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躲的掉吗
    段千桦首先抢着发言,他看了看身边也准备发言的南笙,自然的说:“这次我先来说,我怕南笙今天的评价把台上两位学生给吓到了,我先来缓和一下她们的心情。“言外之意就是南笙这个严格的导师会说出一些批评的话,但是他不会。

    网上的直播平台里,大家都在留言夸段老师,网友们看完了全程,心里已经有数要投票给谁了,现场的观众也在按着自己手上的打分器。

    “我个人很喜欢覃瑶今天演的程蝶衣,之前人都说世上再无程蝶衣,你的演出没有打破这个观念,但是我的感觉是你演活了另一个程蝶衣。”

    “谢谢老师。”覃瑶很开心能得到段老师这么高的评价,她自己也很喜欢自己今天的演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晋级的。

    “我还要说一下邱莉,今天的邱莉让我很高兴,你克服了你自己的不自信,段小楼的性格和你的性格可以说是完全相逆的,你演的很好。”

    邱莉笑得甜甜的,给老师鞠了个躬。之后的评委评价的和段千桦说的差不了多少,不过也没有像段千桦这样夸得明目张胆。镜头切换到南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南笙身上,南笙从面前的麦架上抽出麦克风,认真的神态一抖都不像是偏心的人,网上说的那些好像都和她无关一样。

    “我觉得你们今天演的不错,前面的基础戏部分,跟大家演的也差不多,我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当然了问题肯定也还是会有的,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回去可以看一看回放。自选戏补粉,覃瑶的程蝶衣演的很鲜活,不过你演这一段,其实利用了观众的情感,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的。”

    段千桦插了一句:“这只能说她们俩胆子大,她们敢选这一段啊,其他的人都没有选这里,她们也怕演砸啊。”

    南笙没有想到段老师会拆自己的台,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是的。”

    支持人让邱莉下了台,所有演程蝶衣的演员走上舞台,进行了投票统计,这里的环节,评委只起评价的作用,评价可以影响观众,但是他们不能直接决定选手的去留。

    主持人宣布截取最终票数,没有疑惑的覃瑶拿了第一的名次,覃瑶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放心了很多。在后台,覃瑶看着电视屏幕里面后面对段小楼这个角色的投票。覃瑶是有点但心得,邱莉演的虽然不错,但是感官上总是没有那些本来就是男孩子的人呢演的顺眼。邱莉一个人站在四个男生中间也很别扭,单独的演戏没有感觉出来,可这五个身着戏服得楚霸王站在一起,潜意识里就感觉邱莉很瘦弱,撑不起楚霸王这个人设。

    不过最后邱莉还是留了下来。

    网上大家都在夸段老师,要不是段老师最后的那番话,大家都要被南笙带歪了。覃瑶打开微博就看见假段老板解救真覃瑶的话题。这个典故还是出自霸王别姬里面的那句“你是真虞姬,我是假霸王!”,巧的是段老师也姓段啊。

    主持人在台上宣布了下一场比赛的规定,下一场的剧本是要选手们自己写剧本。每一个演员接到戏的时候,剧本都不可能是完全贴合自己的,多多少少都要演员自己做一些适当的修改。这一个环节就是考验演员对自己的剧本的理解和创作,主题是打斗。

    剩下来的选手已经被安排好了,覃瑶很想这次能够再配一个女生跟她搭戏,事与愿违,这次和她搭戏的是江夏,洛子晴倒是和邱莉在一组。

    洛子晴苦恼的走到覃瑶的身边说:“哎呀,我还想要和你一起演戏呢,真是便宜江夏了,你的打戏我们都看过,很棒啊,这方面可是我的弱项。”

    “啊,那怎么办,我一点都不会啊。“邱莉也跟了过来,她不是科班出身,会演戏就不错了,打戏还是不要强求的好。

    洛子晴本来就很丧,听到邱莉的话更愁了,她深深的叹了口气,拍了拍邱莉的肩说:“没关系,我会想办法的。”

    “你们也不要太灰心了,这次还有剧本要写……”

    “啊啊啊,怎么这么麻烦,还要自己写剧本,本来练打戏的时间就不够了。天要亡我啊。”洛子晴还没有听覃瑶后面的话就唉声叹气了。

    覃瑶拍了拍洛子晴的脑袋瓜子,恨铁不成钢的告诉她:“听我说完啊,剧本是加分项,你要是可以写出好的剧本,可以掩饰或者弥补你们打戏的不足啊。”

    “对啊,那你有什么好的主意?”

    “洛子晴,你又在想什么歪主意呢?我们可是对手。”

    洛子晴坏坏的笑了笑带着邱莉溜走了。

    覃瑶来到车库等李言城,在电梯里碰到了薛云深,覃瑶正准备转过头走出电梯间,薛云深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并且快速的按上关门键。

    “你要干什么?“

    “不是要下去吗?为什么看到我就躲了?覃瑶,我今天可是帮了你一把啊,你就这么对我吗?”

    覃瑶一脸无措,她真的不知道薛云深又干了什么,直白的说:“我怎么会故意的躲着薛总,我不过是不喜欢烟味而已。”

    谁都知道薛总嗜烟,烟不离手,哪怕是出席一些会议,都要带着烟时不时抽上一两根。说起来也怪,西城三大巨头,李言城爱酒,顾南默爱美人,薛云深爱烟。这些在西城都不是秘密,但是对这三个人来说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

    覃瑶说不喜欢烟味等同于说不喜欢薛云深,薛云深没有生气反倒笑起来道:“那下次你碰到我没有闻到烟味是不是就不会躲着我了?“

    “那是肯定的。“覃瑶往后退了几步,用手掩着鼻子,身体语言表现得都是对烟味得抗议,薛云深也看在眼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