了,为什么不公布这个消息呢?

    “对啊,我和言城真的不熟啊,我们只是领个证而已,我还没有去见过他家里的长辈呢,言城说过几天去。”覃瑶说的轻描淡写,南笙心里却在吐血。

    南笙心里算了算,恍然大悟,心里也打起别的算盘:“过几天事言城舅妈的生日了吧,不过可惜了那天我有事不能去看舅妈了。对了,覃瑶,你认识时千吗?“

    “不认识。“

    南笙知道覃瑶十有**不知道时千的,时千事时家大小姐,这么多年都在家族打理企业上的事,不经常出现在社交场合,她也是通过李言城才知道的。时千是李言城的舅舅心里定下的李言城的媳妇,李言城的舅舅这些年一直想促成李言城和时千的婚姻,南笙她曾经自己主动向李言城提出可以假装和他成为男女朋友去应付他舅舅,李言城都拒绝了,他说不想将她牵扯进来。难道李言城和覃瑶的婚姻只是为了对付他家里的长辈?

    南笙不禁笑了笑,这样的话,言城果然还是对她更好一点。

    “言城的舅舅一直都想要言城娶时千,并且他舅舅好像已经和时家达成了共识,时家也想要这场商业联姻,这次的家宴,时千应该也会去。”

    这个覃瑶倒是没有听李言城说起过,她看着南笙,南笙比起刚才才知道她和李言城结婚的时候,表现的要轻松许多,这其中一定有猫腻:“你想说什么?”

    南笙笑着低头看着自己的戒指,转了转,调整了一下位置,才抬眼看向覃瑶,慢条斯理的说:“言城的舅舅想要这场联姻已经很久了,之前我也想过跟言城说假装他的女朋友去应对他的舅舅,可是言城没有同意,他说不想要伤害我,他让我相信他自有办法解决这件事的。言城真的没有一次让我失望,现在他已经和你结婚了,自然就可以解决了。“

    南笙这话说的很暧昧,覃瑶听着怎么好像和李言城结婚好像成全的是她南笙,她蹙了蹙眉:“明白了。“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南笙冲着覃瑶笑了笑,拿起自己的包走了。

    覃瑶躺在床上琢磨着刚才南笙的话,不排除南笙是想要挑拨离间的可能,但是也不会空穴来风,她才刚刚慢慢喜欢上李言城,不希望得到的是他的欺骗和背叛。

    李言城和李四月一起来到了病房,今天的病房里面有一种不一样的味道,李四月对香水的味道很敏感:“嫂嫂,今天有人过来看你吗?她的香水倒是还挺高级的。“

    李四月这么一说,李言城倒是也闻到了,还是挺熟悉的味道,好像是——南笙。李言城看了一眼覃瑶,刚好覃瑶正看向他,拿着李四月递过来的碗:“是南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