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碰瓷
    李言城回到家的时候覃瑶已经做好了两道菜加上其他的厨师做的菜摆了一桌子,覃瑶坐在餐桌边看着剧本背台词。

    “吃饭了,还背什么台词,写的有那么好吗?”李言城从覃瑶手里抽出那本台词坐在旁边翻了翻。

    “好看啊,你自己看看,这薛云深的剧本一点都不输给那些很有名的编剧啊。“

    李言城很敷衍地将剧本扔在一边,拿起筷子夹菜吃。覃瑶看着被扔出去的剧本还有李言城的行为,心中有点好笑,特意指着自己做的菜说:“你尝尝好不好吃?“

    “比那天的味道差远了。“

    覃瑶听着李言城的话没来由的觉得熟悉,倒像是她第二次吃李言城做的小米粥的时候,她也是这么跟李言城说的。

    “不爱吃拉到。”覃瑶皱着眉将那两碟菜拉到自己的面前。

    李言城瞪大了眼睛看着覃瑶无奈的说:“你这是什么脾气?那天你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没这么生气吧。”

    “谁说我生气了,我一点都不生气啊。”覃瑶本来是不生气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越说越生气,越说越委屈,硬是把自己的两碟菜全部吃完了,走到沙发边捡起自己的剧本上楼去了。

    李言城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完全不能理解覃瑶不高兴的点在哪。

    “女人是不是都很复杂?”

    “嗯。”

    李言城惊了一下,他本来就是随口一说,林林却回答了。李言城不禁有点好奇的问:“你从哪儿看出来的,难不成有女朋友了?”

    “不是,今天下午我在这里看着夫人的时候,夫人变脸变得可快了……”

    林林还没有说完,李言城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着时千两个字。李言城和林林对视一眼,他才接听了。时千在西城位置最高的餐厅里给李言城打着电话,迟迟都没有人接,她很有耐心的听着手机里的音乐,在餐厅的阳台上看着西城的夜景。

    “你好。”

    时千听到手机里传来李言城颇有磁性的声音,笑了一下,手里刚刚摘下的花瓣也都全部随着微风飘走了。

    “看来你很忙,不过我还是要打扰一下,现在有时间出来喝杯酒吗?“

    李言城耻嗤笑一声,手指敲着桌面哒哒的响着,缓而不急的说:“时千小姐看起来倒是很闲,不过喝酒的时间我还是有的,尤其是陪美人喝酒的时间。“

    “空中花园,那我就在这恭候了。“

    林林跟着李言城走到门口,看着李言城的背影说:“总裁,您这么走了,不怕夫人不高兴吗?“

    李言城回头又看了楼上一眼,门缝里覃瑶的目光投出来,看到李言城望着自己那抹得意的笑,吓得砰的一声关上门。林林这才回头看了楼上一眼,李言城却已经上车了。

    覃瑶坐在地板上靠着门,右手在心口拍了拍,李言城这是发现自己在偷听了?覃瑶很郁闷站起身走到浴室去洗澡,这样想来李言城还真的挺过分的,明知道自己在偷听还往外跑去见什么美人,人家都是偷情,他可好了,光明正大的会美人。

    覃瑶气鼓鼓的坐在浴缸里泡澡,一边又在提醒自己,李言城本就不该是属于她的。她闭上眼睛摒除杂念,努力的让自己想着剧本和以后拍戏的事,感情什么的都不重要。

    时千在餐厅里摆弄着服务生送上来的花,香气袭人,时千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她听说过李言城很爱美酒,特意让人从各地的酒庄里搜罗了很多的好酒,今日就先开一瓶。

    李言城开着车出来自有他自己的打算,一来他是想知道覃瑶会不会吃醋,二来他也想看看时家和他舅舅还有什么想法。

    李言城很快就到了空中花园这个餐厅,位置确实是整个西城最高的餐厅,他之前和南笙也来过这里,对这里熟门熟路了。很显然时千将这一层包下来,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只有阳台那边有一缕灯光。

    时千很用心,阳台那里摆着一个小圆桌,四周的花架上面都摆放着正式的蜡烛,圆桌上只有一瓶红酒和一瓶。李言城远远的看着烛光下时千穿着一条款式极其简单的黑色裙子,没有过多的珠光宝气,整个人清新脱俗,别致得很。

    “看来时千小姐平时的生活都很有仪式感啊。”

    时千看着走过来的李言城,微微一笑将手里的插进瓶子里道:“生活嘛,总是要精致一点才会不觉得浪费了审美。”

    李言城拿起桌子上的酒看了一眼,酒是好酒,而且还很难得,不过这酒他的私人酒庄里面已经有了。这时千还真的是会收买人心啊,他表现在世人眼里的就是一副爱酒的样子,凡是想要来套近乎的无一不带上好酒,时间久了,世界各地的名酒佳酿他都集齐了。

    时千看着李言城一点惊喜的神色都没有,看来这酒不合心意呢。李言城打开酒瓶,倒了两杯。

    两个人三言两语的聊了起来,各有各的心思,也不算太无聊,很快就将一瓶酒喝完了,时千又让人上了一瓶更好的酒。

    “你这是想要把我灌醉?“

    时千笑了笑,还是将酒倒上,她看着李言城的眼睛说:“你不如说我这是要把我自己灌醉,然后碰瓷你更合适。“

    “这是个好方法。“

    “但是我不会用,我时千有自己的骄傲,没必要做这些下三滥的招数来恶心我自己。“

    李言城拿起酒杯和时千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女人果然都是很复杂的动物,这个比家里的那个还要难猜了。他靠在椅背上看着远处的江面,波光粼粼,总算是缓解了一下他刚才不美的心情。

    覃瑶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都没有见李言城回来,时间越来越晚,她索性跳到床上盖好杯子什么都不管了,心里乱如麻,久久不能入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李言城一身酒气的趴在覃瑶的身上吗,覃瑶翻了个身一脚将李言城踹下去,衣服还在,贞洁没丢,没有鬼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