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看谁斗的过谁
    李家的厨师已经把菜全部摆上来了,杨琴看着气氛不对,招呼着大家过来吃饭,李言城毫不客气的牵着覃瑶的手走了进去,把时千晾在了原地。

    李臣非看着脸色有点不好看的时千,李言城得罪的起时千,他李臣非可得罪不起。

    “时千,我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个覃瑶的,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狐狸精,一定是冲着言城的地位来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妥善解决这件事的。“

    “你需要做解释的人不是我,是我父亲,等你解决了,再告诉我父亲吧。“

    时千踩着高跟鞋,缓缓地走进餐厅,其他的人已经就坐了,李言城的两边都坐了人,左边是覃瑶右边是李四月,李臣非瞪了一眼李四月:“小月,还不赶紧给时千小姐让个位置。”

    李四月向来和李臣非不对付,这又是关乎哥哥的人生大事,她才不会让步:“位置那么多,时千姐干嘛要坐我这里啊。”

    时千笑了笑,坐到了李言城对面的位置上,端起了面前装了红酒的酒杯对着面前的李言城说:“一直都能听到周围的人说起你,我也经常能在一些报道上面看到你,不过这还是第一次跟你见面,也是第一次一起吃饭,以后的日子请多关照。“

    李言城也拿起酒杯和时千碰了一下,偏过头温柔的看着覃瑶,眼里满满的都是爱,覃瑶也同样深情款款的看着李言城,心里早已经将李言城千刀万剐了。杨若凝看着这小夫妻俩恩爱亲密的样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时千小姐,我在家一般只管集团的事,别的都是我夫人管,你要是有什么事需要关照的不妨和我夫人说一说,毕竟这些事我也做不了主。”

    杨若凝心里默默的给李言城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覃瑶内心则狂吐槽,家里的事真的全部归我管就好了。

    “老公,你说笑了,人家时千小姐能有什么事麻烦需要找我们呢,人家不过客气两句,你还真的当真啊。”覃瑶接过李言城手里的酒杯自己喝了下去。

    李臣非实在忍不了了,拍了怕桌子,对着覃瑶怒吼:“覃瑶,我不管你什么来路,言城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将他托付给我,我就会对他负责。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这样目中无人,毫无礼仪可言的人进我们李家的。就算是言城的父母都在,我相信他们也一定不会同意的,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能离开言城,我们李家出。”

    “开什么玩笑,你能给我多少钱?再说了我又不贪心,和言城在一起一辈子,我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我不求其他的。”覃瑶这话说的刻薄,但是确实有道理,再多的钱都能坐吃山空,可是有赚钱的机器做靠山就不一样了。

    杨若凝不禁笑了笑,这覃瑶果然有趣,说出这么一番话也不怕李言城生气。李四月看着嫂嫂的样子,知道她是故意气父亲的,开口帮着覃瑶说了两句:“我觉得嫂嫂说的有道理啊。”

    李臣非没想到i自己的女儿也会帮着外人,伸出手又想打李四月,被杨琴拦住,杨琴懊恼的对着李臣非一阵疾言:“你干什么?今天是我的生日,你非要闹得大家都不开心吗?”

    “你刚刚听见那个丫头说的话没有?她就是拜金女,为了言城的权势来的,她就是把言城当作赚钱的机器而已,这样的人,怎么能进我们李家!”

    李言城心里不禁冷笑,这样的人的确不应该进李家,可是李家本家就出了这么一个人,那就是他李臣非,也好意思在这里大言不惭。

    “我赚钱就是要养我老婆啊,不然赚那么多的钱干什么?”

    这句话说完,覃瑶简直想站起来为李言城鼓掌,覃瑶觉得特别有面子,虽然都是假象,但是很爽啊。不过对手戏的那个人不是很配合,时千完全没有什么反应,覃瑶不自觉的想起了宁如墨,要是宁如墨站在时千的位置上,她估计要气得吐血,开始大骂了吧。即使是南笙,应该也会变脸啊,可是这个时千却是不显山不露水,要么就是对李言城没什么心思,要么就是城府太深。

    反正不是个好惹的角色,覃瑶觉得自己这下应该脱不了身了。索性不管那么多了,桌上那么多的菜,看起来味道都很不错的样子,李言城看出她的小心思,一直在为她添菜,覃瑶的碗里都堆满了。

    “好吃多吃点。”

    “谢谢老公。”

    “像话吗?这像话吗?还没结婚,你们就……”

    覃瑶从饭碗里面抬起头,瞪着李臣非,打断了他的话:“谁说我们没有结婚,没有结婚我会叫他老公吗?我覃瑶还是知道礼义廉耻的。”

    李四月忍不住捂住了嘴,她怕自己笑的样子被李臣非看见,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出了哥哥以外的人打断父亲的话,父亲还偏偏不能拿她怎么样。

    “你们领证了?”李臣非,杨琴还有时千都惊住了,他们都以为覃瑶是李言城雇来的,或者是李言城交的女朋友,从未想过他们已经领证了。

    李四月替他们两个作答:“哥和嫂嫂已经领证了,我看过他们的结婚证,是真的。”

    “什么嫂嫂,你没有嫂嫂,我是不会承认覃瑶的。

    李言城和覃瑶两个人自顾自的吃着菜喝着酒,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将李臣非的话置之度外,像是没有听见一样。李言城倒了一杯白葡萄酒给覃瑶,一只手揽过覃瑶的腰,另一只手端着那个酒杯喂给覃瑶喝,覃瑶乖乖的喝了,还不忘在众目睽睽之下给李言城抛了个媚眼。

    “这酒味道还不错,不过我还有更好的,下次我带你去尝一尝。”

    “好啊。“

    时千观察力很敏锐,她看到刚才李言城喂覃瑶的那个杯子是他自己的杯子,像李言城这种出身不错的人一般不会是跟别人做这么亲密的动作,接着她又看到李言城自己还喝了那个杯子,看来这两个人不是在演戏,至少李言城对覃瑶不是在演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