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本质是总裁
    李言城让人安排的访谈节目也已经播出了,这次请的嘉宾是戏剧学院的朱教授,访谈节目的支持人梁娜在之前的稿子里加了一段李言城要求的问题。再节目进行到**的时候,梁娜对朱教授发出疑问:“朱教授,最近网上热议的《戏精本精》的节目上,最让人难以理解的就是南笙对覃瑶的评价,那么以您的专业水平看来,覃瑶表演的那个白娘子那出戏到底怎么样呢?“

    “覃瑶演的那段戏我是看过的,我个人觉得她演的好事不错的,没有南笙说的那么严重。这部剧本来就是很难去超越经典的,但是从专业的角度看来覃瑶没有演的不好的地方,只能说她演的没有前辈们演的好,我们却不能否定她。“

    “那您的意思也就是说南笙再这里的评价不是很公正对吗?“

    梁娜在主持界一直以犀利著称,对待圈内的人从来就不会婉言,性情耿直。朱教授看着梁娜笑着说:“你这是给我挖坑吗?怎么说呢,演艺这个事情它本来就不是可以直接说出来的,只可意会,南笙她的演技得到了大家的高度认可,那她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对这个领域她有她自己的见解。至于公不公正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朱教授,您知道的我向来都是直来直往,您不要见怪。“

    “不会不会,见怪我就不来了。“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但是这一段的视频播出之后很快就被有心人剪辑在各大平台上转发。大家听了朱教授的话,虽然意思没有明确的说谁好谁不好,但是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娱乐圈水很深,他们都在这一行做,自然不会明面上得罪,大家很直接的将朱教授的话翻译成:南笙评判不公平。

    南笙看到这个节目,气得将手机砸碎了,她很清楚梁娜主持的这个节目是言亿集团投资的,梁娜从来没有攻击过言亿的任何一个演员,今天的节目偏偏提到了她。

    “言城就这么护着她吗?她有什么好?我是言亿的签约演员,难道他不担心这样对我会让他的生意受影响吗?“

    姜玟看着心碎的南笙,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冷冷的提醒南笙:“南笙,别忘了,不管他平时多么随意,他本质上还是那个执掌言亿的总裁。你不要轻易得罪他,对你没好处。“

    南笙被泼了一盆凉水,才清醒过来。

    覃瑶后面还有三场比赛,这三场比赛都是直播的比赛,每一场都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来做准备,电视台已经通知了下一场比赛的时间,选手的分组也已经分好了,这次还是选手之间分组,不同的小组之间来比赛。

    节目组为了顾全网上所说的不公平的说法,特意将这次比赛的剧本都进行了统一,所有的小组都演一样的剧本,这样就不会出现特别不公平的评价。赛制也进行了改变,从评委的打分制变成了现场观众的投票制。

    覃瑶拿到稿子,在李言城的书房里打印成纸质,这次的小剧本演的是《霸王别姬》,剩下来的十个人男生的数量少了一个,覃瑶被选中和一个女生搭戏。这个倒没什么,本来就会画上唱戏的妆,雄雌莫辨。

    覃瑶拿到的角色是程蝶衣,在学校的时候,她跟着戏剧老师唱过京剧的。覃瑶要表演的是程蝶衣和段小楼最后一次上台演唱《霸王别姬》时的那一段,这一段也是经典之作,覃瑶一点都不担心,她记完了词,就在客厅里唱起了京剧。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覃瑶开口唱了两嗓子,觉得声带有点僵硬,唱得没有那么好听,又练习了好几遍。李言城回家的时候,就看见覃瑶在客厅里面转来转去,嘴里唱着京剧的腔调,他认真的听了一会,反应过来覃瑶唱的是《霸王别姬》。

    覃瑶看着走过来的李言城,踩着碎花小步走到他身边,掩面假装哭泣,压着声音说:“哎呀,大王啊!妾身岂敢牵累大王。此番出兵,倘有不利,且退江东,再图后举。愿以大王腰间宝剑,自刎君前,免得挂念妾身呐!“

    李言城的额角抽了抽,一把抓住覃瑶的手腕拉起来,看着她红红的眼睛认真地说:“老婆,你不是虞姬,我也不会是项羽,我不可能为了我自己的工作事业伤害你的,我觉得……你应该也不会像虞姬那样对我吧。不如你唱一个女驸马怎么样?“

    覃瑶挣脱掉李言城的手,瞪了一眼他,走到一边拿起自己的剧本说:“唱女驸马啊?那你这不是在咒自己吗?不过我可没有女驸马这么痴情,我也不是虞姬,我应该是潘金莲才对。“

    “你要是潘金莲,我就是西门庆。不然你以为我的长相难不成时武大郎?“

    覃瑶被逗笑了,本以为会被骂一顿,李言城居然不按套路出牌,将自己比作西门庆,也就他们两个人敢这么开玩笑说自己了吧。

    “你对自己还挺自信的,不要谜之自信。”

    李言城扳过覃瑶的身子,让他面对着自己,问道:“难道你没有被你老公的颜值迷倒?那早上盯着我看半天的人是谁?难不成有别的女人爬上了我的床?”

    覃瑶想起来早上的时候,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李言城那一张俊脸,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李言城居然没有睡着。

    “你没有睡着?你怎么这么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你看我这么坏,你不还是这么爱我,是不是?”

    李言城将覃瑶压在沙发的靠背上,覃瑶半个身子都是悬空的,她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告饶道:“是是是。“

    “是什么?“李言城忍不住想要多逗她一下,事实上,今天早上李言城先醒过来,看着覃瑶那张脸,忍不住亲了一口,覃瑶的眼睛动了动,他才假装闭眼。

    覃瑶吓得闭着眼睛,紧紧的抓着李言城的胳膊说:“爱你,爱死你了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